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重庆打黑系列案件 > 正文

文强3000万家产仅400余万能说清来源

2010年02月05日04:38大洋网-广州日报邱瑞贤 杜舟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昨日,重庆市司法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文强一案的公开庭审进入第三天。在昨日的质证中,文强的3094万余元巨额身家底细在庭上悉数曝光,但一家三口能对家庭财产说清来源的收入仅有400余万元。在此前的庭审中屡屡指自己不记得收了多少笔钱的文强,昨日面对检方对其工资收入等计算显得锱铢必较,甚至突然记起自己当初侦办大盗张君案时,有高额奖金还未被计入,当庭申请提交书面记录。

  真有钱

  拥16处房产 戴11万元劳力士办公

  昨日上午的庭审中,公诉人分别从其银行存款、放贷、投资、房产、扣押物品等方面逐一出示书证物证,详细“兜”出了文强的3000万元家底组成:8个银行账户、4份保险、7项投资、16套房产,以及侦查机关在文强家搜查扣押的181瓶藏酒、56件金银珠宝首饰、24只名牌手表、36件现代工艺品、9件文物、69幅字画。

  检方查明,文强的商品房有8处,自建房及1套经济适用房共计8处。

  检方指出,文强的第一套住房,因为是公安局的福利分房,购入时仅花费了5万元人民币。此后,周晓亚以其表弟身份,花了12万元购入渝北区正和花园小区的一套住房,又花11万元买了渝中区的一个商业门市,还多次以儿子的名义出资数十万元购房。

  此外,文强家的房产还包括一套经济适用房、仙女山别墅、海棠晓月小区的两套住房及一个车库、沙坪坝区融汇新时代的一套商品房、以周晓亚弟弟周泽新名义购入的监狱管理局集资房、吊脚楼、沙坪坝区老祖屋和一套19万元的赠房。这些年来,文强夫妻二人不停地到处购房,周晓亚还曾买到过“烂尾楼”,10万元的预付金有去无回。

  然而,在昨日的庭审中,对于16处房产,文强矢口否认拥有其中的大部分,“我只知道公安局的福利分房,其他的房子我都不知道在哪儿。”

  在文强的家中,检方发现了大量利用职务之便扣押的物品,包括22件工艺品,1个纯金佛头、50件字画、24件金银首饰等等,鉴定价格共计200余万元。

  公诉方指出,2004年,曾有风声说要调查文强,周晓亚便通过他人转移了一块劳力士手表和三件首饰。那块劳力士手表的鉴定价格为11.392万元,当初,文强曾大摇大摆地佩戴着这块劳力士表去办公。

  真好色

  吃饭穿衣抽烟不花钱

  12万元主要用来嫖娼

  在文强家庭的支出计算上,检方按照重庆当地城镇居民的支出标准,加上文家的车子、房产装修及儿子出国留学等费用,共计217.78万余元。

  然而,在对文强个人的生活支出计算上,检方在庭审中却透露了一个让旁听人员哗然的信息。检方指,在庭前的供述中,文强自己表示,他从1992年到重庆市公安系统工作以来,期间他吃饭买衣服抽烟等基本上都不用花钱,支出只有12万元,而且“支出主要用在嫖娼上”。

  此言一出,文强立即提出异议。他表示,目前还不能把这笔支出定性为“嫖娼”。据了解,此前文强供述曾给予某女子(注:该女子即为文强被控强奸罪中的涉案女子)12万元。检方出具证据时,将这笔资金说明为“嫖娼款”,文强立即进行反驳,“这是嫖娼?不过你们之前不是说我给的是被我强奸的女子?是嫖娼还是我的生活作风问题,现在还不能定性。”

  真精明

  绞尽脑汁增加合法收入

  记起张君案高额奖金

  公诉机关称,文强1992年从巴南调到重庆市仅身揣35万现金,这笔现金他的妻子周晓亚并不知道,是文强的“私房钱”。而且,文强把这些钱都“藏”在了办公室里。当时周晓亚称,她来重庆的时候存款只有2万元。

  检方指出,从1992年至2009年间,文家能说明来源的财产也不过折合人民币406万余元,这和3000余万元的家底实在差额巨大。

  由于这些数字关系到不明财产来源罪的认定,一直称自己记性不好的文强昨日可谓锱铢必较,他不断辩解自己的工资卡除了交通银行卡之外还有光大银行卡,并把进账算到了极致——在庭上他突然提出自己在破获张君案时领到了一笔奖金,“我今天中午才想到,类似的大案破获后我都能领到一些奖金,这是我的失误。”甚至,他还突然想起了自己发表论文的稿费。

  其辩护人立即提出,建议文强写出新的财产来源线索,给文强一个举证和思考的机会。文强提出上交书面记录申请,审判长给予同意。(文:本报特派重庆记者邱瑞贤、杜舟 )

[责任编辑:fundyhe]

相关专题:

重庆打黑系列案件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