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第二名遇难同胞钟荐勤海地日记曝光(图)

2010年01月17日01:25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人民网独家披露钟荐勤海地日记

感受贫瘠与动荡

我对海地的了解起初来源于媒体,海地是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区的一个岛国,地处巴拿马运河北部河口入口处,北部濒临大西洋,南靠安地列斯海。面积27,750平方公里,人口830.4万。黑人占总人口的95%,其余为黑白混血种人和白人。常年平均温度高达40℃,地表最高温度可达50℃,艾滋病、登革热、疟疾等传染病流行。海地有着苦难而悲壮的历史,自古就一直是印地安人生活繁衍的地方。1804年1月1日正式宣告独立,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独立的黑人共和国,成为拉美大陆最先获得独立的国家,但200多年来政局动荡,政变频繁。

2004年2月,海地局势急剧恶化,当时的总统阿里斯蒂德被迫辞职流亡国外。致使这个弹丸之地的岛国陷入了水深火热的战乱之中,暗杀、暴乱、枪战频繁呈现,恐怖活动时有发生。联合国安理会于当年2月底通过决议,批准在海地部署多国部队以稳定当地局势,原本风景宜人的海滨旅游胜地近年来却因国内政局动荡不断,生活基础设施遭到严重破坏,人民生活极度贫困、艰辛。从某种程度上说,这里堪称是国际维和任务区中,环境最危险的一个。至少有5万支枪流落在民间,这对当地的治安环境造成的巨大的威胁。

在进入海地任务区不到一个月,海地总统普里瓦尔在国家议会大厦就新一轮的议政选举发表演说,有来自法国等国家的大使和领事官员及相关代表出席。我们根据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以下简称联海团)的指令,派出一个分队和3辆装甲车在会场外遇紧急情况时处置游行骚乱并为尼日利亚防暴队提供装甲掩护,我们开进时,沿途可以看到一些情绪激动的人群正向国家议会大厦靠拢,到达议会广场附近已聚集了近千人,我们驾驶着装甲车小心地从人群中绕过,在总统车队必经之路的十字路口进行戒备,由于周边环境复杂,加之联海团情报和行动部门事先通报非法武装已购得部分手雷,因而参加当日行动的各支防暴队和维和部队均处于高度警惕。在现场部署完毕后,我们迅速下车以装甲车为掩体调整队形实施警戒,机枪手和狙击手在装甲车里严密监视周边的情况,丝毫不敢懈怠,不远处的广场不时传来示威的人群的嘈杂声,集聚的人群不断骚动,推攮着隔离栅栏高举宣传牌大声漫骂、高呼口号,我们严密关注着视线范围内任何可疑人群的动向,防止有冲击会场的过激行为。原定上午总统的演讲临时突然改为下午3时,我们只好在全装负重在达45斤的情况下继续长时间坚守岗位,连午餐也只能在装甲车内简单应付。下午5点30分总统的演说终于完毕,我们才松了口气。

到海地一段时间以来,感觉这里没有正常的法律秩序,国家有关机构也基本处与瘫痪状态,从我们每天外出执勤的情况统计,每天都有绑架、强奸、枪杀、私刑、游行示威等暴力事件发生,范围波及全国,武装匪徒针对的人群不仅仅是针对普通百姓,还经常针对联合国工作人员和维和人员,老百姓没有任何的安全感,连我们全副武装外出都随时戒备森严,集体行动,何况手无寸铁的平民。最严重的要数绑架案了,由于物质匮乏,绑架成了武装匪徒敛财的主要途径,我们到达海地前三个月,中国防暴队的两名海地雇员翻译的家属就被绑架,而且赎金高得惊人,通常都在十万美金左右,让人难以承受,武装匪徒发现被绑人家属报警或长时间拿不出钱就很快会撕票,一般被绑人的家属会选择和绑匪谈判解决,可见民众对当地警察的不信任,更何况者,有些当地警察和绑匪是蛇鼠一窝。

在我们到达任务区的第一个月就发生了三起针对联合国海地稳定特派团工作人员和雇员的绑架事件,虽然有两起经过联海团行动部门的大量工作和努力。解救了人质,绑架事件得到圆满解决,但短时间内连续发生针对联海团工作人员和雇员的绑架行为是武装匪徒对恢复海地法律秩序的严重挑衅,是对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公然对决。对此,联海团总部立即对此事件作出强烈反应,要求行动部门全力解救人质,严厉打击绑匪。我们作为主力部队参与了这一次解救行动。搜索任务由防暴队和少量特警队员担任,中国防暴队出动的兵力是各支防暴队里最多的。行动开始后,为达到震慑匪徒的效果,联海团总部派出了直升机在搜索区域上空来回盘旋巡逻以配合地面警力尽快发现目标。绑匪在联海团密集警力的搜捕下已被迫逃窜。慑于联海团强大的武装压力,绑匪内部发生分歧,胆小的绑匪被迫秘密释放了被绑架的人质。行动已达到了解救人质、震慑绑匪的目的,善后事宜移交海地警察,继续追踪绑匪的下落。只要有钱赚,有饭吃,什么人都敢绑,这是海地一些穷困潦倒的人迫于生计无奈的选择。

海地的法律制度不健全导致私刑泛滥,人民不相信法律能解决问题,通常是遇到情况自己处理,在今年6月的巡逻途中,我们就遇上过一起事件,有三名男子涉嫌强奸少女的青年男子被村民用木头和石块活活砸死,横尸街头。

有一次我在当太阳城区域16号加强点执勤,当我们下车准备与巴西维和部队会合时,发现一名奄奄一息的海地青年横躺在执勤点一侧。通过海地翻译了解这名男青年名叫安克顿,19岁,家住太阳城比勒瓦尔巷,因生活贫困,于当日凌晨4时偷窃东西被房主当场抓住,房主叫来附近邻居按照当地传统惯例对其残忍地实施了私刑,人们用木棒,铁器将他打得体无完肤,队员们看到满身是血的安克顿头上有一个大口子,已经结痂的血块粘在他破烂的背心上,他每抽搐一下都会被扯得疼上好一阵,队员们用一个床单把他裹了起来,与巴西维和部队一起把他送到车上,由巴西维和部队送他到附近的医院救治,我们留在执勤点继续协助海地警察劝解怒气未消的村民们。

初到海地,感觉这里的动荡都包含的空气里,也包括人文的东西,交通拥挤且无章,当地的公交车就是俗称为“踏踏车”,车身画满了油彩画,让你眼花缭乱,随之而来的是车内震耳欲聋的音乐。我们的2、3号哨位就在街面,每天听着这些来来往往的噪音都够呛,细心的你就可以发现,往往车载音响越大的,乘客就多些,海地天气热,人也热情四溢,不管遇上什么大小节日,往往是通过跳舞和音乐来宣泄的,我们的勤务往往就是经常在音乐会的外围警戒,防止发生暴力的时间发生。有队员说:这里的人们连肚子都填不饱,怎么还能通宵达旦地狂欢呢,这可是大的体力活。最大的狂欢节是在临近我们春节那几天,一般是三天时间。可以说,我长这么大,只有在海地才看见五、六万人一起狂舞的场面,纯天然的迪厅,好不壮观。但接踵而来的时间让我们头疼不已,因为有几十万的群众走上街头进行狂欢并游行,非法武装分子肯定会企图乘机制造煽动和破坏节日狂欢的活动,让我们随时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尽管如此,还是发生了一系列的暴力事件,在佩森威尔区狂欢活动的预演现场发生了武装分子袭击游行人员的事件,有10人被当场砍伤;在戈纳伊夫发生一起15名武装分子袭击公交车案件,车上的40余名乘客被洗劫一空,武装分子还在实施抢劫后强奸了三名妇女,绑架了两名人质;等等。联海团根据情报实施了一次突击搜捕行动,中国防暴队和其他国家的维和官兵一举抓获了9名企图在海地狂欢节期间制造骚乱非法持有武器的嫌疑分子,针对严峻的形势,联海团命令所有防暴队的警力全力保证三天时间里狂欢节的安全,提出了“全体人员在行动期间面对挑衅应保持低姿态和最大的忍耐”的要求。这对我们又是个严峻的考验。

在狂欢节期间中,我们承担了佩森威尔区、夸得布格区和马提桑区三个地区的全天24小时武装巡逻、定点查缉任务。在枪支泛滥的海地进行查车,危险系数和风险是可想的。

我们驾驶着两辆装甲车准时到达执勤区域,在现场显示武力,为狂欢人群提供安全保障,起到震慑犯罪的作用。当一切安全隐患被排除时,国内除夕的钟声已经敲响,我们还在现场趁着空暇在装甲车上吃着方便面呢。海地的乱还体现在这里是艾滋病的发源地,平均每5个海地人中就有一个艾滋病人,这让我们执勤的时候更加小心,首先自己注意要没有外伤,或暴露在外的伤口,另外在执勤抓捕的时候小心被他们抓着,因为极端贫困,很多海地妇女也通过出卖肉体来维持生计,在任务区,联合国是严禁维和人员在任务区对当地民众性侵犯和性剥削的,一经调查核实,将把维和人员立即遣返回国,这样就给你的国家摸了黑,三令五申后,还是有些国家的维和人员不时会有此类事情发生,但我们中国维和警察至今保持了这方面的“无一遣返”的记录。平时我们就是对小孩也要非常当心,有次,女队员到孤儿院里慰问,看见一小黑妞可爱就报着照相,我发现孩子的额头已经有溃烂,我赶紧提醒这位女队员注意,因为在国内参与缉毒工作几年时间里,也见过艾滋病人类似于这样的溃烂,毕竟是在一个高危的群体里,还是谨慎为最高原则。

乱还体现在市政的设施上,整个海地没有一个垃圾处理站,甚至没有一个电影院,政府职能基本没有履行,拿太阳城市来说,整个地区就是个巨大的垃圾场,垃圾已经堆放到了海边了,民众就生活在这个大的垃圾场里,太阳城市长经常来我们营地找政委,请求支援他们的市政建设,但建设是需要资金的,市长一开口就是10万美金,也许他们习惯了伸手就要,奉行拿来主义的原则。原来美国曾援助过大量的资金用于海地的垃圾处理,后来这笔资金不知去向了,但垃圾山一天比一天高,我们没有美金,但有的是爱心和人力,正当我们下定决心向垃圾山进军的时候,莱卡暴乱事件发生,帮助他们清理市内部分垃圾的事也只好搁浅了,但回国后大家仍心有余悸,要清理那片一望无际的垃圾,怕是只有“愚公”在世了。

相关专题:

海地发生7.3级地震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