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图片站 > 社会图片 > 正文

“最牛征婚女”:我是这个社会最底层的人(图)

2010年02月16日04:08大洋网-广州日报周裕妩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刻意拓展人际圈

记者:平时和同事们联系多吗?

罗玉凤:我在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会和同事联系太多。平时和我家里人联系也不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大地扩大自己的交际圈。

记者:为什么不跟家里人联系?

罗玉凤:有一天我问自己,最亲近的人有哪些,我发现只有父母和弟妹时,这让我觉得很害怕,于是我刻意减少了和家人的联系。

记者:那你主要通过什么方式扩大交际圈?

罗玉凤:最大限度地和自己认识的人交往,最大限度地从自己认识的人身上学到东西。我在任何一家公司基本上都会这么做,上班的时候认真上班,下班的时候立马走人,休息时间不和任何同事联系,或者联系很少。

这样做一是可以最大限度地扩大我的交际圈,更新自己的人际圈子——从20岁之后,我就比较注意这个。另外一个原因是,这样做可以更大限度地减轻工作压力,可以增加我工作的稳定性。

和同事交流太多容易祸从口出,心里也会担心,下班之后不再和他们交流,这样工作的稳定性反而会增强。

记者:你在上海朋友、同学多吗?

罗玉凤:朋友还是蛮多的,但同学一个都没有。

记者:朋友主要是网友?

罗玉凤:也不能这么说,可能有一半是网络上的朋友,另外一半是我来到上海之后认识的。

“工作不稳定就不回家”

记者:我感觉你在上海的生活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

罗玉凤:积极是积极,但你要知道,投出1万份简历都石沉大海,这种滋味也是不好受的。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稳定的生活,但是我的生活并不稳定。我从2008年9月份到上海后就一直没有回过家。

记者:因为经济原因?

罗玉凤:这是其中一方面,而且我工作不稳定,我有什么勇气回家呢?回去之后再回来,只会让自己更加不稳定。你要回去,要么辞职,要么请假,这些都会让工作的不稳定性大大增加。

记者:所以你希望自己能在上海闯荡得好一点了再回去见父母?

罗玉凤:不是说你只有闯得好点了才有资格回去,而是说闯得好点了才敢回去。在上海,你只有一份真正适合自己的工作了,才有好的心情去干点别的事情,比如说享受生活。

记者:那你会认为现在改善你生活质量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个条件好的男人结婚吗?

罗玉凤: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份好的工作,不过,收银员这份工作我现在不想丢。

记者手记

罗玉凤的内心一定有一个强大的“小宇宙”

罗玉凤为什么会成为今天的罗玉凤?对女儿公开征婚的事情,妈妈很不理解。在和罗玉凤面对面的时候,记者也很想知道。

在罗玉凤的内心,一定有一个强大的“小宇宙”。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每一句豪言壮语,只是,在这个“小宇宙”里,失落、挫折和无奈,也无法掩饰地存在着。

她说,虽然很多人看不起收银员的工作,但是她对这份工作并不反感,只是希望收入能再高点,能够有一定的经济能力改善自己的生活。她说,自己喜欢去寺庙,但是不会去求签,因为求签也要花钱,“求人还不如求己”。

罗玉凤在上海没有亲人,也没有同学,下班后也从不和同事联系,她的人际圈子还有哪些?

虽然罗玉凤自己说,来自网络的朋友只有一半,但也许事实上,这个比例会更高。和很多“80后”一样,网络教会了他们很多,在他们的生活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

从2008年9月到上海,到2009年6月进入家乐福,在这大半年里,罗玉凤一直在找工作、换工作。初到上海找工作的她颇有点找不到北。

在博客上,她仍然保留着一些当时发的帖子,如《找不到工作就回家种地,一个外来求职者想说的话》、《为什么除了一些垃圾公司的面试电话短信,我连正规公司的门都没见过?》、《谁告诉我简历该怎么投啊》和《找工作什么时候结束?》等等,记载了自己当时的困惑。

在和罗玉凤短短的三个小时的相处过程中,记者感觉到,她和很多同龄女孩一样,真实、细心、懂事、勇敢。她在乎别人对自己容貌的评价,在乎别人对她的尊重。当然,她也有点狂妄、有点虚荣、有点自我。

在这个信息海量的社会,她能通过网络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丰富,但现实却是,那些都只是别人的丰富,在她的生活里,那些都只是空中楼阁。

25岁的罗玉凤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对于这样一个到大城市寻梦的“80后”农村女孩,我们的社会需要包容,而不是没完没了地去挖掘她的“雷事雷语”。

[责任编辑:champ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