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赵化宇:时刻做好牺牲的准备

2010年01月18日11:26公安部网站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有一次,在设备合同谈判时,一家很有背景的公司自以为胜券在握,口出狂言:“尾数8000块就不要再砍了,我请你们花8000块好好吃一顿。”赵化宇义正词严:“没有必要!我吃一碗面热热乎乎、舒舒服服,才6块钱,心安理得,踏踏实实!”这次谈判为国家节约了近25万元。

从近千名参选民警中脱颖而出

2004年9月,中国第一次组建维和警察防暴队赴联合国海地维和任务区执行任务,我作为具体负责后勤装备的组长,几乎与中国第一支维和警察防暴队的先遣队同时抵达海地……谁知道五年之后的2009年10月13日,我穿着中国维和警察制服,戴着UN的贝雷帽,又站在了阿根廷野战医院(注:赴海地不到20天因患登革热而住进该医院)的大院里。

———摘自赵化宇日记《阿根廷医院,不相信眼泪!》

1月12日,海地发生7级地震,公安部警务保障局政府采购工作处副处长、第七支海地维和民事警队队长赵化宇被压埋在太子港联海团总部大楼的废墟中。

1月15日,当我们走进公安部警务保障局赵化宇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时,他的领导和同事正沉浸在悲痛之中。警务保障局领导告诉记者,他们上午去探望赵化宇的妻儿时,他的妻子仍坚持认为,他的硬汉丈夫会平安回来。

王欣副局长表情凝重地告诉记者,从知道、了解维和到投身维和事业,赵化宇始终坚贞不渝地追求着,一步一个脚印地向着自己的维和目标坚实地迈进。

2006年首次参加公安部组织的维和海选,他就从近千名参选民警中脱颖而出,进入了参加维和培训甄选的名单之列。为实现自己的维和梦想,他经历了多次培训和考试,经历了维和派遣体制由全国选拔到各省组队的变革的默默等待。一次次参加培训和考试,一次次满怀期望地投入,终于在2009年9月25日第三次通过维和甄选、电话面试之后顺利登上前往海地的航班。

其实赵化宇与海地维和情缘最早始于2004年6月,公安部首次承担向海地派遣成建制维和警察防暴队任务。那时,作为政府采购办公室副主任的他负责后勤保障任务。在资金未落实、时间紧迫的情况下,赵化宇无暇顾及刚刚怀孕的爱人。为按时采购专用装备,确保质量过硬、价格优惠,他率相关人员先后到天津、郑州、威海、襄樊、十堰等地考察,长途跋涉近万公里,途中数次历险,最终将各种样车安全运抵防暴队训练基地。

物资被运达海地太子港后,一下飞机他立即展开工作,开通海事卫星电话、超短波电台,使先遣队与国内和联合国有关机构及时建立联系。数次到大部队营地实地勘察,规划通讯方案。放弃住宿宾馆,与队员们一起同吃同住在简陋的仓库里。为给防暴队创造较好的住宿条件,他乘大巴到邻近考察集装箱改装活动房。回京后,顾不上倒时差,立即投入第二批维和部队出发前的准备工作,直至把防暴队员和随行物资装备全部送上专机。

头上的白发又增加了许多

头痛如针锥,高烧久不退。周身酸且疼,不思茶饭味。报国有雄心,维和乏力远。病床思故土,遥遥泪沾襟!想想未竟的事业,未尽的孝道,年幼的孩子,我的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

———摘自赵化宇日记《阿根廷医院,不相信眼泪!》

2009年9月25日,赵化宇带领第七支海地维和警队顺利抵达海地。然而到任务区不到20天,赵化宇就感染上登革热,被送往阿根廷部队医院。经过十多天与疾病的抗争,他终于被医院批准出院。

“30多岁的他,头上的白发又增加了许多,人憔悴得让人心痛,整个人就像纸折的一般,仿佛风都能把他吹倒,可他不顾自己的病痛,还用自己的亲身体验鼓励另一名因登革热入院的队友,顽强地与疾病斗争。”他在海地的战友通过邮件告诉记者。

“十天之后,我出院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连上网络,点开SKYPE,给我的父母、妻子打了很长时间电话,说了很多无用的话,却没有告诉他们我生病住院。两个月来,妻子每天给我发一条短信,大多也是很无用的话。比如:‘今天和儿子出去散步,买了两个雪糕,一人一个,边走边吃,觉得还是挺幸福的。要是你在旁边,能吵吵架就更好了。’”

“几年来,他为了工作跟妻子和儿子聚少离多,生活一直处于漂泊状态。”警务保障局副局长赵传成说。

“有了孩子以后,他的妻子辞掉了武汉一知名房地产公司副总的工作,来北京抚养孩子,一家人团聚了吧,哪晓得……”同事余健群低着头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他给我打电话时经常说想儿子”。(人民公安报 杨淑珍 苏雪峰)

[责任编辑:irenewu]

相关专题:

海地发生7.3级地震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