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黄河湿地连遭新《三国》《水浒》剧组践踏

2010年01月21日11:16青年周末马军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下一个黄河湿地是哪儿?

大自然保护协会是国际上最主要的自然保护组织之一,工作项目涉及拉美、亚太、非洲等30多个国家,1998年进入中国开展保护工作。

青年周末:你们目前在中国,一般会首先侧重于选择哪些环保项目?

张可佳:我们选择项目的一个前提,是考察该地区生物多样性程度。另外,我们选择的,往往是那种最迫切需要保护,情况也比较危急的地区。

我们每年都要制定工作计划,甚至还有五年计划,一般我们会就具体项目来跟有关政府部门进行协商,争取与相关政府部门进行合作,不少项目都是谈出来的。

青年周末:跟国外NGO比起来,国内NGO目前在环保领域能进行有效监督吗?

张可佳:国外的NGO已经过多年发展,在组织人员、专家资源、理念等方面都非常成熟。而国内本土的NGO还处于刚起步阶段,本身力量还很弱小,在现阶段,国内NGO还远远谈不上对地方环境保护的覆盖,中国目前的自然保护区有2700多个,实际上2000多个是被忽略的。

在国外,公众对环保的参与程度非常高,他们有知情权,在这种背景之下,NGO相当活跃。每当政府部门出台一项可能影响到环境的措施时,一般会由公众参与,进行多次严密论证,整个过程比较透明。

现在,中国的公众不仅需要关注环保、参与环保,还要能发言,他们的发言还需要被有关方面听到,影响到决策者。

青年周末:能举例说明国内NGO的困难吗?

张可佳:国内NGO在进行环保工作时,经常需要反复呼吁。比如重庆的小南海水库事件,影响就很大。在这些年建设了葛洲坝、三峡等一系列水库之后,小南海已经成为长江最后一个拥有丰富珍稀鱼类资源的保护区。去年经过国内各方环保人士和媒体的努力,小南海水库被暂时叫停。但最终结果怎样,到现在还不知道。

青年周末:国内屡屡发生影视剧组破坏环境的事件,你们NGO对此怎么看?

张可佳:在中国正在成长的环境保护事业中,这是一节一节的教育课,可以说无法避免。在现阶段,媒体的作用应该比NGO更大。中国NGO力量太弱,NGO会关注这类事,但根本关注不过来。比如《水浒》剧组这件事,我们也是通过报刊和网络报道才知道的。NGO没有更多力量专门去做,这块地方就成为一个空白,很容易就被漏过去了。

人们都在担心,中国下一个黄河湿地是哪儿?我们的希望是,这件事在媒体的关注下成为一个标尺。其实,陈凯歌《无极》破坏香格里拉那件事,已经是一面镜子,但几年过去就被人们忘记了。对《水浒》剧组来说,他们也可能不知道《无极》那事,也可能是明知故犯。这次更需要媒体大力报道,来影响公众,公众也不是天然就知道。

■亟待一张全国生态保护地图

马军现在的头衔是“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IPE)主任。在带领一个小团队经多年专业、持久和系统性的工作之后,马军如今已被看作是国内本土的环境NGO领袖人物。

青年周末:这次《水浒》剧组破坏黄河湿地事件发生后,不少人都有疑问——为什么影视剧组破坏环境的事件屡禁不止?

马军:我跟影视界的一些朋友也交流过。他们首先在认识层面就很缺乏环保意识,没有认识到事情的重要性。比如一个曾有过破坏环境事件的名导演,当时在跟我交流的时候,他就反问:干吗都针对我们?那些污染企业像造纸厂比我们严重得多,我们算什么啊?

记得我当时对这位名导演说了三点。第一,这之前多次发生破坏环境事件,往往是发生在中国西部,都是非常珍贵和稀缺的资源;第二,作为一个著名的影视界人士,他应该起到宣传带动的作用,通过身体力行来弘扬社会正义,可惜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身负的这种责任,只是把出品影视作品作为一个商业行为来完成;第三,我们看到西方很多知名导演和演员都热衷于环保公益事业,这不仅仅是他们赚到钱了愿意回馈,更是他们在那种文化氛围中,有这种主动意识,能自觉起到一种示范作用。但在中国影视界,目前还普遍缺乏这种意识。

青年周末:除了他们缺乏环保意识外,会不会跟处罚力度不够大有关?

马军:惩罚力度较低、法规执行不严格等原因确实也存在,但是更需要社会对这类事加大关注力度。有时候并不是罚得多就一定能起作用,更多应该由社会舆论来施加压力。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有百分之十几的土地被划入了保护区,但在现实中,许多保护区的边界划分是不清楚的,大部分公众也不知情。

我们此前曾做过一个全国水污染地图。我希望,现在不管是政府也罢,民间也罢,能够做一个全国生态保护的地图。把位置标示清楚,让公众知道保护范围具体在哪里。这样,以后再出现同类事件时,就会有无数双眼睛能够看到,并报告出来。否则,很多地方非常偏僻,仅靠政府方面的有限资源非常难。

青年周末:除了政府和公众之外,NGO能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呢?

马军:NGO就包括在我刚才说的公众这一块里。一些引领的工作需要NGO去做,比如我刚才说的数据收集和绘制地图等工作。因为普通公众没有专门的时间和知识来做这些事情,就有赖于在公众中成长出相关的NGO,把这些工作担负起来。

青年周末:国外会出现影视剧组破坏自然保护区这类事情吗?

马军:国外一些发达国家对自然保护区也不是完全不允许人们进入,而是会根据具体环境情况进行测算,算出一个单位时间单位区域的人数容量。然后由大家公平地报名,排队进入,有时候等个几年十几年都有可能。在这种严格的管理下,如果说出现影视剧组对环境的大规模破坏,那是很难想象的一件事。

国外NGO在环保方面所做的监督,要比我们多得多。首先他们的规模是我们不可比拟的。一些大的NGO往往会有数以万计的会员,分布在全国各个地方,都是一双一双的眼睛。

而在国内,跟环境保护的需要比起来,目前NGO首先在数量上差得太多了。其次在能力方面也有欠缺。我国许多保护区位于偏远地区,条件艰苦, NGO在当地获得的支持力度很小,有时候不仅没有支持,反而还受到当地利益方的打压。最近我们就听到几起NGO被打压,甚至处于极其艰苦处境的事件,因为他们反对地方上一些过度开发的行为。我们呼吁给予NGO更多的宽松环境来从事环保工作。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