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重庆打黑系列案件 > 正文

文强“黑金”脉络:卖官捞钱 黑社会花钱买命

2010年02月05日19:18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文强“黑金”脉络:卖官鬻爵捞钱 黑社会花钱买命

2月2日上午9时30分,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和司法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文强及其妻子周晓亚被送上法庭。与其一同受审的,还有重庆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重庆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总队原副总队长赵利明、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副总队长陈涛3位重庆昔日的警界高官。图为文强(前排中)等在庭审现场。中新社发重庆五中院摄

文强“黑金”脉络:卖官鬻爵捞钱 黑社会花钱买命

2月2日,重庆“打黑大审判”进入黑恶势力“保护伞”审判阶段,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当日开庭审理前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及其手下的“三大金刚”黄代强、赵利明、陈涛。重庆六大“黑帮”“保护伞”文强被指控涉嫌犯有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等四项罪名。中新社发潘钰琳摄

中新网重庆2月5日电 题:文强“黑金”脉络

记者 杜远

“大家都安静,文局长要唱歌了”,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副总队长黄代强和治安总队副总队长陈涛在重庆劲力酒店保利夜总会的包房里维持着秩序,这是保利夜总会原老板龚刚模对办案人员回忆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在自己的“场子”里娱乐时的情形。而今,上述四人全部身陷囹圄,他们或被指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被指为“黑社会”撑起“保护伞”。

“黑金”食物链

犯罪集团依靠不法生意获取巨额利润,负有监督职责的警界中层官员以包庇纵容交换贿金,警界高层官员则有偿地帮助涉事下属规避违纪违法风险、乃至一路高升。

重庆自去年10月以来审理的众多涉黑案件显示,通过上述这样一种链条,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彭长健,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治安总队原副总队长陈涛和王天伦、岳宁、龚刚模等人组成一条恰似食物链的系统,源源不断的黑金从底层的“黑社会”输送到警界高层。

文强位于这条“黑金食物链”的顶端,尽管他有时会直接和链条底层的岳宁、王小军和王天伦等人发生联系,但检方证据显示,文强夫妇1546万余元的贿金有相当部分来源于下属供给,从每年“三节两寿”的红包到卖官鬻爵的打点不一而足。

检方证据显示,文强夫妇自1999年来收受的1546万余元的贿金中,包括重庆市司法局下辖的市劳教局原副局长冉从俭为保住职位向其行贿的50万元;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原副总队长谢岗为职务晋升向其行贿的12万余元;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原政委赵利明向其行贿的27万元现金及被检方认定价值364万元的“张大千画作”;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行贿的9.5万元财物;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副总队长陈涛行贿的46.5万元;重庆市垫江县公安局原局长徐强为“买官”而行贿的37万元……

据对检方相关指控的统计,文强夫妇收受下属的贿赂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约679万元。此外,其夫妇1061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财产部分可能也有部分拜文强下属“进贡”所赐。

而在这条“黑金食物链”的中层,盘踞着像黄代强、陈涛、徐强、赵利明这样的原重庆警界中层官员。有证据显示,他们或纵容包庇治下的娱乐场所从事色情生意,或为有事请托的案件当事人“摆平”麻烦。由此也不难推断,这些公职人员是如何承担向文强行贿的高额贿金的。

文强涉黑案同案被告黄代强就被指控在先后担任重庆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副局长、市局刑警总队副总队长期间多次收受贿金共计171万余元。行贿事主则包括像重庆渝中豪诚国际商务会所、重庆高新区保利夜总会等“场子”的老板,此类欢场往往被认为是卖春交易的高发地。

“食物链”底端源源不断向上层输送“黑金”的包括王天伦、龚刚模、岳宁这样的涉黑头目,他们控制着庞大的不法生意。王天伦兄弟以暴力为后盾控制了一方的屠宰生意,龚刚模依靠高利贷和夜总会获取巨额利润,岳宁旗下白宫夜总会里富豪们夜夜笙歌的花费更是令当地民众咂舌。

卖官鬻爵

文强涉黑案庭审过程中,曝出二起典型的卖官案例,从中也得以一窥为官多年的文强在操持卖官生意时的稔熟与老辣。

相关证言显示,2009年春节前后,重庆市司法局的二级单位市劳教局副局长冉从俭听到劳教局时任政委要“到点了”的官场风声,一心想解决“副厅”级别的冉找到自己的朋友陈某,由陈某充当掮客找到已调任至重庆市司法局局长的文强,希望能借助其职权在不久之后升任重庆市劳教局政委。

中间人陈某找到文强说明来意后,文强说,劳教局几个副局长资历都不浅,冉从俭想升任政委难度很大,而且冉在单位的民主测评中排名倒数第一,现在对他来说,最好是能换个环境,到基层的监所历练。

当冉从俭从陈某处得知文强的意思后,顿时慌了神,遂决定拿钱向文强行贿。当年5月2日,冉从俭带上40万元和陈某约上文强在重庆五洲大酒店吃饭。饭后文强进入酒店房间休息,冉将40万元给陈某要其拿给文强。

其间,冉问陈40万元够不够,陈便责备冉说其不懂事,40这个数字不吉利。陈说自己车上还有10万元,于是冉借了陈的这10万元。其后,中间人陈某用装西装套装的大纸袋将50万元送至文强房间,文未作推脱便收下了。

文强将钱拿回家后,妻子周晓亚问及钱的来路。文强只说了一句,“帮了别人一个忙,劳教局有个人本来要遭开除的”。

戏剧性的是,2009年7月,冉从俭在当地媒体上看到一份重庆某市级部门对全市市管处级干部的考核结果,冉从俭作为劳教局唯一一名“市级部门2008年度优秀领导干部”位列榜单。愤懑不已的冉从俭一直到因受贿被拘后还在向办案人员诉说文强不地道。

而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副总队长陈涛的供述则曝光了另一起文钱卖官的生意。

2007年初,时任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某支队队长的陈涛听闻治安总队领导的职务可能要调整,陈于是决意想办法升迁。曾经受文强提携的陈涛觉得文强多年来对自己关照有加,加上此次准备竞争治安总队副总队长的职位,遂决定“一步到位”送给文强40万。

此后的一天,陈涛在文强办公室向其汇报工作后将装有40万元现金的纸袋送给文强。文强问:“陈涛,你要做什么?”陈涛回答:“没啥子,这是兄弟的一点心意。”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陈涛收到文强发来的一条手机短信,内容只有一个“!”。陈涛心一惊,赶忙打电话过去,文强没接。陈涛又发短信询问。一会儿,文强回了短信,这次是“!!!”。后来陈涛得知文强当时正在参加市公安局的党委会,不久后陈涛顺利升任市局治安总队副总队长。

而文强将装有40万元的纸袋一直放在自己办公室,直到当年4月才拿回家。文强妻子周晓亚问了钱的来路后说:“刚好海棠晓月的房子要装修,就拿这个去”。

买命交易

除了从下属那里获取数额不菲的贿金外,文强也曾直接为“黑社会”的请托提供帮助。2003年,王天伦黑社会性质团伙在重庆合川制造了一起命案。包括文强在内的数名不法警员沆瀣一气,使凶手一时逃脱制裁。

2003年12月中旬,重庆市合川区的生猪经营户潘桂生被人用木棒殴打致死。作案者为王天伦黑社会性质团伙成员,潘桂生被害原因,是他没有将生猪交由王天伦担任董事长的重庆永红食品有限公司屠宰。

2007年9月,重庆市公安局、合川区公安分局以侦破潘桂生命案为突破口,试图侦办王天伦涉黑案,并将犯罪嫌疑人张应,王洪伟等人抓捕。为摆平此案,王天伦拿出50万元,托重庆劲力酒店董事长李劲松出面打点。

相关证言显示,当时李劲松受托找到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副总队长的黄代强说明来意后,黄代强说:“找我不行,要找老板(文强)”。此后李劲松在重庆江北加州一餐馆将20万元送给文强。文强收钱后,李劲松又给了黄代强10万元,黄起初不愿收,李劲松说:“文强都收了20个(万),你怕什么?”

其后,李劲松、黄代强、王天伦等人设宴请文强吃饭,席间黄代强还打电话叫来了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政委的王某,而刑警总队一支队当时正负责具体侦办王天伦黑社会性质团伙案及合川生猪户潘桂生命案。

席间,文强提到王某有可能要升任市局刑警总队队长,要王某平时注意,脾气不要太大。接着王某给文强敬酒,文强拿起酒杯没有喝,当着王天伦等人的面斥责王:“你现在不得了了,老子喊你当总队长你就能当,要你不当你就当不了!”说话间,王天伦赶紧过来给文强敬酒打圆场。

饭局散后,文强拉起王某私下说,“你这段时间低调点,组织正在考察你。”文强还对王某说,潘桂生那个命案黄代强想上。此后,潘桂生命案就由刑警总队一支队转到黄代强分管的三支队办理。

而王天伦请文强吃饭的消息在刑警总队中很快传开,办案警员们一度士气消沉。在黄代强的施压下,潘桂生命案要犯被取保候审,案件亦不了了之。

2009年12月,王天伦黑社会性质团伙出庭受审时,潘桂生家属在法庭上感叹:“这一天我们等了六年!”

[责任编辑:blackchen]

相关专题:

重庆打黑系列案件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