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垃圾已经围城,烧与不烧争论日趋白热化

2010年02月04日12:03南方新闻网徐楠 吕宗恕我要评论(0)
字号:T|T

编者按:毫无意外地,上个月陆续召开的地方“两会”上,垃圾焚烧问题成为人大代表们参政议政的焦点,依旧各执一词,难成共识。这样的争议或将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重演。

此间,1月29日,被公认为反烧派代表人物的中国环科院赵章元研究员,再度公开发文《问责市政管委》,矛头直指北京的垃圾处理积弊,呼吁“立案调查”,而此前一周,被民意一度归为主烧派的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的总工程师徐海云也公开回应争论,以“月亮上有只猴子”为喻指责之前的不实言论,坚称焚烧是“科学而无奈的选择”。

这大半年,诸如江苏吴江、广东番禺等地的反垃圾焚烧的具体风波,大多以政府的妥协,焚烧设施或下马或搁置而告终,但所谓的主烧派和反烧派的争论却没有走向停息,相反愈显白热化,愈从技术争议走向对各自利益、学识、立场的全面论战。而现实中,“地方在观望,等着中央表态”。

数月胶着之后,关于垃圾焚烧的战端再起于冬日——隔空喊话的情势被打破,正面PK之势似无可避免,这亦会使讨论和思考有望被引向深入。

赵章元:拷问市政管委六宗“罪”

垃圾已经围城,烧与不烧争论日趋白热化

王久良的“垃圾围城”图:从Google下载的地图上,中间为北京市,四周的黄色标志为王久良拍摄过的垃圾场。

垃圾已经围城,烧与不烧争论日趋白热化

北京市通州区梨园地区39°52′60″N116°37′30″E 某小区外的一片空地,每天都有数辆次机动三轮车前来倾倒垃圾,而每隔三两天便会就地焚烧一次,伴随着浓烟的是刺鼻的气味。(图:王久良)

垃圾已经围城,烧与不烧争论日趋白热化

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39°52′22″N116°11′20″E 位于卢沟桥以北直到鹰山南麓的永定河西测,令人惊诧的规模,近10年的疯狂填埋,复杂的垃圾成分加之在此倾倒数年的陈年老粪,使永定河面目可憎。(图:王久良)

“我对问责一文中每一句话、每一个论据负责,我对所写的全部文字负责到底。”本周二,赵章元坚定地对南方周末记者重申,到底谁在撒谎,谁在误导老百姓,就让历史来见证。

1月29日,赵章元在其博客上发表了《问责市政管委》一文,直指北京垃圾处理工作的多年积弊,并问责北京市垃圾主管部门,尤其针对个别负责人,“除去那些不可推脱的客观原因之外,是否还存在市政内部的主观原因?为了改进工作,总结教训,少走弯路,是否需要认真总结一下工作上的漏洞,并对主要负责人问问责?”

他的态度一如近一年来在反对垃圾焚烧上的决绝,在问责一文的最后,甚至呼吁“立案调查”。

他在电话中说,这些关键的问题他早在一年前就已写好,一直期待相关部门在此问题上有所改进,但未能如愿,不得不以此方式公开,希望能引起各方重视。

这篇近五千字的长文中,分六个方面展开论述,其中不乏触目惊心的图片和一些足可对号入座的具体事例,明眼人均可猜测文章目标所指。

在赵章元看来,北京的垃圾工作长期处于一种盲目管理状态,已经到了该总结工作漏洞,该痛下改进决心之时。

他在文中回顾说,8年前,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对北京四周三座垃圾填埋场进行渗漏污染检测后发现地下水被污染,当时的有关负责人知情后表示要继续深入工作,尽快研究解决办法,但哪知两年后,北京有些垃圾填埋场附近的优质地下水被污染了12平方公里,赵在文中指责,“就这样致使首都的地下渗漏污染错过了最佳防范和治理时机,污染日趋严重!”

赵还提及六里屯垃圾填埋场选址问题,主管部门把下属管委上报的“方圆2公里无人烟”报告作为选址的理由,上报审批,以至于造成了后来六里屯垃圾填埋场的错误选址,影响至今。

而对于一直以来的六里屯垃圾焚烧的反建风波,赵指出原国家环保总局曾要求该项目在进一步论证前应缓建,然而北京主管部门迟至今日尚未进行“进一步专家论证”,却不时地在媒体上发布欲开工建设消息,引发民众的反弹情绪,直至2009年3月,环保部环境影响评价管理司再次重申强调了上述意见。

公众对垃圾填埋场说不,对垃圾焚烧更是反感,然而,相关专家为什么说垃圾焚烧不会产生二恶英,成熟技术可控?赵章元在文中指责,这些专家和“幸运群众代表”能免费出国考察,而专家背后更是利益悬疑。

他在文中甚至举例,一位相关责任人在视察某垃圾综合处理企业后竟私下提出了苛刻的个人利益为推广条件,因为无法满足私利,回京后便将这一重大发现长时间隐藏起来,避而不谈,遂致力于“垃圾焚烧大业”。

而垃圾处理政策,赵批评有关部门多年来思路摇摆,转圈误事,早前是政府统管包揽,之后改为产业化管理,由企业具体操作,政府部门监督管理,可近期遇到垃圾困境后又提出要“收回政府管”、走公益事业的办法。

文章发表数日来,赵称还未看到被指责部门及相关对象的正式回应,他表示这是意料之中,“他们始终都拿制度缺失说事,把责任推到政府层面,其实就是戏弄老百姓。”

按照赵章元的设想,他希望通过“问责”一文,把这方面问题客观呈现出来,并能在今年“两会”前形成议案、提案,引起高层重视。目前,赵称已把“问责”稿发到相关人士手中。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