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重庆打黑系列案件 > 正文

律师为农民工追赔出名 代理重庆涉黑案被骂

2010年01月24日02:00新京报吴伟我要评论(0)
字号:T|T

  他不停地为农民工讨要伤残赔偿,也骂过逃费的农民工;他曾经不断地吸引眼球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也曾山穷水尽想当和尚;他主业是帮助农民工维权,最近又代理重庆涉黑案;这就是重庆律师周立太。谈到代理重庆涉黑案被骂成“狗头军师”时,周立太说,“如果我是狗头军师,那狗头军师太简单化了。”

  去年12月20日,北京一家宾馆内,周立太撩起保暖内衣,晨光通过窗户,射在圆滚滚的肚子上。

  “北京的天,狗日的,真冷。”骂了北京的气,又骂了律师界的一些破事,周立太突然说:“我想休息了。”他说,假如不干律师,家里还有责任田。

  不过,头天晚上,周立太还在大谈在京设立律所的设想。

  为农民工追讨赔偿出名

  周立太的出名,与农民工分不开。

  1996年,深圳龙岗区,4月30日下午,开县籍农民工徐昌文、赵碧夫妻在下班途中被一辆香港货车碾死,现场勘测肇事司机负全责。司机押下5万元后,被警方放行回港。

  迟迟得不到后续赔偿,死者家属在开县找到周立太。当时的周立太默默无闻,一听5万可以买两条命,拍着胸脯接下案子,跟着家属去了深圳。

  然而,事情解决并非易事。肇事司机不来深圳。20多天过去了,每天住宿、生活开销100元,普通农民难以承受。

  被逼无奈,周立太想了个招儿。

  他以家属名义给交警大队写了信,声明如果见不到肇事车司机,他们将到马路上拦截所有香港的货柜车。信中他说,如果法律解决不了,他们不会一等再等。

  第二天,司机主动派人协调,随后赔偿死者家属13万元。周立太还为死者争取到了工伤赔偿,每人分别获赔10万。该案胜诉,创造了中国因工伤亡获得双重赔偿的先例。

  这是周立太在深圳办成的第一桩案子。

  自此,他与深圳结缘,与农民工工伤索赔官司结缘。多年后,周立太在深圳设立了分所。

  周立太被众多农民工称为大哥。

  从1997年开始,因工致残的农民工,纷纷找上门来。一些人掏不起律师费,连回乡路费都出不起。

  对伤残打工者,周立太包吃、包住、包诉讼费,他承诺:打不赢官司,不收律师费,打赢获赔后才按比例收费。

  这样,最多时,与周立太同吃住的人有50多名,四室一厅被挤得水泄不通。

  有人说,周立太“太仁慈”。有人说,周立太是奔着高额律师费去的。不过,曾在周立太家吃住的付绪林却说,跟周立太混饭吃时,每天至少一顿一荤两素,米白,比工厂里好。

  作为一名律师,周立太大都在同农民工打交道,缺乏竞争对手的他,以此成名。

  农民工收取高额代理费,有媒体甚至指出,选择周立太,民工们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然而,就是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劳动,周立太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你问我算不算行业垄断,我巴不得再出个‘周立太’。”周立太说他很孤独。

  大骂不给律师费的农民工

  农民工涉及的案件多为工伤索赔,这种官司程序复杂、成本高、耗时长。因此,律师一般不接。

  即使是这样,有的农民工还逃费。

  截至2004年,周立太律所共有480余人,在缴纳律师费前跑路,所欠代理费500余万元。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时,周立太“如五雷轰顶”。

  1996年8月,深圳,当事人彭某工作中被机器轧断左上肢,厂方只愿陪3.4万。周立太提起诉讼,认为厂方应为彭某今后数十年间更换假肢埋单。胜诉后,彭某共获赔17.2万元。

  然而,就在胜诉当天,彭某跑了,欠下周立太4万元律师费。一周后,周立太辗转找到彭某,对方说:“我不给,你又能将我怎么样?”

  周立太事后反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办案时,彭某衣食无着,周立太包下彭某食宿。一次,彭某嫖娼欠钱被扣身份证,周立太半夜替他赎了出来。1996年岁末,彭某的案子即将开庭,周立太为此放弃了为父亲送终的机会。

  2006年,周立太替自己打了一场名誉官司,被告人是彭某。官司赢了,周立太仍有痛的感觉。

  遇的多了,玩性大发的周立太挑了第161个胜诉跑路的当事人刘某,状告其,并欲追回律师费。161谐音“一路要”,当事人在重庆,好找。

  2007年8月,周立太再次遇到胜诉当事人未交律师费跑路的事。他气极了,于是在博客上撰文《又有一群“狗日的”跑了》。文末写道:对于像王天松等这样拿了钱就开溜的当事人,我只能说:真是他妈帮畜生!

  博文吸引了太多的眼球,不过大多责备周不该出言不逊。不过,也有不少人认为,周立太也是被逼急了。

  2009年12月19日晚,面对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数百名学子,周立太调侃说:“来所里时,他喊你‘爷’,赢了官司,你要喊他‘爷’。”

  周立太说,现在坚决不接两种农民工的官司,一种是跪着喊“爷”的,另一种是上访的。

  隔三岔五成媒体焦点

  周立太总能隔三差五抛出一些吸引眼球的案子。

  2001年,周立太接下了执业以来影响最大的案子。7月30日,龙岗一家韩资工厂56名女工遭遇当众搜身,女工们感觉受到极大羞辱。通过报纸,她们知道了周立太。当这些女工找上门来时,周立太立马答应,接下案子。

  媒体的关注,使得案件出奇顺利。韩国驻华大使道歉,深圳市政府高度重视,全国总工会表示声援……

  开庭时,周立太说,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记者。

  2001年,45岁生日那天,周立太在重庆设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律所。

  事务所接的第一个案子吸引了眼球。

  因认为某些红头文件侵犯了公民在养老保险上寻求司法救济的权利,周立太把重庆市政府告上了法庭。最终,重庆市政府纠正了上述红头文件。

  随后,周立太状告重庆公安局经侦大队,原因是警方插手催缴律所电话费。周立太认为对方越权,公安局最后被迫书面道歉。

  周立太买房子,银行按揭时强制捆绑保险。周立太状告这家银行,虽然败诉,但因传播效果奇好,千里之外的上海废止了相关捆绑方案。

  去年10月,重庆打黑后开始审理系列涉黑案,周立太担任涉黑团伙成员辩护律师,称涉黑疑犯也有人权。此言一出,被有些网友骂为黑老大的“狗头军师”。

  周立太参与的案件,大多都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很多人认为,周立太拥有出类拔萃的设定媒体议程的能力。不然,这个50多岁的人,也不会每年平均接受40多次采访。

  “随便在哪家银行里都找不到周立太的存款,但随便在哪家媒体上都能找到周立太的新闻。”周立太常如此自嘲。

相关专题:

重庆打黑系列案件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