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全国两会 > 正文

钟南山:六成以上新传染病来自动物

2010年03月03日15:50羊城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钟南山:六成以上新传染病来自动物

登机前钟南山被记者“堵截” 陈文笔 摄

羊城晚报特派记者 王普 孙璇 余颖

昨晚,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广东代表团来到北京驻地。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吃完晚饭后,在首都大酒店二楼茶室接受了羊城晚报独家专访,与记者畅谈食品药品监督、非典、甲流疫情及医改等话题。

食品不安全:多头管理“惹祸”

羊城晚报:““三聚氰胺”不久前卷土重来,近日“毒豇豆”也接踵而至,食品安全问题到底怎么了?

钟南山:出现这一连串的问题,主要是监控和管理出了漏洞。现在很多东西都是多头管理。奶粉生产涉及到养牛,饲养质量问题是农业方面管理;产品做成奶粉是食品质监部门管理;销售是由工商部门管。现在基本的管理原则是谁批准谁来执法,这个不是由我批的,我就不能执法了。

现在,不单是奶粉中有加药,保健品也有加药现象,最突出的是壮阳、减肥、降血糖类保健品中加西药成分,这在一些地区非常严重,有的地方出现的壮阳药里头,竟然有70%以上都加了西药,另外还有超剂量加药现象,这是非常危险的。

羊城晚报:每次事件之后,有关部门都会“反思”,都会“拍胸脯表态”,但类似事件还是一再发生,老百姓能有信心吗?

钟南山:对食品、药品出现的问题,我认为应该是统一管理。规范各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把食品、药品、保健品等都纳入同一监督系统,发挥这个机构的统筹监督作用,从田间地头一直到市场流通,都归一管理,最大限度避免食品不安全、保健品滥用等带来的潜在危害。

“看病难”:实是看大医院难

羊城晚报:今年“两会”前国内不少主流媒体对“看病难”问题的报道不如往年同时期集中,这并不能说明我们的“看病难”问题已从根本上解决了吧?

钟南山:首先要搞清楚“看病难、看病贵”。看什么病难?到大医院看病难,你到社区医院看病就不难;“看病贵”是因为看大病贵、看重病贵,看大病、重病到哪都很贵。

现在广州接近80%的老百姓一有病首先是到大医院,为什么呢?他们对社区医院的设备、技术不相信。

羊城晚报:要让老百姓相信社区医院,首先应当是社区医院壮大起来。在这方面,您发表过不少高见,效果如何?

钟南山:社区医院的壮大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不是靠政府投多一点钱把设备搞好就能够解决的。

我认为要解决以下几个问题,第一是设备;第二是要各方面对社区医生进行全科医生的培养,这个培养必须是在大医院内完成。大医院有培养社区医生的责任。

疫情困扰:人类过度开发导致

羊城晚报:非典、甲流、手足口病……这几年,老百姓总是被突如其来的疫情困扰。为什么现在疫情这么多?是因为医学发展后发现能力比以前强,还是疫情确实比以前多?

钟南山:这些疫情其实在近30年都有出现,但是以前没这么重视。

羊城晚报:这几年很多疫情都与动物有关。人类该怎么办?

钟南山:仔细分析,最近30多年来,大概有60%—80%,甚至更接近80%的人类新的传染病是来自于动物。这是因为人与自然的生态平衡受到过度开发,才会导致这个结果。现在我们对非典疫情出现的整个来龙去脉还不够了解,但其中有一条非常了解,就是跟吃果子狸有关系。现在我们讲和谐社会,和谐社会的含义不但是在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和谐社会的含义也应该包括人与自然、人与生态环境的和谐,只有这样,地球才能可持续发展、人类才能可持续发展。

羊城晚报:在非典刚刚被战胜后的一两年内,你曾经多次说过“非典会卷土重来”,但直到现在,非典还是没有来。您的预测跟结果不一样,为什么呢?

钟南山:我的解释非常简单,那时候广东、广州对果子狸采取了各种非常坚决的措施。但现在很多研究证实还是像过去那样,估计还是会来。因为现在一些动物还存在病毒,如“中华菊头蝠”就存在类似非典的病毒,在香港、武汉都有发现。假如我们坚决采取措施,我估计非典不会回来;如果不加强管理,那肯定还会回来。

[责任编辑:tuneluo]

相关专题:

2010全国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