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全国两会 > 正文

劳凯声:教育去行政化改革关键是政府要放权

2010年03月05日13:52正义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温家宝总理3月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作了《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该报告在回顾过去一年工作的同时,也对今年中央政府的工作重点作了部署和安排。腾讯网联合中国网、正义网广邀社会各界专家学者,就报告中关乎国计民生的各种政策规划进行解读,以下是对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劳凯声的采访:

提问:温家宝总理在上午的工作报告中将教育改革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请您谈谈您的看法。

劳凯声:据我所知,中央决策层把今年作为教育改革年提出来,而且要通过教育改革促进中国教育的发展,能够起到它应该起的作用。这样一个战略的决策思想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作为一个现代国家,科学和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两个方面,可以说是我们发展的两翼,所以我们经常会说科教兴国。中国的教育办的好不好、能不能满足社会各个方面的需要、能不能满足老百姓对于教育的需求,就取决于我们如何来改革和发展中国的教育。

坦率地说,中国教育在最近几十年有了非常大的发展,但是也带来了一系列发展中的新的问题,比方说我们现在遇到的一系列的问题,像教育公平问题,教育资源分配失衡的问题,教育的薄弱环节如何发展,农村地区的教育、西部地区的教育,一些弱势群体受教育的权利如何能够得到实现等等,这些都是当前教育改革和发展过程中提出来的一些问题。应该说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够很好地加以解决的话,就会限制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空间,甚至是会阻碍教育的发展。所以我认为中央决策层提出这样一个战略的构想,提出要通过改革更好地发展教育,以促进社会各个方面的发展,非常重要。

提问:对各界讨论比较多的教育去行政化改革,您觉得今年会有哪些突破呢?

劳凯声:高等学校的行政化趋向是最几年大家批评比较多的问题,这也是最近几年高等学校产生的问题。高等学校的行政化倾向从根本上来说是源于政府跟学校的关系,也就是说我们要重新来认识和重构政府和高等学校的关系,这个关系如果能够处理的好,目前高等学校的行政化倾向就可以得到有效的遏制。如果处理不好,这个问题就会阻碍我们高等学校进一步的发展。

我认为高等学校的行政化倾向,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如何来理解高等学校作为一种向社会上提供教育服务的社会组织,如何来理解以及如何来发挥这样一个社会机构的功能,使它更好地能够起到培养“高、精、专”人才,为社会发展服务的功能。

我自己也在大学工作,深有体会,我们一些政策的导向,使得高等学校在某些方面越来越像一个行政机关,而不是一个教育机关。比方说高等学校像行政机关一样去界定它的级别,我们制定了像副部级学校、局级学校等等,这就使得高等学校盲目地向行政机关攀比,造成了一种行政化的倾向。另外,在高等学校里边,不仅仅是学校会定级,高等学校的领导、校长和书记也会定出一定的级别,是副部级的校长或者是局级的校长,这就使得我们很多学校的领导比较多地去关注自己的级别,而不是关注如何从学术的角度办好一所高等学校,这样一种做法,对高等学校来说我认为是不妥的,好在中央已经关注到了这个问题,而且下决心要在高等学校领域里解决这个问题,还高等学校本来的面貌。

当然要做起来是比较难的,它取决于我们能不能构建一种比较好的政府和高等学校的关系。因为从目前中国的现状来看,我们一千多所公立高等学校都是由政府来举办、由政府来管理的,因此高等学校举办的职能、办学的职能以及管理职能方面,长期以来三种职能没有有效地加以区分。很多情况下举办职能、办学职能和管理职能基本上都集中在政府部门的手里,造成了政府既是举办者又是办学者又是管理者。

我想要改革,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要重构政府和学校的关系。如何来重构呢?非常重要的还是要坚持改革的一个基本的目标导向,就是减政放权,政府应该做他应该做的事情,应该由学校来做的事情坚决下放,由学校来做。

提问:报告也比较多地谈到了教育公平问题,比如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均,城乡差距,包括农民工子女就近入学问题等。您感觉今年哪些会得到比较好的解决?

劳凯声:中国教育领域里的教育公平问题,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就是体制性的问题,由于原来老的体制,计划经济的体制在新的时期下造成了某些教育不公平,比如说高考制度。高考制度是一项几十年的老制度。过去的高考制度基本上是按照计划经济时代的思维方式来建构起来的一种考试制度,这种制度从现在来看存在着很多的问题,比方说它比较多地是从计划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比较少地从公平性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比方说高等学校的名额在各个省、各个地区的分配。过去比较多的是从计划经济的角度、从政府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而较少地考虑公民个人的角度,所以就会出现问题。老百姓就会觉得我是北京人还是山东人还是贵州人,实际上我上大学的机会是不一样的,这就会有不公平的感受。像这样一些问题需要我们做一些体制性的变化。

另外一类问题是最近几年在政策制订中所产生的问题,比方说对于农民工子女(就学问题),这是最近几年由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城市化的发展,导致相当一部分人口由农村转向城市,进入到城市人口这些农民工的孩子上学如何保证他们的教育权利得到很好的实现,这是我们遇到的新问题。是由他户口所在地的政府来履行教育责任还是流动地的政府来履行教育责任,以及在实现受教育的过程中,作为一个受教育者,作为农民工子女有哪些权利,这些权利如何得到主张,这是我们现在遇到的一些问题。

有关教育公平问题包括很多方面,我们现在比较关注的有几个问题,一个是资源分配的不均衡。这是一个老问题。就是说,有一些地方占有的教育资源要丰富一点、要优质一点,也有的地区占有的资源要相对薄弱一些,这就构成了教育不公的一些现象。这些现象从宏观来说,通过建构一种更合理的教育资源的分配机制,我认为是可以解决的。比方说在公共教育财政拨款方面,如何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对于比较薄弱的地区,实行政策上的某种倾斜,最终来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

有关教育不公平问题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需要一个个地仔细研究、讨论,然后制定相应的对策。

提问: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到“让人们生活的更有尊严”,您个人怎么理解“尊严”这个词?

劳凯声:“尊严”当然是非常重要了,在我看来,现代化社会的标志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从物质角度来看,它的丰富程度有多高,当然物质的丰富程度越高,表明这个社会现代化的程度就越高。但是现代化并不仅仅是一个物质的标准,从另一方面来讲就是人的标准。作为一个个人在这个社会中有多大的尊严、有多少可以自主选择、自己决定自己的可能性,这也是体现一个社会现代化的水平。

现在谈到我们这个社会要进步、要发展、要更好地搞现代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也就是要保护每个人的尊严,让他可以由尊严地在这个社会上实现自己的价值。我想温家宝总理提出这个思想。体现了以人为本,这也是现代化走到今天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腾讯网独家专稿,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

[责任编辑:jujuwei]

相关专题:

2010全国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