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华西村建摩天楼调查:200名村民每人出资千万

2010年01月18日03:34京华时报刘薇我要评论(0)
字号:T|T

周边村的抱怨

伴随着良好预期而来的,是质疑声。有人认为吴仁宝的想法不切实际,是在搞“面子工程”。对此,吴仁宝用一贯的处世哲学应对,他说:“当初我建南苑宾馆,有人说吴仁宝吹牛,不会有人来住,后来不够住,我又建金塔,也有人反对,说我超前,你看看现在!那些看不起农民,认为高楼只能建在城市里的人,我看要解放思想!”

真正引起吴仁宝关注的,是来自于周边村村民的议论。他没想到,这幢摩天楼的建设,成为“大华西”中心村和周边村微妙矛盾的导火索。

已经把自己称为“华西人”的周边村的村民,心里隐约有一种不满。“花这么多钱建高楼,为什么不多建些别墅给我们住?”

记者走访的一些周边村村民表示,虽然并村后华西村表示会优先安排他们工作,但他们并没有像中心村村民一样,确保每人都能分配到工作。而且,他们不像中心村村民一样享受巨额的股金分红,因此,他们的收入水平并没有得到很大改善。

由华西村统一建设的别墅,每平方米950元,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房子,至少要20万元。对于没有固定工作、每年只有1万元收入的部分周边村村民而言,确实难以承受。因此,看着每天都在增高的华西村摩天大楼,他们内心显得不平衡。

“华西不是总说共同富裕吗?我们现在也是华西村的村民,为什么这些钱不拿来改善我们的居住条件?而且建造这个大楼,也没有征求过我们的意见。”

对于这些村民的抱怨,孙海燕认为是一种误解。他说:“投资建大楼的钱,是200个中心村村民集资修建的,并没有动用村里的钱。而且,这个项目建在华西中心村的土地上,也和周边村没有直接的关系。”

至于周边村村民在村务上的决策权,孙海燕说,高楼的建设充分听取了村民的意见,开过多次大会。所谓的村民,包括周边村的村民代表和村委领导,所有周边村的书记,都是大华西的党委委员,都会参加村里重要决策的讨论。“当时并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

孙海燕说,不仅是这个项目,周边村并入大华西村后,经济实行统一管理,村里的经营情况,每月都会召开专门的会议讨论,会后都会召开村民大会通报。中心村村民全体参加,周边村也会派村民代表参加。

“3万多人,都一起参加也不现实。”孙海燕说,周边村村民对经济发展的知情权和参与权,是得到保障的。

拉大的落差感

对于这座摩天大楼,华西周边村的村民既羡慕,又有些抱怨。虽然相比以前,生活条件已经得到改善,但和中心村村民比邻而居,周边村村民依旧感觉到了巨大的差距。摩天大楼的开建放大了这种落差感。

收入差距是落差感产生的重要原因。在华西村,周边村村民和中心村村民同样享有福利分配。在工资分配方面,华西村实行低工资制度,2000元封顶,只要在企业内工作,不区分中心村和周边村的村民身份,同工同酬。奖金分配则略有不同,中心村村民每年奖金不少于12万元,其中两成以现金形式发放到村民手中,八成继续提留作为股金,交到集体统一运作。而周边村村民的奖金,则全部以现金形式兑现。

最重要的区别,在于股金分红。中心村村民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以每人2000元的本金入股,每年享受村办企业的利润分红。而后加入进来的周边村村民则没有股金。

孙海燕说,每个中心村的村民,都由村里根据能力统一安排工作,即使村里实行低工资、高提留的分配制度,每年一户家庭能拿到手的现金收入,也差不多有10万左右,最高的能有100万。一般的家庭都有一幢别墅,两辆20万到30万的车子。村里的别墅会根据需求定期升级,目前已经是第六代住房。一套500平方米的欧式别墅,全部装修好后的价格,是200万左右,买房不用支付现金,而由集体直接从股金中扣除。买车同样如此,自己挑好了车,由集体团购,钱从股金中直接扣除。而周边村的村民并不享受这样的待遇。

虽然吴仁宝说,除了摩天大楼的200个股东,其他的五星级公寓向所有购买者开放,有钱的人都可以来买。但是,对于华西周边村的村民而言,五星级的居住生活显然是个不敢期待的梦。

摩天大楼的建设,缩短了农村和城市的差距,却将同一个村庄的居住差距拉大。不过,在很多老华西村村民看来,这很正常。

“华西村的发展,也是当初的苦干得来的。以前有句话叫‘有女不嫁华西郎’,就是因为华西村太苦了。刚刚并进来的村民,不能一下子就和老村民享受一样的待遇,否则太不公平了。”82岁的华西村老村民吴仁彪说,“新老村民的融合,要有一个逐步的过程。”

■延伸阅读

华西村的广度和高度

曾经,华西村就像一个城堡,坚守着自己村庄的身份认同和财富荣耀。后来,这个堡垒被吴仁宝主动打破,他开始了“大华西”并村计划的实施。这个计划被视作华西村“突围”的举措之一。

并村计划为华西村的发展空间扩张了广度,而吴仁宝的另一个计划是在高度上做文章,于是有了“空中华西村”的构想。吴仁宝说,人有了信仰,才能获得最大的幸福。而他本人的信仰,就是给华西村的村民带来幸福感。

“大华西”版图

328米的摩天大楼,位于华西中心村的西南角,俯视着脚底下的这座村庄。

村庄早已不是以前的模样。2001年开始的并村计划,使华西村的版图从0.92平方公里,扩张到3.5平方公里,人口也从近2000人增加到了3.5万人。

周边13个行政村陆续并入,被分别编号为华西一村到十三村,而原来的华西村,则被称为华西中心村,14个行政村共同组成“大华西”版图。

合并后的村庄,土地由华西村统一规划和使用。吴仁宝说,合并计划,并非其主动为之,而是应其他村庄的请求,并经过全体村民投票同意,“合并的13个村庄,全部是100%的通过率。”

事实上,所谓并村,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完全合并,而只是完成土地的流转。13个行政村的村委会,仍存在并独立处理村务,土地的所有权也仍归属原集体经济组织。华西村主管周边村的副书记吴蕴芳说:“什么时候想收回,都可以。”

对于华西村而言,关键是获得了土地的统一经营和规划权,拥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并村8年来,华西中心村用于周边村修路等公共基础设施的投入,累计已达8亿元。为了打通龙砂山对北华西经济发展的阻隔,并村以后,华西集团投入了数千万元,打通了龙砂山隧道,将山南山北连为一体。

很多华西老村民起初并不理解吴仁宝的做法,不理解为何要把这么多的钱,投给和自己不相关的邻村。

在给吴仁宝当了10余年办公室主任的孙海燕看来,这正是吴仁宝的智慧所在,早在上世纪80年代,华西村刚刚富裕时,吴仁宝就开始投资帮助周边村庄建厂。这种帮扶,不仅为华西村的发展扩大了空间,还赢得了和谐的发展环境,减少了与周边村的摩擦。

周边村的向往

对于并入华西村的周边村民而言,除了可以得到土地流转的补偿费用,更重要的是得到了作为一个华西村村民在经济和精神上的双重好处。

“愿意合并到华西村,是向往他们富裕的生活。”现华西一村(原西巷村)村民、47岁的赵岳忠说。

合并前,西巷村与华西村仅一路之隔,却是两番景象。20多年前,华西村的村民已经住进别墅,而西巷村的大部分村民在21世纪初还只住在水泥墙的板楼里。

2002年5月,成为“大华西”的村民后,赵岳忠很高兴。他开始和华西老村民一样,享受每人每年300斤大米、350元粮款等固定福利。他原来耕种的土地,交给华西村统一经营,华西村为其安排了一份工作,最初在华西村派出所当协管员,一年后被调到华西农建公司售楼处工作,妻子也开了个表店。每年全家的收入至少有5万元。而此前他种地和在村里当电工的收入不过1万元。

华西村还为周边村的村民统一建设了别墅住宅,所有并入的周边村村民,均可将原来老房作价,补上差价后购买居住。

赵岳忠在2006年搬进现在居住的318平米的别墅,房价950元每平米,他的老房子每平米作价450元,自己又支付了近13万。

据华西村村委会提供的数据,自并村以来,共有2301户周边村村民,购买了新建别墅或公寓,搬迁到中心村的生活区居住。

作为华西村村民的荣誉感,也让周边村的村民很开心。水池巷村(已并入华西村)有个名叫阿兴的个体老板,到山东洽谈生意,对方听说他是华西村人,立即产生了信任感,生意洽谈得很顺利,签合同时发现其身份证上写着水池巷村,当即终止合同,还要把他送到派出所,后来与华西村联系,才解除了误会。这让阿兴感受到了拥有一个华西村村民身份的重要和荣誉。

高度上的文章

并村计划为华西村发展空间扩张了广度,而吴仁宝的另一个计划是在高度上做文章。在花园洋房、名车股份之后,摩天大楼的五星级高档生活,是吴仁宝送给华西村民的又一份大礼。

早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华西村规划图上,两座“高楼”就已赫然屹立,一个四层,一个五层,是村里的夜校楼,这个高度,已是当时的江阴第一。

上世纪80年代末,在城市居民还难以想象别墅的豪华生活时,华西村的农民就已经第一次住进别墅。如今,三层600余平方米,有游泳池、有车库的第六代欧式别墅在华西村也并不新鲜。

在吴仁宝看来,房子是华西村富裕程度的指标,也是他承诺让村民过上幸福生活的重要内容。当房子在“大”上的扩张已经达到极致后,他开始想在“高度”上做文章。

要在华西村建个高楼的想法,早就在吴仁宝的脑子里了,只是这个高度究竟有多高,他一直没想好。

2006年,当华西村的年净收入达到30亿以后,他开始派人到世界各地考察,迪拜、美国、台湾、马来西亚、俄罗斯……凡是有摩天大楼的地方,都去了。

选择方案,讨论细节,召开村民大会……历经半年多的讨论后,“空中华西村”的方案终于敲定。

关于幸福的信仰

在摩天大楼建成之前,华西村的第一高度是98米高、7级17层的华西金塔。在它一楼的电梯口,挂着一幅宣传标语,“不到长城非好汉,不登金塔也遗憾。”

这个塔形的中式建筑,是华西村建村35周年的献礼作品,投资1.2亿,花费两年半时间建造,1996年竣工。

今年6月,华西的第一高度将达到328米,15年长高了两倍多。在这15年间,华西村的年产值,也从1996年的20多亿元,增长到了如今的450余亿元。

站在华西金塔15层,遥望未来的最高点——“空中华西村”,整个村庄的层次清晰呈现于眼前:最低处的花园别墅,更高一些的九座中式塔群,最高的现代风格摩天大楼,各种风格杂交相处。

在摩天大楼的脚底下,是建成于2005年的华西村幸福园。园子里,有各种人物雕像,孔圣人、清官海瑞,慈眉善目的菩萨。毛泽东,邓小平等中共伟人的雕像,摆在最中间的显著位置。

吴仁宝说,在这个园子里,每个人都可以找到信仰,人有了信仰,才能获得最大的幸福。而他本人的信仰,就是给华西村的村民带来幸福感。(本报记者刘薇)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calvinohu]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