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一名中国救援队员的日记:凌晨4点被余震惊醒

2010年01月19日16:32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特稿:一名中国国际救援队员的日记

  1月18日,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生在海地首都太子港总统府广场前为受伤民众疗伤换药。新华社记者袁满摄

  新华网太子港1月18日电 本月12日,加勒比岛国海地发生里氏7.3级地震,首都太子港几乎被夷为平地。中国政府立即派出国际救援队,飞赴万里,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王明新,就是这支国际救援队医疗分队的一员。以下是他自14日抵达海地太子港机场至17日的日记摘要。

  1月14日 星期四 阴

  当地时间凌晨2时20分,我们的飞机终于到达海地太子港机场。中国维和部队人员及中国驻海地贸易发展办事处的代表在机场迎接我们。救援队的领导和他们马上召开了一个现场会,听取了情况简要介绍。

  海地民居大部分是由空心砖搭建,极易坍塌,因此地震导致的死伤极为严重。地震后,监狱坍塌,大量犯人逃窜在外,太子港治安情况极差。更为严重的是,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联海团)总部大楼坍塌,我国8名维和人员不幸被掩埋,至今下落不明。

  得知这一情况,救援队指挥部决定马上去联海团总部勘察现场,其他队员组织卸运物资,搭建营地。在联海团总部大楼现场,美国一个救援队早于我们半小时赶到,正在废墟上作业。中国国际救援队总领队黄建发与美国救援队队长是老相识,经常在国际会议上见面。经了解,美国救援队在废墟内发现了1名幸存者,应该是联海团的一名保镖。此外,暂未发现生命迹象。

  由于我们的设备还没上来,所以暂由美国救援队继续作业。随后,我们的现场指挥人员对废墟进行了实地勘察,发现联海团总部是一幢7层建筑,另有3层地下室,地上3—7层完全垮塌,我们的维和队员当时是在4层,具体房间号是402。

  由于地震已经过去2天,应该讲他们幸存的可能性正在一点点下降。但指挥部决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要把我们的队员带回国”。指挥部同时决定,从废墟顶部掘进,建立通道,到达相应楼层后再扩大作业面,寻找维和队员。

  天亮以后,我和一名新华社记者搭乘防暴团的车返回营地。在路上,我才清楚地看到了太子港的真实面目。

  太子港城市不大,依山而建,对面山坡上大片的民居被山体滑坡所掩埋,整个城市已拥挤不堪,当地居民成群结队地在街头走来走去,时不时可以看见路边停放的尸体。城内的建筑有一多半依然完整,间杂着一处处废墟,灾民拥挤在开阔地,情绪比较激动,路上数量不多的汽车上挤满了灾民,到处可见头上顶着行李的行人。

  回到营地后,侯主任召集大家布置了新的任务。由于海地当地的医疗资源奇缺,大量的伤病员无人救治。为此,救援指挥部决定在海地总理府门前开设流动医疗所,尽我们所能对当地伤员进行人道主义救治。

  总理府的坡下是一个花园,已经挤满了灾民。看到鲜艳的五星红旗升起,众多伤员纷纷赶来,聚集到我们的医疗点前。患者主要是外伤和骨折,很多患者的伤口让人目不忍睹,里面塞满了沙土,95%以上的伤口都已感染化脓,有的患者就此失去了救治的希望。由于没有条件进行手术治疗,我们只有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他们清创、包扎,控制感染。

  药品迅速消耗。至下午5时30分,经过补充后的药品等又已消耗殆尽,我们只能先撤回营地,待明天继续工作。当天,经我们治疗的患者达到100多名。

  1月15日 星期五 晴

  凌晨4时许,一阵剧烈的摇晃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马上反应过来这是一次震级较大的余震。不过,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这种情况对我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但睡意已被打断,干脆早早起来。

  吃过早餐,我们照例又开了一个短会,布置今天的工作。我们把队员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负责联海团总部大楼现场的医疗工作,另一部分继续在总理府医疗点救治伤员。

  我们在总理府的工作受到了当地民众的热烈欢迎,影响越来越大。总理府官员特意安排了几名懂英语的志愿者,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伤员络绎不绝,由于有了志愿者的参与,诊疗工作有条不紊,工作效率大大提高。

  伤员仍然以外伤为主,绝大多数的伤口都已感染化脓,我们主要工作是做清创并分发药品。太子港的卫生情况极差,而且饮用水极度缺乏。为了防止疫情的出现,我们开始增加防疫方面的工作,尤其是对难民营的洗消。

  总理府门前花园几百平方米的地方,已聚集了上千名难民。我们只能尽我们的力量,同时祈祷不要出现大的疫情。这是我们国际救援队成立以来所遇到的最混乱的情况,灾后行政机构基本瘫痪。联想到汶川地震,我真为我国灾区民众感到庆幸。但愿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富强。

  1月16日 星期六 晴

  又是凌晨4时左右,在闷热的帐篷内和蚊子战斗了整宿的我刚刚迷糊着,突然外面一道雪亮的灯光直射进来,正照在我的脸上。半梦半醒中的我听到外面一阵急促的喊声:“医疗队员马上集合,有情况!”

  我立时从床上跳了下来,穿上衣服后直奔门外,只见门口有一名全副武装的防暴队员,神情严肃地说了一句:“接上级命令,速到大门口集合!”多年养成的习惯让我二话不说,紧跟在他的身后向前奔去。

  刚到营区门口,只见大门洞开,两排防暴队员双手跨立,庄严肃穆地站立在两边。一看这阵势,我已经明白,肯定是搜救现场有结果了。

  果然,防暴队队长过来对我轻声地交代:“现场已经挖出一具我国维和人员的遗体,正在送往营区的路上,希望你们作好准备。”我心里一沉,没再说别的,只是深深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回到帐篷。队员们都已经起来,我简单说了一下,然后迅速赶到医疗帐篷内,开始准备相应的装备。

  时间不长,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至,所有队员敬礼默哀,我们默默地工作着,把烈士的遗体安置在冷藏车内,我们只能以这种方式向烈士致敬。尽管心里早有准备,但一旦面对现实,心里还是感到不是滋味,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远离人世,上天为什么总是那么无情?

  随着营救工作的展开,烈士的遗体被一具具挖出,并用救护车转运到营地。由于我们准备工作的充分,遗体被妥善安置在冷藏车内。

  连续的奋战,队员们的身体已经极度透支,每个人都异常疲劳,为了下一步更好地工作,队里决定先把人员都撤下来,好好休息一晚,明天转换场地,进行更大范围的搜救。医疗分队也决定明天到海地总统府附近进行医疗救助活动,同时将防疫工作开展起来,对灾民点进行洗消和宣教。

  晚上7时左右,海地总理夫人专程来到营地看望医疗队员,对我们在总理府的医疗救助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并表达了衷心的感谢。

  1月17日 星期日 晴

  连续的工作使我们疲劳异常,回到帐篷倒头便睡。凌晨4时左右,只听咣当一声巨响,床铺随即剧烈地摇动了一阵,所有的人都从睡梦中惊醒,黑暗中大家互相打了声招呼,都明白这肯定是余震。虽然这么大的余震是头一次遇到,不过谁也没当回事。

  天亮后得到通知,我们的救援飞机已经于昨晚抵达太子港机场,随机而来的是我国政府向海地捐赠的价值1300万元人民币的首批救援物资。飞机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接我们的8位烈士回国。

  早上8时左右,遗体告别仪式正式开始。维和部队营区门内,装运遗体的卡车静静地停放在那里,卡车旁是整齐列队的全体防暴队和中国国际救援队队员,整个仪式庄严而肃穆,当队员们向遗体默哀致敬后,许多人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是怎样一个悲惨的场面啊!8位烈士,8位警队精英,他们曾经历过枪林弹雨,经历过血雨腥风,却遭此劫难!他们中有威名赫赫的缉毒英雄,有老骥伏枥的警界前辈,有初为人父却没见过女儿一面的父亲,也有远离丈夫的妻子、远离孩子的母亲。

  烈士们,你们安息吧!祖国人民不会忘记你们的丰功伟绩,世界人民也不会忘记你们的和平精神!正如队员们怀中抱着的那几个大字“亲爱的战友,一路走好!”你们未竟的事业我们来完成!

[责任编辑:fundyhe]

相关专题:

海地发生7.3级地震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