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浙江5名儿童集体失踪陈尸鱼塘 > 正文

浙江5姐弟水库溺亡续:家属拟追究养殖场责任

2010年02月26日07:06法制网-法制日报陈东升我要评论(0)
字号:T|T

  警方:勘验证实5童确系意外溺水死亡

  家属:接受意外死亡拟追究养殖场责任

  律师:监护人应与水库养殖场共同担责

  特别调查

  今天下午,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人民政府就“2·18”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5名失踪儿童死亡事件的调查结论。天台县公安局政委王燮蛟说,5姐弟系溺水而亡,而非他杀。

  2月18日是正月初五,天台县三合镇蔡家的5个孩子集体失踪。从那天起,他们的命运牵动着大家的心。如今,5个孩子都找到了,但是他们落水身亡的结果让所有为之牵挂的人们都深感悲伤。

  蔡家被悲伤吞没

  蔡家的大门口,还挂着2个大红灯笼,但悲伤已吞没了这个家。蔡家几个兄弟都低着头,默默地坐在院子里的长凳上。女人们在屋里轻声啜泣。

  5姐弟的奶奶王东英老人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三合镇卫生院的护士告诉记者,她们自发过来给孩子的奶奶和妈妈挂点维生素C和氨基酸,补充点营养。

  王东英老人老泪纵横,不住地喃喃自责:“当初要是不让孩子出门玩就好了。”

  事发于2月18日下午,蔡亚妮等5姐弟外出玩耍,临行前,告知奶奶去同谊村找同学,之后再也没回家。他们中最大的13岁,最小的才7岁。22日,5个孩子的尸体在龙珠潭水库下游鱼塘蓄水池被发现。根据尸检报告,死亡时间为失踪当日下午2至3点。

  打捞尸体当天,警方封锁了蓄水池。孩子们的堂叔蔡林跑到山头上远远眺望,当水面上一件红色毛衣越来越清晰时,蔡林认出了那是其中一个孩子蔡亚妮的衣服,一下子瘫坐在地,连往家里跑的力气也没了。

  今天,亲戚们围坐在屋里,一件件地整理着蔡亚妮的衣服。“要把5件衣服套在一起,这样孩子才不会冻着,才能安心上路。”她们念叨着,“这个孩子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奶奶最疼了。平时她就喜欢漂亮,现在要挑几件漂亮衣裳……”说着,又是泣不成声。

  接受溺亡结论

  “我们去看过孩子了,孩子的身体表面都没有伤痕,可能是孩子在玩耍的时候滑下去的。”蔡林摇摇头无奈地说。

  在新闻发布会上,王燮蛟说,通过浙江省市县刑侦专家检验和鉴定,死者系溺水死亡,过程中有自救和互救行为。依据是蓄水池水深2.4米,整个蓄水池坡面用土工膜(橡塑材料)覆盖,表面光滑,人体在膜面上易滑落水中,并且落水后不易爬上。

  而且,现场勘验发现,蓄水池的西北角,在宽2.4米的坡面(坡度28.3)土工膜上,有自上而下多处擦划痕,以及手指、手掌、鞋印等痕迹,其形态特征符合下滑、攀附、救援动作留下的痕迹。

  另外,在5姐弟的身上,没有发现他杀痕迹,也没有发现有外来辅助手段、机械性痕迹以及人为侵害痕迹。同时,在死者体内也没有发现安眠药等常见药物。

  蔡修明是出事孩子蔡松涛的父亲。此前,他对孩子意外落水死亡的结论一直抱有怀疑:为什么5个孩子是分散的?为什么只有一个小孩的衣服在岸上,手表还掉到路上?鱼塘里有24小时值班的,又是大白天,为什么没有目击证人?

  对此,警方都一一作出了回答。水塘里的水是活水,运动的水造成了尸体分布的位置不同。而警方围绕死者及亲属进行了关系排摸、矛盾排摸、现场访问、线索悬赏、疑点查证等几方面工作,均未发现他杀的线索和证据。

  “综上所述,5姐弟系溺水死亡,并非他杀。”王燮蛟最后说。

  记者了解到,蔡家人已接受孩子是意外落水死亡的结论。

  拟追究水塘承包人责任

  虽然已接受了残酷的事实,但蔡家人希望水塘的负责人给他们一个说法,“毕竟孩子是在那里出事的,而且水塘周围没有任何警示牌,水库的铁门也没有关上”。另外4个孩子的父亲蔡修通也表示,他们一家肯定会追究水塘承包人的责任。

  记者在现场看到,出事的蓄水池在龙珠潭水库和养鱼塘之间。蓄水池的外围是被铁丝拦住的。蓄水池的南边,有一条小路,穿过一扇铁门可以到达鱼塘和蓄水池。当地村民说,平时这个门都是关着的。但不知怎么回事,出事那天这门却是开着的,5个孩子很有可能是从这里进去的。

  水库前的2个蓄水池的池边都铺着黑色的橡胶布,池边异常光滑,没有一点攀爬物。记者试图沿着狭窄的蓄水池岸走到发现第一个落水孩子的蓄水口,但是,被水沾湿的橡胶布异常的滑,记者在同行村民的帮助下,艰难地一步一滑地走着,脚上沾满了烂泥。“没有一点防护措施,大人滑下去都上不来啊。”村民说道。

  蓄水池周围没有任何的警示标志———这是最不能让蔡家人接受的,“简简单单写个水深路滑,孩子们自然就不敢靠近了”。

  采访中,5位孩子的父亲蔡修明、蔡修通不止一次地懊悔,没有让孩子学游泳。孩子出生在缺水远水的甘肃,对家乡的水库、鱼塘好奇不已。每年过年回家,孩子们都会兴奋地去水库摸泥鳅,尽管双手冻得通红,而且徒劳无获,依旧乐此不疲。

  “回来第一天,他们就跑到水库,被我们追回来,叫他们不要在那里玩。”蔡修明告诉记者。

  “我们要痛定思痛。”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海强说,尽管孩子们的突然离世让蔡家人伤痛欲绝,但是,在这起事故中,5名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职责,在寒假期间任由未成年人在危险区域玩耍,也应对5名未成年人的死亡承担相应的责任。

  家属能否获赔?

  逝者已去,生者当强。5个孩子走了,蔡家人是否能够得到法律救济?

  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童斌认为,家属能否获得赔偿,关键是看水库养殖场是否能够证明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及管理职责。

  “水库养殖场作为蓄水池的所有人、管理者和使用人,应当对此案承担侵权民事责任。”童斌说。

  根据民法通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相关规定,水库养殖场的蓄水池是一种构筑物,其管理者既没有设置警示标志,围栏也存在漏洞,因此其存在管理上的瑕疵,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童斌说,除非水库养殖场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否则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民事责任。至于蔡家能够得到多少赔偿,这要基于对本案案发现场的进一步调查、对案件相关责任人有无过错及过错大小的判定。

  浙江律师萧萧通过电视台的新闻画面看到在这起事故当中,鱼塘蓄水池的坡上有覆盖塑料薄膜的情况。她说,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鱼塘本身的危险性和落水后自救或救援的难度。这一情节加大了养殖场的过错责任。

  具体到索赔方式,主要有两种:可以起诉到法院,也可以协商解决。

  杨海强的观点是:如果考虑孩子家长悲伤的心情,打官司应该是“最后一条路”。“诉讼程序无论从时间、金钱上考虑,成本都会比较高。如果一方对判决结果不服,还要上诉、二审。这样长时间的拉锯战无疑是对孩子的家人更深的折磨。所以,我个人觉得,双方坐下来,由当地政府部门作为第三方出面主持,可能是一个快速高效的办法。如果双方在赔偿上有较大的差距,那么再去法院。一般法院也会先走调解程序。”

  法制日报天台(浙江)2月25日电

[责任编辑:carri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