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全国两会 > 正文

赵锡军:没有经济平稳快速增长 一切都免谈

2010年03月05日12:13中国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赵锡军:没有经济平稳快速增长 一切都免谈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 赵锡军

温家宝总理3月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作了《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该报告在回顾过去一年工作的同时,也对今年中央政府的工作重点作了部署和安排。腾讯网联合正义网广邀社会各界专家学者,就报告中关乎国计民生的各种政策规划进行解读,以下是对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教授的访谈实录:

提问:您如何评价2009年中国政府的工作?给您感触最深的都是哪些方面呢?

赵锡军:

我感受最深的2009年在各方面都是最困难的一年,我们面临金融危机最大的冲击,所以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一年应对危机“转危为机”,这是最深、最直观的印象。说一句话很容易,但是中间要做的工作是艰苦和卓绝的。经过一年的工作,我们很成功地完成了这个任务,在全球范围讲我们国家是第一个把经济恢复过来的,第二季度恢复增长,在整个一年中成为世界上引人注目、率先走出危机的国家。

总理的报告里面一开始讲“两难”的情况增多了,经济里面也体现了这种状况。大家比较关注我们在2009年为了应对金融危机,进行了大量的投资项目,同时银行也发放了大量的信贷。用术语来讲,我们在2009年大量的投入带来了经济的增长扩张,同时大量的项目在2009年开工,包括2010年可能还有一些新的项目开工,带来的结果有可能使得某些方面可能会投入得更多一些,可能会带来价格的上升,有可能通货膨胀的压力会加大,再发展下去如果控制不好可能会出现膨胀泡沫。如果2009年不做这个事情经济起不来,做了以后在2010年甚至后边可能会出现另外一个结果,这个度怎么把握好很难说。

在“两难”中间包括“度”就今年来讲比较有挑战性。说到眼前很多人关心的,我们政策在2010年会不会有调整?调整的时候怎样来调整?在货币政策方面我们是不是要调利率?这些问题现在争论很多。另外还有其他的方面,关于房价,包括毛教授多次提到住房的问题,一方面为了应对危机投入很多,很多的资源可能推动了房价的上升,但是要收缩,收了以后地价下来了,但地方政府土地出让金没有了,地方政府收入下降了,这对地方政府来讲又是一个问题。所以在经济领域里,各种各样的矛盾在今年表现得也比较多,社会方面可能也会有很多的矛盾暴露出来,国际上面也有,总的来讲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环境。

提问:去年一年中我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另外,还有投资额达4万亿的一揽子计划。这个计划都包括哪些内容?中国经济是怎么样一个企稳回升的过程?

赵锡军:

这个“一揽子”应该说是在2008年的下半年,特是在11月份,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在11月25日,国务院开会推出了应对金融危机的4万亿的投资方案。4万亿的投资是一揽子方案的基础,也是一个核心,是在2008年年底开始推出的,在2009年一年的话是实际上就是在不断的落实、完善、丰富方案,这里头不仅仅包括了4万亿的投入,也包括了政策方面的、措施方面的。包括我们前面提到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包括在2009年开始实行的结构性税收调整的政策,也包括刺激消费方面的,“家电下乡”、“汽车下乡”、“家电以旧换新”等等,也包括了我们在国际舞台上的一些政策,所以这是很丰富的,而且是不断丰富、不断完善的过程。

第一,用钱最多的是基础设施的建设,我们简称叫“铁公基”了。铁路、公路、桥梁、机场、港口、码头等等,这些建设占了比较大的投入,因为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很多地方欠发达,基础设施没有到位,这一年我们有大量的钱是投到了这些方面。

第二,灾后恢复重建。主要在四川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这里面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第三,民生工程。包括保障性住房的建设也占了很大的部分;民生里面的就业;“三农”方面,农网建设也花了很多钱;结构性的调整,我们开始做经济结构的调整,提高企业产业的竞争力;文化教育方面,也有很多的投入;还有创新等等。

所以说是4万亿,但实际上如果算上政府的、企业的、社会的、银行的实际上远远不止4万亿。

提问:2010年是对中国发展的至关重要的一年,我们都知道它是“十一五”的收官之年,不知道“十一五”规划目标各项任务我们现在达成的情况是什么样,对“十二五”规划有什么样的指引和方向?

赵锡军:

如果看“十一五”的规划到最后一年的情况看,应该说我们都是如期,有些是超过完成了。在五年中间无论从政府,还是从社会各界来讲都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中国人是全球工作最辛苦的国民,结果也是很引人注目的,我们刚才剖开杨主任和毛教授讲的各种各样的矛盾,其实这些矛盾各个国家都可能存在,有些国家比我们国家更加激化、更突出一些。从总的来讲,五年的成绩还是非常突出的,特别是在最近的两年,至少从经济的总规模,从人均GDP的规模,从经济在全球经济中地位都有了一个提高,在其他的方方面面都取得了很长足的进步。

特别在很多方面,我们已经建立起了在全球竞争力。比如制造业,全球可能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比得上我们,还有基础设施的投入也是最大的,修高铁,甚至连美国的总统都发出了感慨,我个人觉得他是很羡慕中国能够制造出最好的高铁。这在以前很难想象到,但是在五年中间一步一步的实现了,这些东西也为“十二五”奠定了一个更好的基础,至少比我们在做“十一五”的时候基础要更好了,甚至在更高水平上面、更好的基础上面进一步的发展。但是也带来了在高水平上面进一步发展的难度。比如现在高铁技术是全球最好的,但是在全球最好的上面不是突破别人,而是自己,这个难度就更大了。

在“十一五”期间,尽管我们方方面面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但是积累的方方面面的矛盾和问题也在不断的暴露出来,而且有些可能是遇到更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有的可能是我们不断改革开放过程中间新产生出来的矛盾和问题,有的时候可能比较尖锐,会影响到社会和经济的正常发展,要在“十二五”解决这些矛盾和问题,也有更多的挑战。

提问:总理在报告中提到,要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这个转变对于中国来说是不是意味着要更高的层面上发展经济?而且这个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也提出了很长时间了,这个转变是一个很有战略意义的事情,是不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

赵锡军:

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八个方面,2010年要做的工作基本把政府可能关注的点都列出来了,刚才讲到最基本的还是要保持经济稳定快速增长,如果没有经济平稳快速增长一切都免谈,没有经济增长的速度保障,就业的问题、收入的问题、各方面的问题都免谈,这是第一要务。这里面引出来在2008年、2009年这些政策,在2010年是不是要继续保持下去,我们看到在2010年要继续延续2008年、2009年的一系列政策,保证经济有一个起码的增长速度。另外有一个其他的总目标。

第二很重要的是结构的调整。这个问题很早就反映出来了,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前,2007年着力开始做经济结构调整,但是很不幸2008年的金融危机把我们已经开始进行的结构调整步骤打乱了。2010年进一步在以前的基础上面做结构调整,这个结构调整不仅仅是要做哪些事情的问题,还有你的观念、理念、经济增长的模式、社会发展的模式也要做相应的变化。比如以前我们更多的是强调经济一个方面的增长,而且经济增长更多的考虑是数量的扩张,GDP增长了多少,规模扩大了多少,讲的是这些东西,而没有考虑到除了经济增长以外,还有社会的方方面面。

在经济增长本身我们可能只考虑数量方面的,没有考虑数值和影响,比如对环境的影响、对能耗的影响、对城乡之间发展的不平衡的影响等等,所以经营比较粗放、能耗比较高、对环境影响比较严重,这些方面的增长模式或者经济增长的模式我们要调整,我们不仅要讲究数量的扩张,而且要讲经济增长的质量和竞争力,讲怎么样发展更快、更好、更精细、更节约,对能源节省、对环境友好,这方面要下更多的工夫,这不仅仅是2010年第二项重要的政府工作,也是社会整个方方面面工作最重要的一项。而且是在以后各个不同的时期,我们可能要长期做的一项工作,因为结构调整不是说一年、两年就能做完的,投资、消费、出口这个结构的调整不是一年两年,可能花很长时间才能够调整过来。投资结构、消费结构可能要花很长时间,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是今年我看下了很大的决心要做这项工作,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提问:报告中提到的八个方面工作中,依然出现“改善民生是政府要坚持不懈的长期工作任务”,您认为本届政府在今后的一年里,在民生建设方面要花大力气解决的有哪些问题?老百姓对本地政府有信心,相信本地政府的民生问题将在哪些方面会有所作为呢?

赵锡军:

如果2010年大家很关注的是老百姓民生方面的事情还是房价的问题,这是2010年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包括2009年有很多电视剧各方面都反映了居住的问题,有一个屋是我们民族的想法,这可能很重要。从报告里陈述来看,我们可以看到继续在住房方面推进工作,特别在保障性住房,对一些购买能力有限的阶层,怎么样来为他们提供更好的居住条件。另外,我看到很多涉及到民生的,像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特别是那些处于弱势层面群体的社会保障怎么做好,包括农民农村这些东西,这个非常重要,富裕的人有自己的保障,没有能力的学会保障。

还有一个很关心的是教育问题,教育的公平性。农村现在教育比较大的问题怎么保证好,这对将来发展有没有动力,劳动力能不能跟得上的问题。还比较关心收入分配问题,这涉及到很多,我们现在是不是在衡量收入的指标方面更细一些,除了有一个笼统的说我今年的人均GDP是多少,农村的收入水平平均是多少,城市是多少,除了这些是不是能够在收入里面把收入层次有关统计部门表现出来。现在有些国家做的把收入分成五个层次,最低的、中等的、中上等、最高的,这些层次收入水平在什么情况,人口的比例是多少,这样不仅能让我们简单了解平均有多少收入,而且清楚在某个收入段有多少人,这个信息能够知道,继续改善收入的分配制度。包括医疗都可能是很重要的工作。

腾讯网独家专稿,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

更多政府工作报告解读:

朱松岭:美国售台武器不会影响大陆既定政策

朱清时:教改要大胆突破高度行政化体制

毛寿龙理解“尊严”:大家都有钱有保障

张军:GDP增8%相对保守 7.5万亿信贷应是下限

冯科:房价难大幅下跌 不遏制疯涨将有金融风险

牛犁:刺激政策退出是必然 今年经济前高后低

赵留彦:货币政策仍宽松 信贷要关注结构调整

刘尚希:今年财政支出关注经济结构调整和民生

[责任编辑:adinhe]

相关专题:

2010全国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