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金矿黑幕:贵州原政协主席案致公安局长落马

2009年11月10日23:1821世纪经济报道吴红缨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常国旗在2008年9月份便被贵州警方控制,主要是因为其在黔西南州担任公安局局长期间,在金矿方面存在着相关的违纪行为。

贵州省原政协主席黄瑶10月23日被中央纪委双规后,新华网11月5日援引中央组织部负责人发言称,黄瑶因严重违纪,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现正在按程序办理。

贵州官场在黄瑶被中纪委带走两周后,贵州政界原来议论纷纷的场面,变得沉寂。在诸多场合,官员们对于“黄瑶”两字均保持沉默。

本报记者此前已了解到,黄瑶被双规,事发于贵州一中央扶贫项目涉嫌违规操作及生活作风腐化。近日,贵州司法界人士再次向本报记者证实,黄瑶出事,确与其在黔西南州任职期间当地金矿的违法开采有关——“两年前贵州司法系统已经沿着这两条或明或暗的线索开始调查。”

而黄瑶被双规后,其在黔西南州任州长时期的下属、前黔西南州公安局局长的常国旗近期已被司法机关控制。他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在金矿开采中有违法行为。

公安局长落马

据贵州司法界人士透露,“扶贫项目和金矿的调查,实际上都指向已居正部级之位的黄瑶。”

常国旗是黄事发后,目前所知第一位被牵涉的官员。它也说明贵州开始清算黔西南州金矿中的各种违法行为。

常是黄瑶的老部下。黄瑶在黔西南州主政期间,常国旗担任副检察长一职,此后常国旗升任黔西南州公安局局长,2004年平调至黔南州任公安局局长。

贵州司法界人士透露,贵州省近期对前黔南州公安局局长常国旗的侦办正在提速。

常国旗在2008年9月份便被贵州警方控制,主要是因为其在黔西南州担任公安局局长期间,在金矿方面存在着相关的违纪行为。

媒体对常国旗的报道截止到2008年8月5日,是日,黔南州公安局局长常国旗与当地官员一道观摩了“迎奥运、保平安”的灭火实战演习。

但此后常国旗重新出现,仕途似乎未受影响。2008年12月,常还以州公安局局长、州“打黑除恶”领导小组副组长的身份出席部署专项打黑的电视电话会议。

紧接着在2009年2月18日,黔南州低调地进行了人事更迭。当日,州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任命庞鸿为黔南州公安局局长。从此,常国旗便消失在公众视野。

据贵州司法界人士透露,据初步调查,常国旗涉嫌在黔西南州的金矿非法开采中,有参股、受贿行为,且利用职务之便,为金矿的非法经营提供警牌支持,使金矿运输畅通无阻,“谁也不能拦”。

而常国旗仅仅是黔西南州政商界人士密集性落马的冰山一角。

最近两年以来,贵州司法系统及贵州省、州两级政府,以雷霆手段在黔西南州开展整治工作,前前后后多人被捕,这些人当中包括像常国旗一样的州市县官员。

贵州省司法界人士认为,随着对常国旗这样金矿非法开采当中的“保护伞”的侦办逐渐深入,很有可能会逐渐引出黔西南州当地金矿开采当中更多的“保护伞”。

而黄瑶在其间所扮演的角色也将逐渐浮出水面。

金矿乱象

黔西南州下辖的8个市、县几乎县县有黄金,被称为“中国金州”。

据当地学者介绍,其他地区黄金产量是以“两”计算,而黔西南州是以吨为单位。官方预测,全州黄金探明储量342吨,控制远景储量1000吨以上。

黄金的诱惑吸引了蜂拥而来的淘金者,这些人用各种手法逃避国家对采矿的严格管制。

“当年黔西南州的金矿开采当中,基本上算是三分之一的金矿有证,三分之一的金矿证件不全,三分之一的金矿根本没有证。”上述司法界人士表示,即使“有合法的手续开采的金矿,也通常在从事非法开采”。

上述司法系统人士举例称,黔西南州的一些金矿本来是国家不允许开采的,但旁边恰好有一个允许开采的矿,一些“精明”的老板,便用请当地官员入干股等方式,通过合法手续取得开采权,进而明目张胆地开采旁边国家不允许开采的金矿。

“黔西南州晴隆县是重灾区,遭查处的人员最多,目前绝多大数人员仍关押待审。”上述贵州司法系统人士说道。

他透露,晴隆县金矿违规开采案,两年前就有200余基层官员及矿老板被捕,大部分至今仍未结案。

截至目前,与常国旗或许有着相似违法之处的原晴隆县黄金局局长已经领刑——2009年7月,黔西南州首府兴义市人民法院,对原晴隆县黄金局局长杜碧文利用职务为私人老板开采黄金提供便利进行一审宣判,杜碧文领刑20年。

彼时,与杜碧文一起登上被告席的,还有他的接任者——晴隆县黄金局管理局另外两任局长。法院审理查明,杜碧文在任晴隆县黄金管理局局长期间,于2007年滥用职权下发5个“扩能扩界”文件,将8个无证矿并入有证矿进行开采。造成国家金属资源破坏量达26.9万克,价值4372万余元。2007年7月16日,杜碧文被宣布停职,黄金管理局工作由副局长陈代华主持。而陈代华在代任期间,如法炮制,签发的3个扩能扩界文件,涉及无证矿3个,造成国家金属资源破坏量达2.9万多克,价值483万余元。2007年12月1日,杨兴隆出任晴隆县黄金管理局局长,收受矿主赞助黄金管理局的买车款5万元。

贵州省社科院一位专家称,尽管黔西南州有这么多黄金,由于这些乱采行为,黄金未能为全州财政贡献丰厚的税收,也未改变黔西南州的贫困面貌。

金矿违规开采导致的更为严重后果是,由于过去管理不规范及技术的落后,全州黄金小矿林立,植被破坏严重,尾矿、废水乱排放,且掠夺性开采导致环境污染、水土流失。

2008年初,国家有关部门就曾通过卫星监测和无人飞机航摄,发现晴隆县部分乡镇存在大量非法黄金采矿点。

司法系统人士称,黄瑶在黔西南州任职有8年之久,无论他有无违纪行为,对此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当时的调查也指向了黄。

贵州省社科院专家介绍,在“十一五”期间,贵州省政府已着手对黔西南州金矿进行重点整治。通过设置规模、技术两大技术门槛,将小矿主拦于门外。“黄金将继磷、煤、铝之后,成为资源大省贵州的后起优质资源。”

东窗事发背后

当地多位分析人士称,“黄瑶落马可能会波及到他过去的下属。”

几乎所有贵州政商界的受访者众口一词地表示,尽管已经离开了黔西南州一把手位置十年,但黄瑶的违纪行为与黔西南州应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贵州省社科院的另一位专家在黄瑶东窗事发后发出感慨。

因为工作关系,上述社科院专家曾与黄瑶“打过一些交道”。在他看来,黄瑶当时由于是自治州的一把手,实际权力远远大于其他省平级的地级市领导,“在黔西南州主政期间,黄瑶完全是一方诸侯、封疆大吏,集大权于一身,而作为自治州,还有制定地方法律法规的权利——“黔西南州的大事小事,没有黄的点头,根本不可能顺利实施。”

在贵州政界人士眼中,黄瑶算得上是一个“仕途被奇迹包围”的官员,在现任贵州省领导班子当中“资格算是很老的”。

有观察人士认为,黄的落马,有一部分原因是“功成名就过早”。

至于黄瑶被指的“作风腐化”,贵州省多位人士认为他跟贵州省内一名女性政府官员关系密切。

黄瑶在1996年12月至1999年5月任贵州省委常委,黔西南州委书记期间,该官员曾担任黔西南州职务。

据司法界人士透露,组织上在黄瑶双规前,“曾找过该官员谈话”。

[责任编辑:vingietang]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