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全国两会 > 正文

赵启正和记者过招 评谷歌:回头的马是聪明马

2010年03月03日08:12南方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发布会上,赵启正(左)与全国政协办公厅新闻局局长张敬安交流意见。 本报记者 马强 摄

发布会上,赵启正(左)与全国政协办公厅新闻局局长张敬安交流意见。 本报记者 马强 摄

●去年三个地方政协主席被免职,其中两个还进入了法律程序,这可以说也是很遗憾的,也是我们不希望发生的,但是它发生了。怎么解释呢?事出有因,查有凭据。我们的教训就是,要继续加强廉政建设。

●国家质检总局原局长李长江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这和前面那三位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李长江是引咎辞职。他现任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的专职副组长,并没有因为引咎辞职而失去工作热情。第八次常委会任命他为十一届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这个经过大家讨论,大家都是同意的。

南方日报讯(特派记者/陈枫吕天玲陈祥蕉)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将于今天下午开幕。昨天下午3时,首场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三楼举行,会议副秘书长、大会发言人赵启正介绍会议情况,回答记者提问。据悉,这是政协新闻发布会首次进入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

本次发布会原先预计一个小时,但由于中外记者提问踊跃,又延时45分钟。面对记者的麻辣提问,70岁的前国新办主任赵启正不改新闻官本色,微笑接招,侃侃而谈。

详解政协“话语权”

政协不是“清谈馆”,体现“立体民主”

会场最生猛的提问,来自“美国之音”记者。他问:“发言人您最近表示,政协最大的权力是话语权。但政协往往被称为是‘清谈馆’,你所说的话语权跟‘清谈馆’有什么区别?另外,在政协的讨论会议上,有没有讨论禁区?是否实行温家宝总理最近强调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原则?”

赵启正不慌不忙,正面接招:“我的确说过,政协有最大的话语权。话语权的定义,不只是发言权,而是他的发言能够有权威性,能够有效果。否则不能说是有强大的话语权。随便聊天不是话语权,只是聊天权。”

他说,中国的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政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了中国民主的一种特色,不仅从界别上看,横向是广泛的,并且由于他们的身份,他们对上、下的协商也是充分的,不妨说这个民主是立体的。如果你理解我的“立体的民主”有困难的话,会后我们再交流。

谈中美关系

关系倒退责任在美国,中国也是“驾驶者”

当被问到如何看待2010年中美关系的走向时,赵启正说,奥巴马当政之后,似乎感到他对中美关系的思维有新的进展,但是今年年初,20天内就发生了两件事情:执意会见达赖喇嘛,又宣布对台出售武器,似乎有点“春寒”的感觉。这两件事情都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让人感到中美关系的风云有变幻,像天气一样,时晴时阴,这引起了广大中国人民的注意。这种倒退的责任是在美方,这就像打网球一样,发球的是美方,中国不过是一个反手打过去。

赵启正说,美国人应该明白,假如中美关系是一辆汽车的话,它不是一个驾驶者,它是两个驾驶者,有一个中国人,它也有一个方向盘、油门和刹车,两个人必须商量着做,中美关系这个车才走得正常,否则会原地打转。

评谷歌事件

我也让黑客黑过,谷歌影射中国无道理

问及对“谷歌事件”的看法,赵启正说,2005年,谷歌来中国考察,特别对法律文件作了逐字逐句的了解。2006年正式进入中国的时候,他们对这些法律都有郑重的承诺。现在他们说中国的黑客攻击了他们,并影射是中国政府的攻击,这是毫无根据、毫无道理的。因为中国法律也是严禁任何黑客攻击行为的,并对黑客有法律的惩罚。我们在座的每天用计算机,我本人也让黑客黑过屏,丢过东西,对黑客我深恶痛绝。

赵启正说,一个外国企业到中国来是有个适应期的,不仅要适应中国的经济环境,还要适应中国的文化,这是一个过程。达尔文进化论告诉我们,物种的进化首先要求物种适应环境,没有听说要环境去适应物种的。

赵启正特别引用了一句中国民间谚语,“好马不吃回头草”。他说,这句话有毛病,如果有好的草为什么放弃?好马要吃好草,所以回头的马是聪明马。中国欢迎包括国际互联网企业在内的各国投资者在中国展开业务,也希望外国投资者尊重中国的公众利益、文化传统和中国法律,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驳“国进民退”

山西煤矿产权变化只是印象

对于去年是“国进民退”的一年说法,赵启正予以驳斥。

他认为,“国进民退”这个印象,可能是由于去年有大量的兼并、重组和关闭一些不符合安全规定的厂矿引起的,特别是山西煤矿变化。但印象不是判断的最可靠的手段,最可靠的手段是数据。

赵启正说,改革开放30年来,国有经济、非公有经济比翼齐飞,在这个很特殊的2009年,并不是“国进民退”。他列举了几个数据,比较私营企业和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工业增加值,私营企业是同比增长18.7%,国有企业是6.9%;总资产,私营企业增长20.1%,国有的是增加14%;从业人数,私有企业增加5.3%,国有企业增加0.8%;主业务收入,私营企业增加18.7%,国有企业降低0.2%。最重要的是利润,这个更有说服力,私营企业的总利润增加17.4%,而国有企业负4.5%。

谈国防预算

今年国防开支占GDP的1.5%

外国记者问起敏感的今年国防预算的安排,赵启正风趣地说,“你再稍微忍耐两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会的时候,会有我们财政的预算和决算,将有很精确的数据。我提前宣布,好像我太性急了。”

他透露,大体上说,近年来,中国国防开支大体上占GDP的1.4%到1.5%左右,这在全世界来看是一个中等的程度。美国是超过4%,何况你们的GDP是我们三倍以上。“我也请教过我在部队中的朋友,他们都是高级将领,我说能不能给我透露一点这些钱都干什么用了?他说你们的工资这么多年来涨了没有?我们的军官和战士的待遇也要提高吧?这大概用了1/3。我们的军衣破了、设备旧了,打靶要消耗炮弹和子弹,要补充吧?这大概要1/3。剩下的,做点科研,添点新武器,这点钱大概不够买一架B2轰炸机的。”

[责任编辑:irvinedeng]

相关专题:

2010全国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