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再问央视大火:追查新址工程账

2010年03月05日11:08《财经网》欧阳洪亮 罗昌平 饶智我要评论(0)
字号:T|T

再问央视大火:追查新址工程账

《财经》杂志2010年第5期。

《财经》记者 欧阳洪亮 罗昌平 饶智

事故调查与问责名单备受瞩目,启幕在即的刑事审判或不涉及经济问题;而在央视“财务特区”的深处,已有利益关联富豪现身

前言

又是农历元宵,又见烟花烂漫。

去年此夜,位处北京CBD核心区的中央电视台新台址园区(下称央视新址),因燃放烟花引发北配楼起火。持续近六个小时的火灾,造成北配楼面目全非,一死八伤(参见《财经》2009年第4期“追问央视新址大火”)。

不久,21名火灾事故责任人相继被查;同年5月,61岁的时任中央电视台台长赵化勇(副部级)因此引咎去职——已超龄任职的他,原计划在当年国庆央视乔迁新址后离休。

央视大火周年祭第二天,2010年2月10日,新华社援引国务院批复的央视大火调查处理结果称,这是一起典型的责任事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6383万元,共有71名事故责任人受到追究,央视新址办被罚款300万元。

问责名单,包括原央视副总工程师、新址办主任徐威在内的44人,被移交法办;另有27人受党纪政纪处分,其中已卸任的赵化勇被处以行政降级、党内严重警告,央视副台长李晓明则被行政撤职、撤销党内职务。赵、李曾分别担任央视新址建设工程业主委员会主任和常务副主任。

适逢虎年新春,上述调查通报引起民众对真相的进一步关注。

一年前的元宵大火,给这家中国最大的电视机构带来意外劫难,数千“公民记者”获得竞相演练的机会。一年间,相关内幕云遮雾罩,着火大楼存废悬疑。公之于众的530余字事故处理结果,对火灾发生的详尽原因、相关人员对应的责任、失火大楼安全评估等未予详述。随着调查深入,更全面的信息应适时公开。

目前,失火大楼已启动修复程序以便重新使用。《财经》记者近期两次进入失火大楼,目睹一片沉寂景象。失火大楼的修复成本与技术难度,并不乐观。

据新华社报道,刑事审判已于春节之后启幕,包括徐威在内的首批21名责任人,已被公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而在事故中负有监管责任的北京市建委、市质监局等五名官员,或将于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受审。迄今为止,他们分别被控一宗罪,前者涉嫌危险物品肇事罪,后者或以玩忽职守罪被诉。

这意味着,民众关注的央视新址工程经济问题,或在央视大火案的刑事审判中暂被搁置。而《财经》记者历时一年调查,逐步发现暗通款曲的利益关联通道有多个线条指向一位富豪。在被调查组认定的16383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面前,围绕这条通道展开的利益纠缠不应被遗漏。

上篇:公诉央视大火案

黑色的北配楼如同一个火箭发射塔,在历经火炼后,通体不见原来神采。

它矗立于北京东三环主路东侧,CBD腹地。它所在的央视新址园区于2005年4月开工,总建筑面积59.95万平方米,由西南侧的CCTV主楼、西北侧的电视文化中心(北配楼)、东北角的能源服务中心组成。

与主楼比肩而立的北配楼,失火之前像一个时尚女郎,腰系“长裙”——底部裙楼由伞状顶棚拼结,自西往东分别排列着录音棚、剧场、影院和展览四大功能区;外披“风衣”——通体玻璃幕墙将主楼与底部的四功能区裹成一个整体。

相隔一年零一天,有关北配楼大火处理结果赶在虎年春节前四天公布。

2月10日,由八部委完成的调查报告得到国务院批复,认定央视大火为特别重大安全事故,是一起责任事故,过火、过烟面积21333平方米,这占到北配楼建筑面积的三分之一。

失火大楼的损失与存废,是灾情认定和责任追究的关键,前后一年的调查,至此水落石出。

元宵夜失火记

目前的主楼与北配楼,对外仍处于封锁状态。去年火灾发生当月,北配楼临街立起三个大型的金属支架,这是用于遮挡的广告牌。越过高墙,可见一队队巡逻的保安。进入主楼的地面六层,还被挡板紧紧围裹。

根据检方的公诉以及本刊调查,央视新址大火的发生过程已然清晰。

2009年2月9日,元宵佳节,央视新址办员工收到会餐短信,并称“晚上8点进行焰火表演”。据国务院通报,时任央视新址办主任徐威“未报请上级主管部门”,在央视新址施工区内燃放烟花系其“擅自决定”。

当日,北京大新恒太传媒公司总经理沙鹏受徐威委托联系烟花事宜,与清华同方政务系统科技公司副总经理李小华、浏阳市三湘烟花制造公司(下称三湘公司)股东刘发国等共同决定,由三湘公司提供916枚礼花弹、80个组合礼花、516个单发花束及19组架子烟花等。

烟花的押运者,系浏阳三和物流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智勇及其员工,经河北永清县供销社经理刘桂兰提供的转运仓库,再由宋哲元等三人运抵进京。

元宵节当晚,央视新址办实际到场200多人,会餐第一项是包饺子比赛,门票每张19.9元,多数人是冲着号称耗资100万元的焰火表演而来。

是夜8时许会餐结束,上述人员汇集在主楼、北配楼之间的空地看烟花。酷爱放烟花的徐威没有亲自点燃巨型花炮,而是将燃放人员为他准备的火炬形点火器交给新址办副主任王世荣,由王世荣点燃烟花。一旁有四台摄像机跟踪拍摄燃放过程。

随后,礼花烟火落至北配楼顶部,引燃屋顶的可燃材料并导致火灾。《财经》记者当夜在现场看到,北配楼北面、西面大火熊熊,黑烟腾起,一度遮住了当空满月。毗邻央视新址的600余户居民被紧急疏散,分散于十多家宾馆过夜。一起公共事件由此举国瞩目。

当晚大火未灭,作为主要责任人的徐威即在现场被带走。2月12日,徐威等12人因涉嫌危险物品肇事罪被刑事拘留。此后被调查的人数陆续攀升,一度增至23人。

徐威供职央视近20年,长期担任技术人员,2000年12月起任技术管理办主任。一个上百亿元的建设工程为何让一名技术负责人牵头?被披露的背景之一是,徐威与其大学校友、央视副台长李晓明关系密切。李晓明在此轮问责中被撤销党政职务,但截至2月26日,他还列于央视网介绍台领导的名单中。

因盲从上级指令,央视还有多人被查。其中,新址办综合业务处副处长邓炯慧受徐威指派,负责元宵活动的筹办;北京央视国金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安保主管戴剑霄受邓炯慧指令,落实活动当晚的防火;新址办工程处副处长胡德斌奉命通知承建方协助燃放;新址办技术处副处长耿晓卫参与确定燃放地点等。

央视国金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高宏,虽未具体参与筹备和燃放过程,但身为新址办下设的安全生产监督组组长,因未对燃放烟花一事加以阻止,也被列为危险物品肇事犯罪嫌疑人。

作为施工方的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下称中建公司)和北京城建集团员工,在接到央视新址办通知后安排了相应的消防与保安。其中承建主楼的中建公司人员,提供了架子管,协助安装燃放架,当晚烟花运输进入现场系从中建公司负责的A标段大门进入。案发后,两建筑公司多名管理者被查。

据《财经》记者了解,央视大火案由两级检察院侦查,其中火灾事故肇事侦查为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渎职侦查由朝阳区检察院反渎职侦查局负责。

火灾肇事案首批被诉的21人中,央视员工占7人。徐威的代理律师高子程告诉《财经》记者,据其所知,目前针对徐威的指控不涉及经济问题。此次21人均被控危险物品肇事罪,《刑法》规定触犯该罪最高量刑可为七年。

此前,该案经2009年10月、12月两度退回补充侦查后,检方仍提出退侦。不过,这被认为是大火起因与损失未有定论,不利于公诉与量刑。故而,过去一年里,政法机关与公众均在等待调查组的报告。

工程质量之祸

在肇事失火之后,央视新址工程的质量隐患亦被认为是大火蔓延的“帮凶”。据国务院通报,央视大火发生四大原因之一,包括“有关施工单位大量使用不合格保温板”。

来自朝阳区检察院的消息称,有关渎职犯罪的侦查已经结束,检方将向法院提起诉讼。包括北京市建委、北京质监局、北京市公安局消防局等五名监管官员,在央视新址装修工程监管中涉嫌渎职,导致北配楼幕墙选取的装修材料防火标准低于国家标准的B级,而是不达标的C级。

幕墙防火材料的不达标,是导致央视大火发生、短时间内蔓延全楼的因素之一。

火灾后第四天,央视内部会议发布的调查结论称,大楼保温层材料燃烧后过火极快,瞬间从北配楼顶部蔓延到整个大楼,通报称这次火灾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建筑物过火燃烧最快的一例。

防火材料分阻燃、绝燃、不燃等标准,比如,阻燃材料以一定的阻燃时间为标准,阻燃时间不达标即为不合格。北配楼的外墙与屋顶形成连续的折线面,系不易着火的金属幕墙。

曾参与此楼设计的建筑师介绍,大火之所以从顶楼迅速蔓延整个大楼,一方面跟大楼的钢结构在失火后传热,导致多个楼层着火有关;另一方面跟幕墙和内部装修防火材料的阻燃不达标有重要关系。幕墙内层的保温材料成为“帮凶”——通过其传热传火,大火在金属幕墙内侧形成竖向火势延伸的通道。

负责北配楼幕墙装修的广东省中山盛兴幕墙有限公司(下称中山盛兴),此次正在被查之列。

2009年11月,中山盛兴包括副总经理在内的15名员工及大楼外墙装修施工人员被逮捕,涉嫌罪名为工程重大事故罪,即在施工中有“以次充好”及把关不严等行为。大火发生第三天,中山盛兴副总经理冯国敏向《财经》记者证实,该公司正在配合办案部门调查。

按常理推测,防火材料不达标一是疏于管理,二是节省成本。但《财经》记者获知,央视新址幕墙装修花费巨资,材料价格并不便宜。据统计,央视新址工程的建设安装资金总投入已超过刚刚竣工的世界最高建筑、高达88层828米的迪拜塔(造价为15亿美元,约合102亿元人民币)。

今年2月20日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一审宣判的中山盛兴工程款纠纷案,撕开造价的冰山一角。作为北配楼幕墙施工方的中山盛兴,在2007年1月18日将北配楼防水板设计、供应及安装分包工程分包给了上海精锐金属建筑系统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精锐)。

《财经》记者查阅的相关材料显示,上海精锐系央视与中山盛兴通过招标选择的分包单位,合同中标价555万元,但上海精锐只能按另一份“阴阳合同”实际获得约378万元,另外177万余元去向不明。

残楼修复之忧

一年来,失火大楼的现场状况鲜为人知。《财经》记者两次进入北配楼,实地察看火灾状况并拍片取样,邀请多名建筑专家详加解读。

北配楼地下两层,地上主楼30层(其中26层分A、B、C三层)。就整体而言,地下2层停车场及1层至5层的裙楼,没有明显过火痕迹。上楼的电梯尚好,但步梯从1层至30层均被烧黑,狭长的通道已经安装临时照明设备。

北配楼主楼为五星级酒店,结构分南北两翼(即南北酒店)。两者之间在东侧由剪力墙筒体连成一体,形成“连续中庭”(建筑空间处理手法,即在建筑内部实现上下贯通以改善采光、通透效果),西侧设巨型交叉支撑。

一路上楼,可见部分楼层因过火而存在漏水现象,渗水在冬天结成冰柱。

5层至26层为酒店,除北侧客房基本幸免,东、南侧的客房火毁严重,内部装饰与施工设备多被大火吞没。其中15层南角一间客房,隔墙被烧得只剩钢筋,卫浴高温搪瓷和不锈钢设施已变形,一些钢结构熔化后凝固成流状。

自15层往上,过火面积及焚烧程度愈发严重,墙面因大火烧过而外壳脱落,一些地方被烧掉墙体,钢筋熔断。

从26层俯视大火焚烧后的中庭,一片萧条,玻璃幕墙多破损熏黑,钢结构多处熔断将坠。借西面幕墙透光,可见10层至20层的酒店回廊焚毁严重,不少地方已被大火烧穿装饰材料和墙体,只剩钢筋结构。

27层的空中餐厅,内部隔墙几乎被焚尽,仅剩一些主体钢结构;南面的双层钢化隔热玻璃融化。在这些楼层中,主体结构和承重墙上能看到取样进行压力测试留下的钻孔。

28层至29层为设备层,过火并不严重。站在顶楼平台上,顶棚大部分地方被烧毁,部分钢筋断裂下沉,不少钢筋熔化变形,断裂的金属在风声中“哐哐当当”。据介绍,这是最早的着火点,置身其中如处残破的空中楼阁。

火灾后第四天,2009年2月13日,央视召开内部会议通报称,北配楼具有表皮过火的特点。初步判断,大楼主体结构没有受到严重影响,挂幕墙的金属网架整体也基本完好,钢筋混凝土结构没有受到损伤,承载屋顶的桁架没有发生明显变形,但个别部位需要修补。

通报称,专家建议采取剥除“外衣”局部修复的方式维修该楼,估计年内能修复完成。

但央视通报的勘察结论并未获得建设、消防、安监等部门的进一步认同。一年已过,北配楼亦未如央视通报所说修复完毕。

2009年7月17日,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央视北配楼“完全拆掉的可能性不大”。五个月后,黄毅再次证实过火大楼将修复使用。

据介绍,北配楼“过火”面(斜面屋顶)将拆除50%以上的钢结构,内部装修会拆除一部分、保留一部分,但大楼具体修复方案未见通报。

多名建筑专家查阅实拍照片后告诉《财经》记者,修复的难点在于“外衣”——即幕墙及其联结混凝土的金属网架。一旦拆除,新的金属网架与混凝土的联结点是焊接还是重新打孔?其安全性有待严格论证。

一名受央视邀请到现场勘察的建筑专家表示,六个小时的高温燃烧后,建筑的安全隐患很大。作为全球瞩目的中国标志性建筑,加之处于华北地震带和北京中央商务区,未来修复过程中不容许再发生任何意外。

直接损失:从9500万至1.6亿元

根据国务院颁发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29条:事故调查组应当自事故发生之日起60日内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特殊情况下,经负责事故调查的人民政府批准,提交事故调查报告的期限可以适当延长,但延长的期限最长不超过60日。

央视大火的事故调查费时较长,调查结论公布时间突破《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的上限。

尽管责任人在火灾发生后被控制,但针对央视火灾的调查,相关部门和专业机构低调而谨慎。民众则通过网络等方式对大火真相追踪关注,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部分代表委员对央视大火的追问,亦引人注目。

火灾两个月后,2009年4月初,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决定,由监察部、安监总局、审计署、公安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广电总局等八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央视,对事故展开调查。

2009年7月17日,黄毅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失火大楼的检测和事故调查已做完,但“有些部门还有不同看法,目前正在研究”。黄毅表示,调查结论将会在近期公布,“不会超过下个月”,亦即2009年8月。

同年12月19日,黄毅再次对媒体表示调查报告已经完成,等批复后将于近期公布,最终公布则是两个多月后。

央视作为当事方,在2009年3月曾递交火灾损失报告,单方面认定新址大火损失约9500万元,其中还包括检测费用约500万左右。不过,消防部门率先否决了该报告,并要求央视提供进一步的详细合同和发票。

据熟知情况的央视员工介绍,北配楼2008年底的资产核定为30亿元。大楼着火燃烧六个小时,损失如何评估,恐需细究,调查费时较长,或与此有关。

根据有关安全事故分级的规定,造成1亿元以上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构成特别重大事故。这成为认定央视大火性质及问责的关键。

作为主管领导的赵化勇,在离休十个月后被降为局级。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