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雪碧“中毒”疑云:可口可乐无辜?

2010年02月02日11:16南方新闻网杨颢 丁磊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汞中毒事件发生后的两个多月内,从生产商、批发商到零售商,还没有确定该由哪一方负责,问题产品仍在北京地区正常销售。

2个多月过去了,北京的两个“雪碧中毒事件”受害者,仍在等待真相。

2009年11月7日,在北京西单的一家豆捞坊吃饭时,21岁的马赛从一听雪碧中喝出了大口水银。2个多月后,2010年1月17日,北京中学生王晨再次中招,在喝了一听从超市购买的雪碧后,王晨汞中毒住院至今。但现在,他们仍不知道谁是祸首。

“我们怀疑,这是产品出厂之后,有人恶意破坏。”2月1日,北京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公共事务及传讯部主任陈翊,对本报记者坚称,“经我们排查,在生产环节,绝对没有汞进入。”雪碧为可口可乐旗下主要品牌之一。

但西单豆捞坊的雪碧产品供应商——亿星华源商贸中心的一位负责人,则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们没有做手脚,应该是厂家那边的问题”。

2月1日,通州区刑警队在接受本报记者询问时表示,“这个案件目前正处在刑侦阶段,不方便透露具体案情。”可口可乐方面也称,“我们正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取证,以期尽早水落石出。”

“目前还没有确定究竟是哪一方的责任”,这是“雪碧中毒”事件的全部进展。而在寻找“真相”的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内,生产商、批发商、零售商以及相关监管部门,则集体保持着沉默。

不幸的是,王晨成为了一个牺牲品。谁会是下一个?

两起“中毒”事件

1月17日中午,王义军正在读初中的儿子王晨,在学校旁边的“秋收满超市”买了一罐听装雪碧,喝到第二口时,感觉“像吃了果冻一样”,王义军把把罐内剩余的雪碧倒入玻璃杯,“发现一个黄豆粒大小的银球”。当天下午,王晨便开始头疼、眩晕,在送往医院后,被确诊为“汞中毒”。汞,俗称“水银”。

2月1日,在医院看护儿子15天的王义军,仍不知道应该找谁问责。“出事当天,我就报警了,通州区刑警队开始介入调查。1月19日,可口可乐公司来了两个人,到医院看孩子,表示会全力配合警方调查此事,之后,再也没有来过。工商部门也曾来过一个电话,问了一下孩子的病情。而超市方面,到现在也没有跟我们联系过。”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王义军忧心忡忡:“现在,孩子状况是稳定了,但还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并发症,医院不敢保证这一点,我们心里就更没有底”,“我们已经交了2万元的住院费,不知道何时能出院,不知道未来还要花多少医药费。”

王义军需要一个答案。“之前,我只想着要救孩子,砸锅卖铁的也要先把孩子救活。现在,孩子状况稳定了,我才想起来要向媒体披露这件事。”

而早在两个多月前,一名叫马赛的21岁年轻人,也经历了同样的遭遇。2009年11月7日,在北京西单大悦城7层的豆捞坊就餐时,马赛喝了饭店提供的雪碧后,也造成了汞中毒。

可口可乐无辜?

1月19日,在警方介入调查后,可口可乐北京公司两位人士曾到医院了解王晨的病情,但此后再无下文。

陈翊对本报记者称,2009年11月初,在第一起中毒案发生之后,当事人也随即向西城区公安局报案,同时,可口可乐北京公司也接到了当事人的电话,便开始介入此事。

据其介绍,所有在北京地区的可口可乐产品,均由可口可乐位于北京大兴区的工厂进行生产、销售。该工厂是可口可乐在中国的39家装瓶厂之一,由可口可乐在华合作伙伴中粮集团控股。该工厂的产品也仅在北京地区销售。

陈翊称,在接到通知之后,可口可乐北京公司随即对整个工厂的生产流程、工艺等所有环节进行了追溯检查,但是,包括原材料在内,都没有发现汞这一物质的存在。“警方也来工厂进行了实地的走访调查,没有发现问题。”

在1月17日发生第二起中毒事件之后,北京可口可乐公司已将出事的两个批次产品的样品,送往北京朝阳区质量监督检验所进行检测。陈翊称,此次检测也没有发现汞含量超标。目前,可口可乐已将检测报告提供给了警方。

“可口可乐从1981年开始在中国生产,而且雪碧产品使用的是全球配方,不可能出这种问题。”可口可乐中国一位人士对本报记者称。

如果不是在生产环节出现问题,那么,在离开工厂之后,水银如何进入雪碧?问题的关键是:出问题的听装雪碧,铝罐包装上是否有破损、异常?

案发后,警方已取走了涉案雪碧产品。而据本报记者了解,位于天津的中国包装科研测试中心,将对这些雪碧的包装进行检测。中国包装科研测试中心,被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授权为“国家包装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

2月1日当天,中国包装科研测试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确认了此事,但其表示,“由于此次检测牵涉到刑事案件,且目前正处于检测的中间阶段,没有更多信息可以透露。”

陈翊对本报记者称,由于该中心此前没有进行过此类检测,因此,其提出希望在正式检测前先进行相关的试验,可口可乐本周内也会前往参与。

前述可口可乐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事实上,可口可乐对进行第三方检测也有难言之处,“公司对产品很有信心,去检测了反倒有心虚之嫌。但目前这种状况,如果没有一些检测报告,怎么能让消费者信服呢?”

渠道商卸责

2月1日,“秋收满超市”一位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老板已经与可乐、经销商交涉过了”,“厂家应该负责任”。

但可口可乐方面却表示,问题很可能出在出厂之后,也就是流通环节。

据陈翊介绍,就可口可乐北京公司而言,产品出厂之后,是通过批发经销商和公司直供两种渠道进入市场。一般来说,可口可乐直接供货的是大型超商,还有一些大型的餐饮公司。而其他的零售、部分餐饮,则是通过批发商一层层下去。

陈翊表示,第一起中毒事件的发生地豆捞坊,并非由可口可乐直接供货,而发生第二起中毒事件的超市,也只是学校门口的一个小型超市,“这两家应该都是通过批发商供货的”。

而对于目前北京地区可口可乐经销商的数量与分布,陈翊表示,“手中没有确切数据”。

上述经销商亿星华源负责人承认,该公司雪碧产品,并非直接从可口可乐公司进货。据其介绍,雪碧产品从可口可乐北京工厂出厂后,先进入到可口可乐位于丰台区的总经销处,通过该总经销处,产品进一步被批发到了位于丰台批发市场的一家分销处。“我们就是从这家分销那里拿货的,因为离我们挺近。算起来,我们是第四道口了!”

该负责人表示,此前,警方已经前来调查,而他也已将自己的上家提供给了警方。“但是,这个事很难查。”因为,饮料流量太大。以亿星华源的上家为例,每天的存货也就100-200箱,“三五天就没了”。

虽然至今调查结果尚未出来,但这位负责人称,流通渠道应该没有问题。“我们根本没法儿做手脚,也没必要做手脚!这种属于有气碳酸饮料,水银怎么放进去?放进去气就没了!”他说,“应该还是厂家那边的问题。”

未受影响的销售

在北京,三个月内的两起“中毒事件”,却未能影响雪碧的销售。2009年11月7日之后,甚至是2010年1月17日至今,北京地区的雪碧产品仍在正常销售。

2月1日,在王晨购买雪碧的“秋收满超市”,本报记者看到,在这家600平米超市里,听装雪碧仍未从立体货架全部撤出,店内还有七八箱存货。

北京某大型超市的一位高层也对本报记者表示,该公司同样未对雪碧产品实施下架处理,“不过,公司也会进一步关注事态,如果国家权威部门出具了相关报告,我们会按照报告内容和相关流程去进一步跟进”。

上述亿星华源的负责人表示,目前,该公司的雪碧销售量并没有下滑,“和往常一样,每天,可口可乐产品都有2000多块的销售额。”在他看来,“厂家肯定得处理好。如果再发生第三例,估计就没人敢喝雪碧了。”

(21世纪经济报道)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jlwang]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