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图片站 > 国内图片 > 正文

南水北调中线移民近33万 补偿款不够建房(图)

2010年02月23日04:07四川在线孔璞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南水北调中线移民近33万 移民村命名“均移”

  均县镇莲花池村的陈永兵在码头等待儿子归来,他们一家今年3月也要移民到宜城邓林农场。孔璞 摄

南水北调中线移民近33万 移民村命名“均移”

均县镇政府工作人员为搬家卡车挂上标语。

南水北调中线移民近33万 移民村命名“均移”

湖北丹江口移民丁光军搬入枣阳市南城新居。

  ■ 核心提示

  继三峡大移民后,中国另大移民工程———南水北调丹江口库区移民试点搬迁,已经开始。

  这是南水北调东中西3条线路的中线工程。该工程于2003年开建。长江最大支流汉江上的丹江口库区是其水源地,因此库区移民成为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次移民涉及河南、湖北32.8万人,其中23万人需要外迁。

  湖北丹江口市的3个镇从2009年8月20日起,开始移民试点搬迁,目前约有4500人完成搬迁。

  记者近日走访其中一个移民大镇———均县镇,近距离观察他们的生存环境,自1992年划定移民范围实施禁建令后,17年间移民们没有建房修路,周遭的生活环境一年比一年破落,他们在等待搬出库区的日子。如今库区移民启动,他们开始鼓起勇气去适应那片迎接他们的新土地。

  记者记录下移民们细微的痛苦,隐忍的坚韧和无措时的迷惘,以纪念他们为这个伟大工程所付出的一切。

  均县镇位于湖北丹江口水库西侧,一个伸入水库的狭长半岛上。在早晨的薄雾中,隐约能看到一些住户外墙上一道猩红色横杠,以及红杠尽头的数字“172”。

  因为南水北调,水库水位将升高10米———没至红杠处,以便水能流向北方。

  由此涉及均县镇的移民总数为1.7万人。其中,约有8700余人的住房将沉入水底,需要外迁。

  2009年8月20日,均县镇第一批移民———关门岩村的88户383人,顺利迁至枣阳市南城。

  镇上第二批移民搬迁时出现了波折。

  “搬迁日”一波三折

  洪家沟村外迁日子更改了4回,最后当村民们把房子拆掉后得知,搬迁日子又被推迟

  均县镇共有5个村作为移民试点搬迁。第二批搬迁的是洪家沟村的八、九组,共204户747人。最初定下他们的搬迁日期是2009年9月30日,迁至湖北宜城市邓林农场。

  很多农民放弃了夏天这一季的播种。“种下了也收不到,浪费种子钱。”洪家沟村书记程时雨说。

  到了8月,村民们得到通知搬迁推迟到11月26日,这个时间刚好错过冬耕。这意味着大部分村民将失去两季的收获。

  这次搬迁的迟延主要是因为宜城安置点的房屋没建好。前期建房由邓林农场负责,建筑速度缓慢。湖北省政府下文件,要求宜城市负责建房事宜。

  11月中旬,丹江口市收到宜城市通知,要求搬迁再次推迟到12月6日。

  此时,移民们东西已经收拾好,口粮只留了十几天的。随后,丹江口市委书记带队到宜城协商,要求“再加把劲,12月6日一定要搬。”

  12月5日,几乎所有的村民都已把房屋拆掉,能用的木材全部打包上车,帐篷被镇政府全部收回。当晚,许多人在院子里躺了一夜。村民张培海第二天起来时,发现妻子的眉毛上全是白霜。

  “万事俱备,只待出发。”丹江口移民办公室宣传组的负责人冯功文说。但宜城再次发传真:还有58户的房子没盖好,请这部分人不要搬迁。

  冯功文无法形容当时自己的心情,“移民们房子都扒了,现在说不让去,谁能开这个口?”

  张培海听到这个消息时几乎坐在地上,他觉得自己连一个小时也撑不下去了。

  政府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做移民的工作,把移民们安置到无需外迁的村民家中住宿。

  冯功文那几天几乎没有合眼,“生怕移民一激动,不肯走了。”

  两市反复协商并征求移民同意后,丹江口移民办公室决定先把移民搬过去,没房子的移民集中安置到宾馆,等房子建好。

  2009年12月8日早晨6点,40辆大巴车载着洪家沟村的移民,碾过拂晓前的夜色出发。

  张培海的父亲张纪前已89岁,那天他在车上,拿衣袖擦掉车窗玻璃上的水雾,往家的方向看了一眼。外面黑黢黢的,辨不出模样。

  17年等待

  移民范围划定后,均县镇发展停滞,镇上不建车站村里不修公路,村民住所变危房便租用帐篷度日以待搬迁

  张培海在均县镇洪家沟村生活了45年,其中有超过1/3的时间,是在等待搬出这个库区。他已经无法忍受这里的生活条件。

  均县镇位于一个“半岛”上,三面环水,一面靠山。镇上只有一条主街,街的尽头就是水库码头。

  镇子一天的热闹时光不过早晨的四五个小时,渔民们把凌晨捕来的鱼在早市出售,镇子笼罩在早晨的薄雾和淡淡的鱼腥味中。

  早市结束后,均县镇就陷入了宁静。

  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杂货铺和小饭店开着门却看不到坐堂的老板。主街两侧有许多红砖建筑,有些已废弃不用。通往码头的路被杂草挤得狭窄,当年客运候船室早已淹没在荒草之中。

  镇子上没有超市、网吧这些21世纪随处可见的设施。这里甚至没有车站,县际大巴在路边停靠等待旅客。

  均县镇的时光像是被定格在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

  镇上的村民们记得,1990年,长江委租用了丹江口到均县镇的班船“均县一号”,白色的大船经常在清晨的薄雾里出现在村口。工作人员拿着仪器跑上跑下,有人在地里打水泥柱,在墙上画红杠。

  1992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可行性研究通过后,丹江口库区开始执行国家淹没区停止建设的“禁建令”,海拔172米水位线以下的地方,原则上停止一切基础设施建设。

  “本以为等一等就要移民了,而这一等,就是17年。”张培海说。

  明廷松在1992年离开家乡怀家沟村,到外面师范学校上学,3年后毕业回到镇上教书,2004年调到镇政府党政办,负责镇上的移民工作。

  明廷松说:“这17年来,我们镇与我离家时几乎没有变化。市里一位领导前年过来视察时说,这里比十年前还破落。”

  镇上的各个村里一直没有任何基础设施建设,全国其他农村的“村村通”工程在这里被取消了。

  “建了也白建,还是要淹的。”洪家沟村书记程时雨说。村里至今未通水泥路,一到雨天,泥泞不堪,孩子们上学要坐船到十几公里外的村子。

  张培海家土坯房的裂缝不断增大,到了2008年,墙上的裂缝已经可以伸过手臂,但移民的命令还没有下。不得已,镇上给村里有危房的家庭发了救灾帐篷,张培海一家平时住在帐篷里,东西存放在老屋里。帐篷冬冷夏热,张培海一家在帐篷里过了两年。

  2008年9月的某一天,让均县镇负责移民工作的明廷松松了一口气,他接到长江委的电话,通知他移民试点工程马上就要开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