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两会会客厅 > 正文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顾秀莲:网瘾治疗要规范

2010年03月06日08:46中国网拾年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顾秀莲:网瘾治疗要规范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很荣幸请到了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原全国妇联主席,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顾秀莲女士。欢迎您!

顾秀莲:谢谢!

主持人:今年的3月8日是国际劳动妇女节一百周年,您作为原妇联主席,想跟我们妇女同志说什么?特别想对我们“两会”上的女代表、女委员说什么?

顾秀莲:我首先要向全国的妇女同志们表示节日的祝贺,也希望她们在今后的日子里把工作做得更好,为我们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出我们自己的贡献。

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是我们国家最高的参政议政机构的一员,我希望她们在今年两会期间,认真学习好政府工作报告以及会议的议程,这是我们妇女代表作出的贡献。

网瘾治疗不能超出治病救人范围

主持人:现在对青少年来讲,我们社会关心的一个问题,一个可能是他价值观形成的问题,另外是他遇到不好的事情怎么样教育他的问题。比如网瘾少年的问题,一方面家长觉得他们的价值观不是特别好,不利于人生发展;另一方面是社会上现存的矫正方式有一些争议,比如之前媒体报道的体罚、电击等一些疗法,带来了严重的后果。您能不能就这方面谈一下,您认为我们应该怎样对待这些网瘾少年?

顾秀莲:我们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很早就关心网吧的问题,在精神文明办的领导下,我们的“五老”同志都参加了网吧监督员的系统,现在有30多万人参加了这个活动。首先应该办一个健康的网吧。应该教育办网吧的人员从国家利益出发、从人民利益出发,不能因为要挣钱就搞的很糟,让他们懂得应该怎么做事才是正确的国家要有法律、条例、政策管理他,(网瘾)还是要预防为主。一个小孩,我们应该关爱他,使他健康成长。我看到这些网瘾孩子心里很疼的!(体罚,电击等疗法)这就不是关爱他,首先不要说人性、党性,就凭良心,这样做是不好的。我觉得就是要用科学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无论是对他思想的疏导、思想的教育,或者医疗上面的一些措施,不管怎么样,是治病救人,一定要救人,什么事情都不能超过了这个范围,所以我们提倡要法律的规范、制度的规范、条例各方面的关注。

艾滋致孤儿童关爱最大困难是认识问题

主持人:艾滋病致孤儿童受关注比较多,关工委在做这方面工作时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是资金吗?还是与他们沟通的问题?

顾秀莲:资金是一个问题,很大的困难是认识的问题。我们第一次搞夏令营孩子们进北京的时候,我们一个旅馆都住不上,为什么?人家说你们有艾滋病,都害怕,实际他们没有艾滋病,最后找了一个小旅馆让我们住下来了。可是经过我们6年的努力,现在北京市非常欢迎的,哪个旅馆都愿意接待他们,因为知道他们是好孩子,没有病,父母死了。而且我们还把小孩接到北京的爸爸、妈妈的家里住两天,北京好多母亲都来领,好多北京的干部家庭领孩子到他们家里去,开始的困难是认识问题,认识问题解决了就非常爱他们,使得他们能够得到关怀和照顾。

公益基金会应加强规范

主持人:通过您刚才介绍关工委主要的工作,我们觉得很大程度上跟慈善致力的方向是一致的。现在社会上有一个观点:中国在借助慈善缩小贫富之间的差距,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点,中国的慈善事业刚刚起步,在慈善的制度和慈善的操作方式上有一些不完备的地方,您怎么看待这方面的问题?顾秀莲:我对现在中国的慈善事业应该是看好,慈善事业已经纳入我们国家的系列范畴了,都成方针了。我们要加大公益组织的建设。首先要不断地增强专业干部的学习能力,基金会的管理不亚于一个大企业的管理。另外我们中国基金会都不太规范,资本金太少。儿童基金会是全国第一个基金会,现在资本金也不到1个亿,这么一点钱,本来应该是存的钱,涨利息的,现在我们是吃老本了,你给我捐1千块钱就用掉了,不规范,所以我觉得就要规范它,不断加强公益组织的建设,不断扩大专业人员的学习能力、创新能力、协调能力、服务能力。主持人:公募基金会资本金太少,这是什么原因,是基金会募款能力有点弱,还是增值保值能力有点弱?

顾秀莲:这两个问题都存在,一个是基金会没有来源,国家也不给,捐赠者也比较少。再就是你说的不会增值,拿去买股票怕砸了锅,对金融体系这套我们没有人才,所以我刚才说要培养人才。

慈善应有法律规范

主持人:您说的规范,除了我们的资本金数量不够之外,社会上可能有一种看法就是钱是最大的问题,但管理层面也存在问题,比如说透明度。

顾秀莲:要建立科学的、系统的、规范的运行机制,项目怎么运行?第一加强组织建设,第二,加强制度建设,要建立科学的、系统的、规范的项目运行机制,另外坚持做到四个透明,资金管理透明、物资管理透明、财务管理透明、资助管理透明,你拿了钱做了什么,怎么做的,做的效果怎么样,必须给赞助者知道。

主持人:“两会”开始前我们得到了这么一个消息,慈善法草案在修订过程中,您对这方面有没有了解?

顾秀莲:我记得他们好像在做这件事,但还没掌握具体情况。我认为应该有一个法律加以规范,现在好像民政部有一个条例。

留守儿童问题的解决主要应靠政府

主持人:您提到过留守儿童问题,可能单纯从慈善角度去做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在这方面,您觉得我们制度方面应该怎么做?

顾秀莲:要这么理解,留守儿童问题是党和政府在做,我们这些公益组织是补充性的。

主持人:就是说留守儿童问题主要的工作还是应该由党和政府来完成。顾秀莲:当然了,党和政府是主体,公益组织是补充,这个很重要的,一定要问主体怎么做,我们做的是补充。

主持人:您觉得在留守儿童问题上,党和政府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资金问题吗,还是其他方面的问题?顾秀莲:有资金问题、有管理问题、有制度问题,这是整套的。比如说,农民工要进城,有这些问题怎么办?要统一考虑、统一规划,我认为这是国家的大问题。

加强人大代表监督职能很重要

主持人:您是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副委员长。全国人大作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人大代表依法享有监督政府依法行政的权力,这也是他们的职责。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认为人大代表在监督政府方面做的还应该更多,人大代表的职权应该进一步发挥,您对这个怎样看?

顾秀莲:我个人认为,建立法制的国家要有一个过程,这个国家里面也可能有的东西走的前面一点,有的也可能走的后面一点,这个就像我们30年改革开放的时候,也不是所有的改革开放都一步到位的,有的是这么到位,有的是那么到位。因此在立法的过程中,也要根据国家的实际情况,有的时候如果太过了他也执行不了,太低了他也不够,所以有的时候根据国家实际情况来进行。这个问题具有中国的特色,我们的人大代表一年提几千个提案,是不是每个都一次解决呢?不行,我们国家的法制化在一天一天的健全,我们人民代表他发挥作用在一天一天的加强。我们人民代表现在素质高了,好多是大学生、博士,他们认识问题也很深刻,但是你说做的东西能不能十全十美,不可能,可能你同意我不同意了,或者我不同意你同意了,所以这个问题我想就是互相理解、互相去认识,创造一种和谐的气氛,大家努力来解决我们国家的问题。人大要监督,政协也要监督,政府还要干活,我想就是这么回事。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人大代表的工作,包括议案,包括监督的职责在一步一步加强,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加强人大代表在这方面的工作也是一个方向?

顾秀莲:(加强人大代表的工作)很重要。比方说我们每年都要去视察,咱们的人大都要去执法检查,都要去省里视察,视察的时候有全国人大代表、有地方人大代表,这些东西都在做。我到了人大受了很大的教育,因为以前我是被监督的,叫我开会的时候去说明,我就说明。到人大我主动了,说你这个不对我就提意见了,这个位置不一样,实际就知道了每个行当。每一项东西都有它的亮点、也都有它的难点,中央提出的和谐,如果互相换位思考,像你们新闻界,你们抢新闻越早越好,像我们不行,得做到了才可以。

主持人: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您的观点,人大代表也应该换位思考一下,是这个意思吗?

顾秀莲:不是这个,人大代表肯定是保护人民、监督政府的,这没问题,他也得了解整个国家的情况,他肯定了解。

妇女60岁退休有利于国家发展

主持人:前两天张茵提出了一个问题,她认为计划生育3—5年后能否放宽,一对夫妻生两个孩子?还有,妇女延时退休的问题。

顾秀莲:计划生育的问题,也有这个呼声,老龄化比较严重。但我有一个很大的担心,因为人口基数太大了。我们一下子减少了4亿人口,就是这20年的计划生育,如果我们现在不是13亿,如果加上4亿是17亿的话,我们现在怎么过呢?我以前也搞过计划生育,这是一个大盘子,不是一个小盘子。延时退休方面,我本人从来都提倡男女平等,都到60岁退休,这是我的观点,从来没改过,我一直在呼吁这个事,但呼吁了十年没成功,再呼吁。妇女到55岁已经是一个人才资源,我现在不把她看成人力资源,是讲的公务员。她积累了很多经验可以去干活,我认为干到60岁、65岁没问题,不到65就到60吧。第二,她有了精力了,孩子又大了,她可以放开手去干了。再一个,可以丰富她的生活,有一个省里的领导给我算了账,他说如果女同志55岁退休的话,影响她工作少了5年,不仅影响她本人,还影响她的家庭,影响家庭的收入。(拾年)

相关新闻:

杨澜:限制上网无法根治青少年网瘾问题

全国政协青联委员朱军提案涉及“网瘾”(图)

云南人大代表:网瘾泛滥政府应负主要责任

18岁至23岁网瘾比例最高 网络游戏成瘾者居多

报告称网瘾少年每天上网135分钟

[责任编辑:adinh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