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浙江5名儿童集体失踪陈尸鱼塘 > 正文

浙江天台儿童被确认溺亡 家长称不知该怎么办

2010年02月25日23:27台州晚报陈 超我要评论(0)
字号:T|T

蔡家人集体沉默了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赶往蔡家的路上,天空飘起了雨丝。

还未到蔡家,路上,遇到了刚从村委会出来的蔡家老小,显然,他们已经得知了最后的结论。这一次,蔡家人集体沉默了,他们匆匆往家赶。

小院里冷冷清清的,三间屋子的房门或是虚掩着,或是紧闭,所有的记者都被礼貌地挡在了门外。奶奶王冬英坐在院门口,只愿意和心理医生李敏说话。“有媒体说,奶奶不伤心,没有一滴眼泪。奶奶怎么会不伤心,最痛心的就是奶奶了,没有一滴泪,那是哭干了。”这位老人一脸疲惫,但她静静坐在门口,似乎在保护全家老小。

爷爷蔡昌海提着一桶猪食往猪圈里走去,看到我们进来,爷爷朝我们点了点头。“早上来说的,也就这样了。”爷爷背过身去,又提了一桶猪食开始搅拌。老人似乎要用忙碌的活计忘记刚刚经历的伤痛。

亚妮的堂妹蔡晶晶刚从后院倒完两筐垃圾回来,又拿起扫帚在院子里扫了起来。这个懂事的孩子,几天前哭着说:“奶奶,叔叔没有孩子了,让我去当叔叔的女儿吧。”

5个孩子生前用过的衣物,被整理成几个袋子,堆在亚妮的房门口,其中4个孩子的衣物是特地从甘肃托运回来的。旁边的袋子里塞满了各种小玩具,之前采访中,蔡修明曾提起过,涛涛最爱的就是玩具,一个5毛钱的陀螺,也能让他爱不释手。

4个孩子的父亲蔡修通从屋里出来,走进大哥蔡修明的房间,关上了房门。过了一会儿,他示意所有的记者离开,他的眼神既悲伤又坚定。一位一直以来追踪采访的记者和他重重握了握手,此时,所有的言语都显得苍白。

“我还有两个女儿要抚养,我还有责任,不能垮。”

3天来一直给蔡家提供心理服务的李敏是当天蔡家人为数不多愿意交流的人。昨天早上,他对蔡家老小一一做了心理干预。

蔡修明的两个女儿蔡亚非与蔡杨,小的在读大一,大的今年准备考研了,李敏希望在今后的生活中,由两个孩子带领这个家慢慢走出阴影。李敏给这两个女孩讲了一些心理干预方面的知识,教她们平时注意观察家人的情绪,特别是警惕类似有无自杀念头等极端反应。

家里出事后,两个女孩都很坚强,她们一直陪在母亲的身边。亚非说,父母性格比较外向,在甘肃朋友也多,等熬过这段,总会慢慢好起来的,她们最担心的是叔叔和婶婶,叔叔性格比较内向,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孩子,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我还有两个女儿要抚养,我还有责任,不能垮。”蔡松涛的母亲杨玲丽与李敏交心时这样说。这些天,如果不想孩子的事,她偶尔还能睡去。

4个孩子的母亲王爱春仍靠打点滴维持体力,这些天,她已哭干了眼泪,不愿多说。孩子的事,仍然是她心里不可触碰的伤痛。

“我不该放他们出门的!”孩子的事,最自责的就是奶奶王冬英,老人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哭得眼泪都干了。李敏说,和老人的交流中,看得出这是个坚强乐观的老人。有那么一小会,当话题转移,有着初中文化的奶奶拿出自己写的毛笔字,问是不是写得还可以。爷爷一直忙碌着,希望借此忘掉伤痛。

伤痛心理还需长期关注

李敏和蔡家人交换了联系方式,以后他也将对蔡家进行回访。其实,“这种伤痛心理是需要长期关注的,这需要更多真正关心他们,又具有专业知识和经验的心理专家的加入。”李敏告诉记者,目前蔡家人的情况比较正常,但医学上有个名词叫“创伤后应急障碍”,指一些人受到伤害后,刚开始的主要反应可能不会十分明显,而时间久了后,可能会渐渐显现出来,表现出情绪十分不稳定,甚至做出过激的行为。他建议,对蔡家人的心理关注不能松懈,要预防出现意外。蔡修明曾经说过,生活还要继续,蔡修通也曾告诉过记者,要回到甘肃重新工作,尽量忙一些,忘掉这些事。

离开的时候,蔡家人告诉我们,结果出来了,但现在他们还没有想到到底该怎么办,家里人都已筋疲力尽,想要静一段时间。

[责任编辑:fl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