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2010年01月15日10:18mangazine.名牌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沙漠盖别墅、月球去采矿、航空母舰一次买两艘;公司一下搞两家、一家玩死另一家?

策划|本刊编辑部 统筹|鞠青 执行|鞠青、孙琳 图|杨子

协助|李旭明、张姝琪、王基国、黎子正

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太阳照常升起

文| 杨波

自改革开放、允许私营以来,本全部属于国家的钱部分转账到这笔钱越来越多,制造并拥有这笔钱的新中国第一批民营企业家也逐渐老去,却恰似草木枯荣、循而不灭,他们的孩子都长大了。由此,近来以长三角和珠三角——中国民营企业最为集中的两个区域——为核心发生的一系列相关富二代接班人的事件和讨论,不仅预示着家族产业的交接,也预示着中国民间资本的去从这些问题已列于台前,成为中国经济一等一的大事。

没有万一的话,老子一定会将家产留给儿子,这是常识,所以接班不仅是财富的交接,也是产业、管理权力的交接,放大来看,直如我国古代的士大夫家族或欧洲的贵族,代与代之间最重要的传承是价值观、审美体系、生活方式这些隶属精神生活之物。

我国当下民间资本从出现迄今不过一代,包括洗脚上田的创业者的艰辛换来的银两,为其下一代创造出一个跟他们截然不同,地下天上的成长环境,以致造成两代代沟加深。本刊记者深入长三角和珠三角,访问了数十家面临接班问题的家族企业的老少二代,尤其是接班的年轻人,他们要必须面对的问题是,接不接,怎么接,接什么,等等。

希腊神话里,工匠代达罗斯用蜡和鸟羽给自己和儿子伊卡洛斯各做了一对翅膀,父子俩翱翔在大海之上。他告诫儿子说:“不可飞太低,沾到海水翅膀会变沉飞不动;更不可飞太高,否则蜡会被太阳烤融,翅膀会散掉。”若将今天中国的富二代喻为从父亲那里得到翅膀的人,这个寓言算一个警示。

人世绵延,生生不息。父亲在儿子那里找回青春,儿子从父亲那里得到灵魂;恰似太阳落下去,第二天早上又光芒万丈地升起来。

孩子还是要自己带

珠三角富二代接班调查之顺德切片

败家子传奇迎风传送的速度,大约10倍于谨小慎微的守成故事,原理是这类故事既满足了人类与生俱来的窥视欲,又安抚了人民群众心中时刻潜伏的平均主义激情。所以,“顺德富二代接班乏力,呼吁政府出资帮助培养”的新闻话题一出,杂志确立的主题虽然端正持重——“民企接班人调查”,作为职业窥视者,我们还是在心里暗自揣上了叛逆青春、集体迷失等关键词,以顺德为切片,寻访关于富二代的种种谬误与真相。

文| 鞠青

父子同台的接班进行时

城市外貌的泯然众人,很容易让人忽略这个地方在中国财富版图上的江湖地位。顺德人的性格,更让他们的财富江湖有深藏不露的低调。一双随意的拖鞋,一张某某罐头、家具公司董事长的名片,背后却可能掌控着规模庞大的企业,以亿计的财富。

生得膀大腰圆、皮肤黝黑的伍智聪,颇得顺德神髓。格子衬衣、双肩背包,更像资深“驴友”。智聪是顺德乡亲,在香港生活,不买马、不赌博,大学毕业就在父亲的企业工作,现在更挽起裤脚下田,在顺德搞生态养殖,与传说中的富二代形象十分不符。

钟建沣和杨岗松,一个是80后,在家族企业任副董事长,一个70后,是房产公司总经理。说起事业,都亲力亲为;说起父亲,异口同声说是自己佩服的偶像;说起孩子,竟是非常专业的爸爸经:“孩子还是要自己带的好”。再次颠覆了我们对富二代的臆想。对家庭、对企业、对群体形象,两人都表现出很强的责任意识。他们展示给我们的,开句玩笑可以套用康熙传位雍正的评语——“人品贵重、行为端方”,是值得信赖的接班人。

张友璞、蔡必占、何雨珊、杨刚涛这几位,衣着休闲时尚,凑一块就爱说笑打闹,像是出校门不久的同学聚会。他们多有留学经历,待人谦和,礼数周全,刚涛热心、必占外向、友璞有些随性的孩子气、雨珊一袭清汤挂面式的黑发,还是个学生模样。落座一问,才知道几位时尚青年都是已处于进行时状态的新生代民企接班人,父辈与子女交接班的布局和整个珠三角地区并无二致:父亲做董事局主席,儿子当CEO,父子同台演出。

叛逆?或许有,但已是过去时;迷失?他们的发展方向可能比很多同龄人都明确。

不差钱的顺德,也不差接班人

林小波,顺德总商会经济信息部部长,和这个群体很熟络,他说:“顺德富二代不接班的是少数,败家子几乎找不到。”顺德民企接班状况真的如此乐观?

这个长期盘桓在中国县域经济百强榜榜首、历史上就有“南国丝都”美誉的地方,特有的工商历史传统,让他们在改革开放的30年里,打造出了美的、万家乐、格兰仕、容声科龙、碧桂园等驰名商标,获得了“可怕的顺德人”这一名片式称谓。在财富代际转移的历史关口,在职业经理人制度尚不健全、家族文化传统悠久的中国,这些熠熠生辉的品牌接班人状况又如何?

美的——2009 年8 月何享健辞任,职业经理人方洪波继任,儿子何剑锋投身投资行业;碧桂园——接班人杨惠妍秉持父亲杨国强本色,少说多干,业绩斐然;格兰仕——梁庆德,人称“德叔”,仍然担任董事长职务,儿子梁昭贤出任总经理已数年,交接班平稳。另一位“顺德造”代表人物潘宁,归隐多年,他当年以“禅让”给副手的方式,完成了科龙的交接班,传为美谈。看起来,不差钱的顺德,也不差接班人。

在东西方的家业常青故事里,从“富过十代”的英国约克人,到财富已传至第六代的洛克菲勒家族,都很重视家族文化的培养。这也许可以解释顺德为什么不差接班人。

这是一个家庭观念浓厚的地方,超过四分之一的顺德人有两套以上住房,人均居住面积达45.78 平方米,但是他们不爱分家。不少家庭看楼扶老携幼,偏爱大户型,在大城市,这样的景象十分稀罕。钟建沣、杨岗松,虽已经结婚生子,仍然和父母同住,三代同堂。家庭气氛好、有约束力,问题二代自然就少。

有良好的父子关系,才能实现接班进行时中的传帮带,才能消弭纷争,在企业经营管理上实现不同背景的两代人的融合。

这个“班”,不一般

接班人敢接班愿接班,但这个“班”的确是个不一般的“班”。

“企业靠守是守不住的,创新是企业的灵魂,‘富不过三代’现象很正常,也是企业淘汰过程的一种反映。”长期研究家族传承问题的中山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李新春说。

创新不容易,所以企业家才是社会的稀缺资源。面对创新压力和“富不过三代”的财富魔咒,接班人最怕的就是企业砸在自己手里。作为接班人,张友璞说:“我们干得好是应该的;干不好就会被人屌。”张友璞的父亲、顺德糖厂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绪跃,有次感慨地对林小波说:“真后悔把企业搞这么大,让孩子承受太大压力。”

接班人现在面对的企业生存环境也不同了。“80年代初我们的家具运到上海、武汉,一卸下来人还没走货就卖完了。”杨岗松的父亲杨耀初说:“我们那时候是只有机遇没有危机,只要肯做就行,现在竞争比那时大多了。”

面对残酷竞争,吃穿不愁的富二代,靠什么动力来支持自己继续为企业打拼?36 岁的伍智聪、33 岁的杨岗松、31岁的蔡必占、28 岁的钟建沣,都已经部分地度过了叛逆的青春期,多数已为人夫、为人父。原先性情温和的,多了从前没有的压力;不羁的,多了约束。家庭的需要、企业的需要,让从前空洞的责任感变得具体。

每个人都是孤岛,何况年纪轻轻却身居企业高位的富二代接班人,要面对青春的孤独与学习的压力,所以往往热衷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这也是近年针对这个群体的培训班层出不穷的根源。在顺德,有总商会这样的政府机构做召集人,也算找到了组织,学费自己掏,关键是能学些东西,交到朋友。

与飙车、吸毒、追女明星这些符号化的东西无关,顺德富二代接班人和他们的接班进行时,修正了我们脑海中既有的印象。那些印象,或许只是他们青春期留下的一点痕迹,被媒体过度传播,多数人最终还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天空。也或许,财不外露的文化传统,让有修养有内涵的富二代过于低调,才使喧嚣的败家子,成了这个群体的形象代言人。

文︱鞠青

父亲:“接不接班无所谓,最关心的是孩子能不能走正道”

黄色的小土狗趴在楼前打盹,享受南方12 月温暖的阳光。看见我们的车驶近,方踱步起身。楼梯口左边是工厂食堂,带着黑色塑料围裙的大嫂,麻利地劏鸡宰鱼,准备着永华木制品有限公司一百多人的午餐。

父子俩在二楼的办公室等我们,办公室很大,摆满各色木雕、瓷器、玉石、字画,是父亲杨耀初的收藏。一些奖杯放在很显眼的位置,多是父亲在某某高尔夫球赛上的斩获。父亲说话时,儿子从不打断,安静地给座中人添茶倒水,每次手机响,都礼貌地离座去接。

岗松生得俊秀白净,说话慢声细语,笑容腼腆,像是韩剧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他的头衔是——家族企业江湾房地产有限公司总经理,在“2009 中国家族企业少帅榜”上排第24 位,可是他说自己没有富二代的心态:“昨天晚上看韩剧《兄妹契约》,还和老婆在羡慕人家的生活,家里跟酒店一样。我们家也就是中等水平,不是人家想象的那样富。”

父亲人缘很好,在藏龙卧虎的顺德北滘,已经在商会会长任上干了三届,他的前任是碧桂园的杨国强。在这个家族企业林立的圈子里,大家难免会议论一下谁家的孩子有本事,谁家的孩子没能力,偶尔哪家出了个骄宠傲慢惹是生非的孩子,也会多议论几句。

“心态平衡很重要,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比我们有钱的人多了。”杨爸爸说,“接不接班真的无所谓,最关心的是孩子能不能走正道。”

路口:望着威灵顿的大海发呆

大学毕业,家境富裕,没有找工作的压力,也没有迫在眉睫月月要还的房贷,生存的意义在哪里?这是富二代最容易迷失的阶段。生活的岔路口,在责任和虚无之间,在突破和依附之间,是这样过一生,还是那样过一生,即使岗松这样乖顺的孩子,也曾有过刹那的茫然。

因为家里做出口生意——永华木制品公司生产的吊扇叶片基本都是出口欧美,2000 年,大学毕业的岗松离开父母、弟弟、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远赴新西兰学国际金融。

那是他第一次离开家独自生活,父母按年给生活费。每个学年的年头,他需要计划好各种开销,比如每个星期交一次房租,一年52个星期需要多少钱,划出来,留出回家的机票钱等等,之后除以12,就是每月的花销了。他控制得很好,从没闹过“亏空”。

虽然不用为钱发愁,岗松还是和许多普通的留学生一样,尝试到餐馆打工。第一份工是帮人停车,华人老板很厉害,动不动就骂:“猪头,哪有像你这样干活的!”才一个星期,就受不了。换了家餐馆,这回坚持住了,挣到了第一份打工工资。

借住的房东夫妇对这个文静的中国男孩很好,学业进展顺利,他甚至还靠自己的努力,没花父母的钱就获得了新西兰国籍。可是,无边无际的孤寂还是常常会裹胁他。放学回“家”,常常望着威灵顿的大海发呆。看看周围,好的生意都是本地人在做,华人机会很少,至多开个餐馆,可是岗松慢慢发现,高档餐厅也不是华人在做。身边也有开跑车爱玩的朋友,但岗松觉得,那不是自己喜欢的生活。

在那些独自呆望大海的日子里,岗松渐渐明白,威灵顿的大海再蓝、奥克兰的森林再绿,也不是自己要停留的地方。而地球北面,那个叫做顺德的地方,有自己的朋友、家人和家族的事业,他从那里来,也要回那里去。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