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专家:通过骨骼DNA判定“曹操”可能性不大

2010年01月14日11:49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新网1月14日电 古代人骨的鉴定和人类学研究专家张君14日在社科院考古论坛上表示,西高穴大墓男性个体的人骨材料保存太差,不能提供DNA分析所需要的理想样本。通过对男性个体骨骼DNA测试,推断是否是曹操的可能性不太大。该男性个体是否患“偏头疼”也很难在骨骼上留下什么印证。

  “安阳发现曹操墓”的消息公开后,引发各界热议。有人提出,是否可以通过比对DNA的方式来判断墓中男性是否曹操?对此,古代人骨的鉴定和人类学研究专家张君表示,总体上评价,对男性个体DNA测试,推断是否是曹操的身份的可能性不太大,因为没有太大的可操作性。该男性个体是否患“偏头疼”也很难在骨骼上留下什么印证。从头骨的形态企业推断墓主人的身份,实际上也是不可能的。

  专家介绍人骨研究:骨骼年龄鉴定一般情况下不太可能绝对精确

  张君介绍说人骨研究,从它的分类来看,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人类微进化,这方面主要探究的是人类起源与演化方面的问题;另一方面就是古代人的生活状况。通俗一点地讲就是长什么样的一群人,他们的食物结构是什么,他们生活的状况是什么,他们的身体健康是什么样的等等这一类的问题。

  最基本的一个就是性别、年龄的鉴定。测量和观察,这主要集中在头部的测量和观察,分析种族特征。

  性别鉴定主要是由两部分方法组成,一方面是人骨的骨骼上就能表现出性别差异的很多特征。除了这个,DNA的判断也是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性染色体,男女是不同的。

  年龄是怎么判断的?对骨骼来说,年龄判断主要有六个部位。第一个就是牙齿的萌出和换牙。一般现在人15岁以前也都完成了换牙的过程,所以,换牙这样的一个标准就适合于未成年个体,到15岁以后,大家的牙换完了,就没有什么替代性的特征了。

  影响精确断龄的因素是什么?骨骼的年龄变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常常会受到个体营养状况、发育情况以及饮食很多因素的影响,存在着个体差异。同一个个体,各种年龄特征有可能也表现出来不均衡,比如经常会遇到头骨骨缝愈合的情况和牙齿磨耗的状态会显示出年龄的不平衡。另外虽然头骨骨缝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合,但愈合的速度也会因人而异,不同人之间可能会产生较大的误差。

  所以,从这几方面来看,骨骼的年龄鉴定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太可能做到绝对的精确,特别是45岁以上年龄的人,判断范围会扩大,不太可能很准确。相对来说,未成年人和比较年轻的人的骨骼年龄鉴定准确性要好于成年、中年以后甚至老年的个体状况。

  虽然还有组织学的断龄,就是做切片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也要求有完整的牙齿和密度比较好的骨骼。它对老年骨骼的判定也是存在很大误差的。

  谈曹操墓男性个体:通过DNA测试,推断是否是曹操身份的可能性不太大

  张君介绍说,西高穴大墓这个男性个体,男性个体剩下的骨骼部位是部分头骨和带两枚牙齿的一块颧颌骨。怎么判断他的性别?性别是根据保留在枕骨上有很明显的男性特征。

  另外,在判断他性别的时候,也要对比另外两个个体,发现确实差异很大,而且性别特征都非常明显。

  因为剩的材料这么少,这两枚牙齿也基本上磨的就剩齿根了,所以看不出什么太多的磨耗性,只能根据骨缝的愈合情况。从他的骨缝愈合情况,全部愈合以及有的地方有点消失,有这种老龄化的特征判断出来的年龄。

  女性个体,其中一个是不完整的头骨,带牙齿的下颌,部分肢骨和体骨,这个性别依据是保存比较好的髋骨,这个保存得比较好,所以她的性别特征比较明显,性别的鉴定再结合头部可靠性是很大的。

  年龄的依据,因为她的骨骼保存得比较多,所以年龄的依据,考古人员是根据很多的方面来综合考虑的。比如她的牙齿磨耗,她的骨缝的愈合,以及髋骨,前面介绍的耳状关节截面的形态。从多方面综合判定的。

  另外一个女性个体具有完整的头骨,带牙齿的下颌,部分肢骨和体骨,对她性别的判定也主要是髋骨,再结合头骨都有一致性的性别特征的。她的年龄依据,考古人员是依据牙齿磨耗、骨缝愈合,髋骨上齿骨联结面形态和耳状关节面的形态她都保留着。结合这个综合来判断的年龄结果。

  判断的年龄是否可靠?张君说,单独把它拿出来去质疑墓主人是曹操还是不是曹操,这都是有偏颇的。应该怎么样看待考古队公布的这样一个年龄结果?如果有了上面介绍的知识,就不应该去拿一个孤证来质疑或者来判断。

  再一个质疑方面,就是一些人提到的人骨DNA的分析。张君说,其实人死了以后,他的DNA分子会很快降解,这和活体不一样,活体做DNA的话,大部分或者几乎所有的遗传物质的信息都是能提取的,但是死人骨不一样。也就是说,死后遗传物质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减少。

  目前做骨DNA分析,在亲缘关系分析上应用的是这样的:一个是线粒体DNA探究的是母系遗传,一个是Y染色体DNA探究的是父系遗传。线粒体DNA,基本上用的都是线粒体DNA,因为它有它的优势,它的数量非常多,变异比较快,相对和DNA容易提取和鉴定,所以这在亲缘关系分析上是很容易做到的。

  但是Y染色体DNA有很多缺点,比如它的基因突变缓慢,不太容易鉴定,而且也缺少人类YDNA变异的信息。另外,它只是单拷贝基因,所以扩增的困难非常大。

  对于Y染色体来说,现在主要是用于性别鉴定。探究父系遗传是比较困难的。这就恰恰说明了后面提到的男性头骨是否能做DNA分析。

  除了DNA本身特征带来的分析上的困难以外,骨NDA分析本身对人骨材料还是有一些要求的。比如它最好是保持出土时的状态,最好是一出来马上专门的人员提取,而且不能用水清洗,因为它很容易被污染。理想的样品是还长在齿槽中的大牙,也就是臼齿,或者骨密度非常好的股骨和颌骨,其他方面,比如人骨DNA很容易受到现代人的污染或者其他人的污染,一般在现在如果取样,密切接触过人骨的人,包括实验员的DNA都要留样品测试做比对的。

  近些年的一些研究发现,从刚刚出土的样本中进行骨DNA研究的成功率是比较高的。另外对骨DNA是否能做DNA研究,有一个样本的评估,一个古代样本能否作为DNA研究的材料?有经验的研究者根据样本保存的年代、保存条件和样本的外观就可以初步确定了。

  鉴于以上讲的这些,张君对西高穴大墓男性个体的测定评估是:第一,人骨材料保存太差了,不能提供DNA分析所需要的理想样本,比如材料很少,因为是在泥里面捞出来的,所以也水洗过。第二,多次盗墓,已经不能排除古代和现代人的DNA污染。第三,寻其后代已难以确保其身份的可靠性。第四,技术上目前国内对古代Y染色体DNA的分析还存在相当大的困难。

  从这几点来看,总体上评价,对男性个体DNA测试,推断是否是曹操的身份的可能性不太大。因为没有太大的可操作性。

  张君补充说,头风病是不是能在骨骼上看出来,头风病实际上就是指偏头疼。现在知道偏头疼医学上的成因也非常复杂,应该归到神经血管性的头疼。神经血管性的头疼,长期头疼,是否能在骨骼上留下印记,古代材料没有相关的研究,现代医学是怎样的情况,也不太清楚。张君推断,很难在骨骼上留下什么印证。

  另外,从头骨的形态是否能够推断墓主人的身份?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墓主人的身份是一个社会地位,头骨的形态观察是一个生物学的特征,所以不可能从一个生物学的特征推断他是否是曹操这样一个社会地位。

  张君认为,更多的是否是曹操本人,这还是需要考古学的证据。但是质疑他不是曹操的也需要再找些其他的理由。

  张君等专家去安阳的时候,通过对老年头骨进行仔细的观察,发现了一个特殊的迹象。

  张君说,对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女性头骨的尸状缝,就是纵向的尸状缝比前面冠状缝和人字缝来说,它是不协调的,是过早地愈合,为什么过早愈合?在专家看来,也是碰到过的,但是为什么是这样的,也没有一些具体的或者可靠的分析来说明。不过对那个个体的头骨里面和外面都稍微有一些特殊的现象,比如说有孔,里面似乎有一些腐蚀的孔,这种孔到底是什么造成的,是埋藏环境还是什么造成的,这还需要以后详细地观察、分析才能知道。

  这条缝过早地愈合是不是能够对她的年龄推断做一个辅助性的帮助呢?张君认为,这个缝的异常可能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总体上讲,从几种特征来判断,推断她50多岁,不会有太大出入,即便是有几岁的误差,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责任编辑:carriewang]

相关专题:

河南确认曹操墓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