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两会会客厅 > 正文

泸州市委书记朱以庄:让农民转为市民

2010年03月03日18:15聚焦三农我要评论(0)
字号:T|T

编者按:2010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泸州市委书记朱以庄在接受CCTV7《聚焦三农》栏目的采访时表示。全球经济危机,对农民工的就业问题产生了很大的冲击,这应该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他认为,要解决农民工就业的根本问题应该从社会保障方面着手,而且户籍管理制度应该跟上,让农民工们进了城就不要再不固定地流动,真正由农民转为市民。以下为访谈实录:

泸州市委书记朱以庄接受专访

泸州市委书记朱以庄:让农民转为市民

泸州市委书记朱以庄做客CCTV-7《聚焦三农》节目

泸州市委书记朱以庄:让农民转为市民

泸州市委书记朱以庄做客CCTV-7《聚焦三农》节目

问:对农民工的就业问题您如何看待?

朱以庄:这个问题是全社会对比较关注的问题,特别是每年两会代表和委员也比较关注农民工问题。因为去年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对农民工的就业问题产生了一个很大的冲击。更加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当然,我们由于中央提出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扩大内需、扩大投资,很快就扭转了那种局面。但是农民工始终是各级政府很关注的一个问题。十多年以来,农民工经过了一个长期的存在,现在如何在现在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的背景之下,如何来解决一些农民工的根本性问题?这个可能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

一方面,我觉得大量的流动给农民工的生产生活还是带来很多的负面影响,也不太利于社会的长期稳定。所以,我认为一方面农民工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从社会保障上解决。

第二是就业的区域性合理化。区域性合理化,我认为现在沿海地区要产业结构升级,有一部分产业可以在一些欠发达地区,或者在中西部地区布局,适当地减轻农民工的流动性。

第三方面,我觉得在户籍管理上要给农民工一个政策,要认真地研究。让农民工进了城就不要再不固定地流动,真正由农民转为市民,这个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第四方面,就是我们的一些配套政策。我刚才也谈了户籍管理问题,保障性问题,还有就是我们农民工子女的入托和就学问题。现在,特别像我们西部那些省又是农民工产生最大的一些地区,又是劳务比较多的一些地方,流动性比较强的地方,现在有一些问题引起了我们的高度关注,比如说留守儿童问题。留守儿童虽然我们也采取了很多的方式,比如说政府财政拿钱搞一些寄宿制学校。甚至在一些学校里面配一些生活方面的老师,适当地照顾他的生活,像保姆似的关照。但是有一个问题,他的父子、母子之间的亲情关系是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取代的。所以对小孩的成长也是会留下一些负面的东西,所以这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我们认认真真地研究,在目前的社会背景下,在目前这种经济发展水平和阶段当中,如何从根本上解决农民工的问题,这个我想是我们大家要引起高度的关注。

问:新农村建设方面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朱以庄:新农村建设也有一些想法。从中央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新农村建设问题,特别是这几年的一号文件,特别今年的一号文件把农村的建设提到一个更高的程度。通过这几年的实施,应该说我们新农村建设做了一些工作,做了一些探索,对农村的经济发展应该说也起到了一些作用。但是,农村毕竟现在的基础设施配套生活环境、城乡差别还是存在的。所以,在这些方面,我们觉得可能更重要的一个方面,还是要解决好农村的生产生活条件问题。这是一个方面,现在虽然一般的路通了,水基本上解决了。但是要从一个发展的角度来进行要求,还需要进一步提高他们的水平。这个需要各级政府继续加大一些投入和资源的倾斜。

第二方面,新农村建设,我认为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减少农村的人口,也就是我们刚才谈到的问题,农民工的问题。现在一个农村人口,人均土地有些还不到一亩土地,所以他的生产资料就局限了他的发展水平。所以,如果我们不大量地转移农民出来,让土地真正可以流动起来,让在农村生产的劳动力他占有的生产资料的量更大一些。再说得简单一些,现在一个农村劳动力每年种三亩地生产力水平肯定很低的,也不可能实现专业化、规模化。如果我们大量的农村人口,农民工真正成为城市市民,大量的农民转出来了,然后我们通过土地的合理流转,让那些土地资源能够真正转给农村那些劳动人手。每一个农村劳动力能够种30亩地就是两回事儿了,那样生产力水平一下子就提高了。

工业化、城市化、农业产业化和农村现代化包括新农村建设是有机的一个整体,我想缺了哪一环也不行。所以,必须系统地来考虑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系统工程。所以,新农村建设这一块,我想我们还是要通过工业来拉动城市,城市来带动农村,然后农村实现产业化、现代化和新农村的基本要求和标准。

问:关于社会民生方面您还有什么好建议?

朱以庄:社会民生,应该说这几年各级党委特别是中央国务院在解决民生问题上都花了很多工夫,也解决了很多的问题。因为原来农村的税费基本上是全部免完了,种粮不交钱了。第二,农村的保障体系也在开始建立,比如说低保,比如说合作医疗,这些都为农村解决了大量的问题。还有农村的就学问题,免学杂费,免书本费,原来的上学难,行路难,喝水难,就医难,几大难题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但是,应该说我们因为都在发展,城市生活水平在提高,农村也不能仅仅只满足于缓解到这个程度。

所以,下一步我想,我们还是希望各级政府继续加大力度,在现有的基础上来提升我们民生问题的解决的水平问题。这样适当地逐步把城乡差别缩小。然后实现城乡统筹。

当然这跟发展水平有关系,也包括中央提出的城乡统筹,包括中央提出的以工补农以城带乡。比如沿海东部地区城市发展水平比较高的,它的以城带乡的能力就强一些。中西部地区,特别是西部地区,现在的城市建设还处在一个比较初期的阶段,要带乡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所以,还是希望国家在这些方面给予适当的倾斜和继续的支持,把民生问题解决得更好。民生问题解决好了社会就和谐了。社会和谐了,当然我们的发展关系就更好了。是这样一个逻辑关系。

问:今年的两会您更关注哪些热点问题?

朱以庄:我更关注西部大开发问题,还有一个是农村问题。西部大开发进行十年了,效果不错。对西部的基本的基础设施建设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善,我们还是希望国家继续实施西部大开发,把西部一大块能够有一个比较大的发展,对国家也是一个长治久安的一个战略性举措。所以,我们希望在前头十年已经取得了很大成就的基础上继续加大对西部地区的开发开放的力度,来支持西部地区加快发展。这是一个比较关注的事情。

第二个事情,就是我们的民生问题。民生问题从党中央国务院这几年对于民生问题给予高度关注,同时又大量的投入。应该说我们作为基层的民生在很多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比如说长期反映的这几个难题,农村的就学难、看病难、就医难、行路难,这几年国家给予了支持。农村中小学学生在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免掉,书本费免掉,甚至有些寄宿生还可以有生活补贴,上学难的问题有了很大的改善。就医难问题,我们建了大量的农村合作医疗,从硬件设施来说乡镇卫生院的水平和设备也有很大的提升。这是对农村基层民众的就医难问题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包括饮水难,四川搞找水工程,解决了一些很大的问题。但是,我们整个社会在发展,经济在发展,如果我们满足于一种在原来的基础上有所改善还不行,还必须各级政府要高度关注民生问题,真正使最基层,包括偏远农村的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跟我们整个社会发展水平基本同步,有所提高。这样我们整个社会可能就会更加和谐,然后城乡差别减少了,社会也和谐了。社会和谐了,对我们下一步的发展也就创造了一个更加好的环境。

《聚焦三农》供腾讯网专稿,严禁转载

[责任编辑:yiyi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