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专家称主权债务可能导致中国外汇储备缩水

2010年02月10日06:35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主权债务尚不会引爆全球危机

  专家认为,对中国的最大影响可能是外汇储备缩水

  希腊等国骤然升温的主权债务问题继续绷紧全球金融市场敏感的神经。8日纽约股市再度下跌,道琼斯指数3个月来首次收于万点以下,欧元兑美元汇率当日也跌至去年5月以来的最低点。

  但多数接受采访的专家和学者认为,主权债务违约风险还是非常低的,全球已经积累了一些比较成熟的经验来解决主权债务危机,引爆又一次全球性危机的可能性不大,中国可能会受到一些间接的冲击,具体要看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主权债务成心头之患

  近日来,造成全球金融市场大幅震荡的源头在于投资者对欧洲出现政府债务违约的担忧日益增长。继希腊爆发政府债务危机之后,同样债台高筑的西班牙和葡萄牙成了投资者担忧的新焦点。

  据悉,希腊的财政赤字相当于GDP的12.7%,已经是欧盟上限的4倍多。西班牙2010年的预算赤字占GDP的比重预计将达到9.8%。葡萄牙政府则表示,去年该国的预算赤字占比上升到9.3%,远远超过了政府预期的8%。

  其实发达“负”国并不仅限于欧洲。随着美国政府花费巨资刺激经济,加之金融危机导致政府财政收入锐减,美国财政赤字近来迭创新高。2009财年美国赤字达到了1.41万亿美元。据美国政府预测,2010财年美国财政赤字将达到创纪录的1.56万亿美元,约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0.6%。

  另外,俄罗斯财政部长库德林近日提出了未来3年内俄政府的外债政策,即2010年俄政府外债计划指标在180亿美元,2011年大约在207亿美元,2012年则大约在200亿美元左右。

  俄经济界专家认为,依靠外债弥补国内财政赤字的做法已成为俄政府难以解决的长期问题。库德林因此强调说,目前计划的借贷数额已经比预计的要少170亿美元,他同时表示政府会在这方面“小心从事”。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穆罕默德·埃利安指出,公共资产负债表持续膨胀,今年将会是主权债信高风险的一年。

  不会演变成又一次金融危机

  一些市场人士和专家认为,希腊等国形势其实不算太坏,但欧盟领导人危机应对“非常糟糕”,恰满足了市场投机者贪婪的需要。希腊等国的危机不会持续恶化,市场会产生一些动荡,但引爆又一次全球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只要政府不宣布解散,不宣布赖账,主权债务违约风险还是非常低的,相对于公司来说风险低得多。即使出现政权更迭,赖账也不太可能发生。但不排除美、日等国拥有主权货币的国家会通过货币发行降低货币购买力的方式来降低对外债务负担的可能性”,建行研究部高级经理赵庆明说,“在中短期内,美元汇率可能上升,但美元的购买力一定是下降的”。

  “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已经积累了一些比较成熟的经验来解决主权债务危机,所以目前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和采取什么方式的问题。对全球经济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经济二次探底的可能性不大,短期内资本市场波动属正常现象,资本市场对相关信号具有放大作用”,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陈炳才说。

  中信建投证券策略分析师郑联盛也认为,由于政府应对危机的经验和能力得到提升,各国也都在调整收支计划,估计短期内不会产生全球债务危机。

  素有“债券天王”之称的比尔·格罗斯5日表示,希腊、英国政府都不会有倒债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席卡恩5日表示,若希腊政府要求,IMF将配合希腊处理其财政危机。在日前召开的西方七国集团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上,与会的欧盟国家也向其他与会者保证,将确保希腊到2012年按时把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从近13%大幅削减至3%以下。

  “欧洲国家存在财政赤字的根本原因,还是其为了经济复苏而采取的相关措施,并不是如次贷危机那样恶意逃避监管”,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说,“各大国际组织纷纷调高经济增长预期,数据也显示欧美经济都在向好发展,如果实体经济能够持续向好复苏,这些问题自然也可以得到缓解”。

  退出策略或受影响

  希腊等国暴露出的问题,也折射了发达国家普遍面临的一种困境,即如何处理退出刺激措施与经济复苏的关系。IMF此前警告各国不要太快撤走紧急刺激举措,否则可能带来二次衰退风险。但另一方面,如果迟迟不收手控制财政开支,等到出现危机再来采取措施,恐怕一时间也很难奏效。

  路透社文章指出,尽管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料将作出适用整个欧元区、而非针对各国需求的决策,但分析人士认为各国国内的隐忧可能会对决策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赵庆明说,目前存在的主权债务风险会延缓全球退出刺激措施的步伐,经济复苏之路还很艰难,全球各国在退出刺激措施时会更谨慎。

  虽然陈炳才认为“退出”这个概念本身不是很准确,但他认为刺激性政策会继续保持连续性。

  除了逐步停止危机期间采取的一些紧急救市措施外,欧元区的“退出”之路尚未真正启动,目前欧洲央行已经宣布了停止12个月期和6个月期无限制贷款的时间表,但商业银行当前仍然可以以主导利率从欧洲央行借贷任何数量的3个月内短期贷款,“流动性闸门”尚未关闭。

  而英国《每日电讯报》日前载文指出,由于财政和货币信誉丧失而信心受挫的政府和中央银行将被迫开始撤回财政支持,比它们希望撤回的时间大大提前。

  中国外汇储备缩水

  郑联盛指出,中国的债务占GDP的比重是很低的,2009年度财政赤字GDP占比低于3%(大部分大型经济体都超过3%),中央政府总债务GDP占比低于20%(远低于国际60%警戒线),可以肯定,中国不会发生主权债务问题。

  至于其他国家主权债务问题对中国的影响,赵庆明说:“中国所受的并且已经在经受着的最大影响可能是,我们用真金白银换来的外汇储备会因为主权债务问题国家过度发行货币和该货币购买力下降而缩水。”

  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徐明棋认为,如果希腊、西班牙等的债务危机扩大化,可能影响到欧盟的正常复苏,进而或多或少会影响到中国对欧洲的出口。不过,中国对欧洲的出口主要集中在一些发达的大国,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并非很大的出口目的地市场。另外,中国在欧洲特别是希腊等国的投资也很少,所以可能蒙受的直接损失较小。

  对此次危机可能导致国际热钱流入的说法,庄健曾表示,中国目前实行的是条件不成熟就不开放资本账户的措施,同时,相关部门也会加强观测和预警,并采用对冲等手段保证中国经济不受大的冲击。

  不过,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表示,尽管中国直接受较大影响的可能性不大,但也要做好充分准备、未雨绸缪。(经济参考报 王云/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kexia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