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曹凤岐左小蕾:中国经济转型不要害怕通货膨胀

2010年03月03日11:11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曹凤岐:金融风暴已基本走出 通货膨胀并不可怕

曹景行:经过一年恢复,是不是可以说中国经济已基本上摆脱金融风暴的影响,2010年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来考虑问题了?

曹凤歧:基本上走出是可以的,但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走还是不可以说的。因为我们处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大环境下,有人说要出现第二次危机呢,还存在探底的问题。

曹景行:有可能吗?

曹凤歧:我倒没有那么悲观,因为中国三驾马车去年主要是靠投资,消费实际上也没有很大的增长,出口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是负。今年指望出口大幅增加这是没有可能的。

投资也不可能大幅度增加,因为再投资增加不行了,所以今年把重点放在增加内需上,增加消费这一块。

增加消费这一块就遇到非常多的矛盾,你涨没涨工资,然后也涉及到农民工问题,农民工短缺的问题短期看不出来是不是节日影响的问题,但是长期来看,它恰恰是结构调整出现的问题,这个问题必须得注意。

长期以来,我们是低工资的,对农民工收入非常低,现在城镇化加快,有些厂已经迁到中西部去了,农民工可以不抛家舍业到沿海地区做了。在这种情况下,它会带动整个工资上涨。

这种通货膨胀或者说物价上涨它属于成本推动型的,这种成本推动型不能强行去压。如果强行去压,结构调整又会出现很大问题。

在政策上,我们千万不能把通货膨胀问题看得那么严重。只要我们的经济增长高于通货膨胀率,只要居民收入高过通货膨胀率,就没什么可怕的。我们第一把经济搞上去,第二把结构调整好,这就是我们当前要采取的措施。

曹景行:我们确实看到,沿海地区像珠三角工资增长幅度还是比较明显。

左小蕾 :这是好事情。

曹景行:这实际上是刺激我们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左小蕾 :这是我们经济增长方式带来的结果。

曹景行:反过来又刺激了经济的增长,包括整个经济的调整包括地区经济的调整。我们是在一个国际环境里面,这个国际环境里面有没有可能二次探底这是另外我们的推测而已,但是这个国际环境现在出现的那些问题当中,我们的关注点会放在哪里?放在美国,放在欧洲?欧元现在了些问题。左老师,你现在关注的是什么?

左小蕾 :所谓国际环境,这几个主体,一个不能少。像美国,美国的经济现在的复苏我们很担心的它是无就业复苏,无就业复苏它是不可以持续的。去年第四季度经过调整以后,大幅度增长,可能跟圣诞节消费还有跟它前期的一些退税的综合影响。

左小蕾 :它可能玩政治,把这个东西变成一个政治化的问题,给你很大的挑战。欧洲现在显然财政危机是不是会动摇欧元?

曹景行:你担心吗?

左小蕾 :很担心的,因为它不是希腊,希腊我们看见了,还有爱尔兰,还有西班牙,西班牙是欧元区的第四大经济主体了,还有葡萄牙,还有意大利,

曹景行:加起来正好是一个“猪”,这个“猪”会怎么样?

左小蕾 :说得比较形象的是国家破产,这几大经济主体都出了问题,你欧元区的支持,万一出了问题,当然是最坏的结果,特别是欧元区自己的经济主体,不能视而不见。最坏的情况我们不能不做准备,比如说欧元区崩溃。即使它没有崩溃,就算现在贬值马上对中国出口产业形成挑战了。它可能也搞贸易保护主义,工会还特别厉害,今天抗议明天游说,让政府启动贸易的惩罚性的机制,对中国就有很大的影响了。能不关注它吗?

关注是非常必要的,而且要跟踪研究,以后想好对策,提前应对它。反正你心里要有数。

中国做好自己的东西,都不怕这些。中国13亿人口的市场,四倍于美国的人口,四倍于欧洲的人口。如果你能够把内需拉动起来,所有被减下来的出口也能够被吸收掉。就业问题,对外依存度问题,外面的风险对你的冲击性影响,不是都能够泰然处之吗?所以我们还要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这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最大的应对危机。

曹景行: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拉动内需是最重要的。

左小蕾 :您刚才说了,我们是不是能够按照我们自己的方式做好,这一点,我觉得现在的思路是很清楚的,它的这些地区发展的计划,还有城镇化,在危机的时候,地方发展规划是在平衡内外需的突然受到的这种不平衡的冲击的影响。

在今年重新强化地区影响,它是为了中国内部的问题,自己的东西部的这种地区发展的平衡,城乡的平衡,包括收入差距的平衡。这些想法是非常好的,如果我们能把这些东西都做好,还有我们产业结构的调整等等这些保障体系的建设,如果能够做好,我们假设的话,能够有所推进的话,中国的事情就能做好。

这个方向是对的,但是我们刚才已经谈到了,它很复杂,这中间可能牵扯到很多的利益,可能受到阻力。中国的问题如果想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解决这个内部的矛盾和平衡发展的问题,那你就得要正视你将来在改革过程中间在转型的过程当中坚持改革,要正视这些问题,一个一个去解决,不能回避,你回避这些问题你就达不到你的目的。

曹景行:假设我们马上就要听到的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会以拉动内需作为今年的经济政策的最重要方面。怎么拉动?

曹凤歧:目前中央已经比较明确了,加速城镇化,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的方式。

加速城镇化,解决户口问题,解决农民变成工人问题,解决当地就业问题,解决人口大转移的问题,而且可以解决劳保福利待遇,农村变成城市的过程中要有基础设施的建设,基础设施的建设我们就要钢材、水泥、就业,当然有工业,更重要的我们发展第三产业。这样我们会平衡我们国家的经济。

所以在改革中,在调整中促发展,在发展中谋求变革,这是我们今年可能要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恰恰又是直接解决民生问题,解决了内需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可能把城镇化的问题今年会放到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来考虑,而且要适时的去操作。而不是像过去我们一直停留在口头上,过去我们讲城市化,现在我们讲城镇化,一字之差是不得了的,那就是说,我们会整个拉动内需是这一块,所以说三农问题仍是今年非常重要的问题,中央一号文件…

曹景行:但是和前几年说得三农的概念已经有所不同了。

曹凤歧:包括我们从政治上来解决户籍的一些问题,城乡的流动。也包括我们要加强农村的公共设施的建设,然后加强小城镇的建设,然后把农民变成工人,土地可以转让。这个时候由少部分人去经营土地,这些转让土地的人可以变成工人,就可以进行社保、医疗我们都可以做了。

所以今年和往年是不一样的,往年我们提的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今年我们要从人口到农村我们都要进行一些转移,进行根本性的变革,这样子解决就业问题。解决公共设施的问题,也解决我们的产能过剩的问题,这就把内需就出来了。农民就可以有钱了,就变成工人了。

曹景行:对于解决内需你也认为是今年我们政府工作报告包括整个今年的工作重点当中的一个最重要的环节?

左小蕾 :我觉得应该是,因为转移增长方式,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把它提得很重的,而且后面还提了一个东西,今年要消费、投资、出口协调发展,三驾马车已经排序了,但是转变增长方式是最重要的,增长方式就是要把依靠投资转化成投资为主,而不是不投资了。当然拉动内需特别是拉动消费,今年如果是保增长的话,当然是最主要的驱动力了。

不光是今年保增长,而且是从持续发展,长期的战略性的动作,今年把这个东西提到非常重要的位置是非常明显的,我觉得怎么去做这个东西呢?第一个,改革一定要伴随着转型,因为你一定会碰到非常非常多复杂的利益关系和相关的制度性的障碍。所以你一定要突破它,你不去动这个刀子,中国整个经济增长的历程30年与改革同步。增长方式转移这样一个转折性的时刻,改革一定是开路先锋。这个我觉得非常重要。

提起任何一个东西你一定遇到阻力,你一定要突破这个东西。还有一个就是具体怎么做。我们刚才说了,转变生产增长方式提了十年了,提了两个五年计划了,加上这个是第三个五年计划了,但是真正的操作途径我相信今年应该是最具体的。

曹景行:两大块,一块是从农村城镇化的,还有一块是解决民生问题,解决民生问题实际上很多都是在刺激消费。

左小蕾 :还有收入分配。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