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海南“毒豇豆”旋涡探底:毒豆渐远毒源未了

2010年03月04日10:32南方新闻网吕宗恕我要评论(0)
字号:T|T

海南“毒豇豆”调查:毒豆渐远毒源未了

“毒豇豆”事件爆发以来,三亚市崖城镇豇豆堆积如山。南方周末记者 吕宗恕/图

“毒豆”渐远“毒源”未了

海南省自行规定的16种剧高毒禁用农药之一水胺硫磷残留被检超标,全国各地纷纷围剿“毒豆”,海南豇豆乃至海南热带瓜菜正遭遇一场有史以来最大的信任危机。

南方周末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毒豇豆”与菜农缺乏用药知识,农技指导普及不足,药商利益驱动和检测方法滞后等诸多环节有关。

问题豆角

2月27日上午,南国三亚温度已近夏天。海滨小镇、热带瓜菜集散地——崖城,进出集镇的半幅主干道上,挤满了两三百台装着豆角的摩托车、三轮车和拖拉机。

等了两个小时,龚德民的豆角还是无人问津。

豆角,学名豇豆。因种植方法简单,豆角是海南热带果蔬广泛种植的首选,也是供应内地众多反季节蔬菜的主要品种之一。

春节后,菜农龚德民突然发现豆角开始滞销,价钱一天不如一天。从收购商那打听得知,卖到武汉的豆角被查出了问题。

1月末,武汉市农业部门例行抽检时发现,来自海南的豆角含有禁用农药——水胺硫磷,且残留超标。2月6日,武汉市农业局开始禁止海南豇豆进入武汉市场。

和龚德民一样,海南相关部门对“毒豆角”颇为避讳,他们一律称其“问题豆角”。

自2月25日“毒豇豆”曝光以来,北京、广州、南京、上海等地先后禁售海南问题豆角,内地甚至对海南瓜菜需求也出现锐减。同样,在三亚多个菜市场,记者没有见到本地市民买豆角。

崖城镇一位不愿具名的收购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没出事前,他们档口见豆角就收,最高一天能收五万斤,现在不到七八千斤,还可以精挑细选。“豆角能卖4块钱一斤,摩托车一停,几个老板围上来抢。”烈日下,被晒得满头大汗的龚德民说,现在做梦都想回到春节前后那几天的好价钱。不仅需求量剧减,行情也一天四变,最低收购价不到两毛。对于这一超低贱价,不少菜农实在无法忍受,纷纷把豆角拉回家喂猪。

“毒”豆角还波及到了农药销售。南方周末记者在崖城采访时,正好碰见一位来自北京的农药推销人员,他说,现在崖城很多药店老板格外谨慎,哪怕是百草枯这种常用除草剂,他们近期也没有进货的打算。

药毒价廉

中午11点,望着快被晒蔫的豆角,龚德民站在一旁叹气。只要有人上来看豆角,他总会补上一句话,“我的豆角没毒”。

龚德民有两亩豆角地,为了卖个好价,去年11月底就下了种。豆角成熟后,每隔一天,龚德民都骑摩托车从15公里外的育才镇赶到崖城卖豆角。

三亚市崖城镇是海南最大的供港澳瓜菜基地,也是豆角等热带瓜菜集散地。每天早上,从育才镇、天涯镇、红塘镇,甚至乐东县赶来的菜农都集中于崖城镇。

如果气温、湿度适宜,海南豆角自播种到采收,通常四十余天。其中,最重要就是要打好虫害仗。农药从豆苗冒出两片叶起就开始打,等藤蔓长到半米,药量开始加大。“该打哪种药,全凭经验和惯性。”龚德民说。“如果发现藤叶上出现跟地图一样的症状,就打专治地图虫的药。如果发现有蓟马虫,就用专杀蓟马的药。”说起用药知识,龚德民稍稍来神。

在崖城,只要见谁家豆角长得好,菜农们就去当面请教,“这家用什么药,我们就跟着学,哪怕是禁用药也一样,因为从没有农技人员下来说到底该怎么用药。”“我八岁开始种豆角,一辈子都没有见到一个农技人员或村干部下来传授如何科学用药,告诉我们哪些药高毒,哪些药低毒。”崖城镇坡田洋村一位年近六旬的菜农毫不客气地说,“现在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老百姓,基层政府和干部也应对问题豆角负责。”

事实上,很多农药使用已经超出农民经验范畴。2000年,虫害席卷一位从江西来海南育种的老板的田地,老板先后用甲胺磷、水胺硫磷和1605(一种高毒类农药,亦称对硫磷)杀虫,直到打药的人都打中毒了,也杀不死甜菜夜蛾。后来,改用生物药甲维盐,立即见效。

对于外地人而言,分布崖城街头小巷的农药农资店,比旅馆还要多。谭老板的阿亮农药店在镇上开了近二十年,有众多固定客源。

3月1日下午,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买药的菜农分三种,懂药的能说出药名;有经验的会带上几片虫害叶子咨询买药;还有一部分全靠药店推荐。

龚德民所在村的豆角田边能看到用完的各式药瓶。他也承认,水胺硫磷、甲胺磷等高毒药因价格低廉,短期效果明显,颇具吸引力。

分散种植VS集中收购

中午11点半,112号档口出价四毛,要了龚德民的三捆豆角。

收购商多是内地人。每天一大早,他们拿着笔和本子,在几百家菜农形成的路边集市里瞅来瞅去。一旦看中哪家的豆角,他们会利索地在烟盒大小的白纸上写下档口号和单价,拿到纸片的菜农马上发动车子,朝那个档口开去。

像豆角这种反季节蔬菜,在海南也只有五个月左右的黄金期。待内地气温回升,蔬菜先后上市,收购商、经销商也会陆续撤出海南。

每天下午三点左右,来自各地几百车豆角才被收购完。之后,各档口进入分拣、冷却、包装等流程。记者调查发现,基于目前这种分散种植,集中收购模式,即便有用过高毒农药的豆角,也不易被发现。

3月1日下午,海南省农业厅种植业管理处处长陈文河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坦承,正因如此,现在的抽检工作倍感压力。至于武汉发现的问题豆角的真正产地,目前仍处在调查中。监管失效

要找到问题豆角,实属难事。麦昌青,三亚市农技中心测报站站长。问题豆角事件发生后,她和同事每天开着农产品检验检测流动车奔走于各个乡镇,一直忙到深夜。“毒豇豆”事件后,崖城征用了当地一家大型果蔬储运销售企业的市场检验室,采取现场速测法来抽检样品。通常,30分钟能检出豆角中有机磷和氨基甲酸脂类农药含量。

而采用定量法检测——检出农药品种和含量,则需要至少一周甚至更长时间。麦昌青说,按目前技术和条件,如果全部采用定量法检测,等结果出来再予以通关放行,豆角早就没有任何食用价值了。另外,用于定量检测的仪器价格昂贵,目前,仅海南省一级农业部门才有设备。

麦昌青说,他们只能对抽样负责,保证农药残留达标,从目前技术和力量,还做不到对全市所有的豆角统一检验。

这说明,即使样本不含毒,并不意味这一批次其他豆角就没有毒。

3月1日下午,收购商陆续送检豆角。每个塑料袋上贴有一个标签,标有档口号和样本编号。到记者离开时,未听到检出有毒的消息。

武汉检出的水胺硫磷农药到底源自哪里?包括龚德民、谭老板在内的多名受访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可能是来岛育种的内地人批量带上岛的。

海南省农业厅陈文河对此并未否认。他表示,目前他们已掌握一定线索,正交由执法部门深入调查。

赌博式蔬菜输出

廉价豆角并未让龚德民们放弃采摘。每隔一天,他们总是拉着豆角到集镇来碰碰运气。

碰运气的还有收购商。“和赌博一样,只要没检出农药残留就能过关。”一位收购商说。

抽检概率确实是赌博。用陈文河的话说,不可能百分之百抽检,这也是全国瓜菜市场的国情,只能用定性速测法,保证每个抽检批次安全出岛。

分散的种植,无法合理用药、未过安全期采摘,抽检方法滞后,这样的蔬菜输出路径,必然会出现瓜菜运到哪里,农药残留就带到哪里。截至本报发稿时,海南“毒豆”又在深圳被发现,这意味着,毒源仍未找到。

对此,陈文河坦言,高效低毒农药推广等农技工作确实不足。

按照海南省最近规定,合格豆角必须具备当地政府开具的产地证明,以及农业农技部门出具的产品检验检测合格单,方可出海进入到内地。

陈文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问题豆角事件后,当地政府启动了一系列紧急措施,保证每辆豇豆运输车凭证出岛。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做好用药宣传,让老百姓知道,用高毒农药的后果其实最终伤害的还是自身利益。

据了解,针对销售、使用高毒农药,最近三亚市还公布详细举报奖励政策。对于龚德民而言,他最关心的还是豆角的价钱——“照现在的行情下去,明年就没有必要再种豆角了。”

(南方周末)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