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北京市调研密云5元出租 黑车转正可能松动

2010年01月14日02:16新京报段修建 王嘉宁我要评论(0)
字号:T|T

政协密云县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开幕,针对郊区县泛滥的“5元出租车”情况,政协委员建议可试点“区域出租车”,并出台政策限制区域出租车在区域外运营,以解决区域打车难及黑车泛滥难治理的现象。

北京交委调研密云5元出租 将研究是否合法化

前日,密云县城街头,多辆挂有出租标牌的车辆正在等待乘客,这些车辆均是无照经营。

前日,北京市交通委法制处相关人员来到密云县交通局,对当地“5元出租”进行调研。密云县交通局人员称,已着手对密云出租车市场运营情况进行深入摸底,了解“5月出租”“转正”是否真正可行。

本月初,政协密云县第十一届四次会议上,民进密云支部提案建议试点“区域出租车”,将现有的“5元出租车”合法化,以解决区域打车难及黑车治理难的现状(本报1月7日曾报道)。

“两难”下的京郊出租

民进密云支部调查,密云县城有数千辆出租车,没有一辆是有照经营,大部分是“5元出租”。一方面无正规出租,老百姓经常乘坐“5元出租”;另一方面这些车辆无照经营随时会被查抄。打车难和黑车治理难并存,京郊出租行业管理处于缺失状态。

民进密云支部递交的《关于创新5元出租等黑出租车管理的建议》称,2006年,密云县政府曾向北京市政府提交“密云县域内小型客运区域经营许可试点”的申请,但未能得到批准。目前天津、上海等城市已正式推出区域出租车,“北京也有可能在此问题上出现松动”。

提案建议密云县政府再次向市政府提交申请,率先在密云实施区域出租车合法化的试点,将“5元出租”等有组织的出租车纳入行业协会管理范围,给他们“转正”。

“转正”涉及广需调研

前日下午,密云交通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证实,北京市交通委法制处相关人员当天上午到该局,就“5元出租”“转正”提案涉及的问题进行调研。调研座谈会参会人员对“5元出租”现状和“转正”可能面临的问题进行讨论。由于“转正”涉及交通、城管、工商等多个部门,会议未形成结论。

该人员称,目前“转正”面临困难和问题较多,包括查处黑车运营由城管部门负责,需进行协调;“5元出租”“转正”后是否会冲击北京市内客运市场;出租车的油补等福利补贴由谁负责;“转正”后采用何种经营模式,由谁经营,市场是否有盈利空间等。

密云县交通局人士称,他们已着手进行深入摸底,对当前县内出租车运营状况进行全面了解。

反应 “钱”成为各方关注焦点

“5元出租”“转正”提案的消息,引起密云县居民和小客运从业者的关注。

黑车司机小张说,“转正”后拉客名正言顺,不必担心被城管查抄。密云这样的旅游地区,需要规范的出租客运市场,否则外地游客会遭遇诸多不便。但他最关心的是“转正”后上交费用和营运价格。目前小张每月能赚2000至3000元钱,如果上交的管理费用大幅增加,他难以承受。假如出租车的乘车价格也随之提升,就会造成客源流失,“老百姓也就不坐我们的车,还会找新的黑车。”

县城居民吴女士每天乘坐“5元出租”接送孩子上学。她认为,正规化运营会使乘客安全和权益更有保证,如果价格整体上调,生活成本将加大。

“出租公司”的曹女士则关注“转正”后哪个公司能拿到资质。“是按规模设置准入门槛,还是纯粹靠关系”她认为应该按现有规模格局“论资排辈”。

曹女士还担心,“转正”后上交的各种费用会大幅上调,这样公司运营成本将大大提高,“是否能盈利就很难说了”。

链接 区域出租或成本较大

除密云外,京郊延庆、平谷、房山等远郊区县城中,居民出行一直依赖类似“5元出租”的黑车。此次,密云提出申请区域试点,被视为寻求破解京郊出租行业困境的出路。

天津、上海等城市已正式推出区域出租车,划定出租车运营范围,以解决区域打车难及黑车问题。

据媒体报道,自2001年起,为了取代当地日益猖獗的无证经营“黑车”,上海市下辖的嘉定、青浦、松江、闵行、金山、奉贤、宝山七区县,陆续成立区域性出租车公司。

区域出租车的营运区域为外环线外的本区县境内,不能驶往上海市区经营。区域出租车的价格由上海市发改委统一制定,略低于市区。司机每月向所在公司缴纳承包费,享受油补等政府福利。

媒体报道,上海一家正规区域出租公司负责人称,不像中心城区,区域出租车市场需求有着明显的时段性,运营成本加大。

变迁 有证到无证 废止后“默许”

1月11日中午,记者拨打“5元出租热线”电话,告知所在位置。约3分钟后,一辆灰色夏利车停在了身前。

“有以前发的证,多少会管点事儿。”司机老耿从棉衣内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小卡片,褐色,正面印着“密云小客运准运证”。

这张密云县交通局2003年核发的证件,一直被老耿看做“护身符”。

曾有准运证

县城居民印象中,本世纪初,已有千余私人车辆在密云县内拉活,这些车辆都无合法资质。由于市内出租车到密云运营成本较大,当地居民经济能力有限,居民习惯了打“黑车”。

2000年前后,密云县交通局发放区域内小客运准运证,以期对小客运市场进行管理。持证车辆可在密云县区域内从事客运业务。老耿称,2003年,缴纳600元的年度管理费后,自家面包车拿到“准运证”,车顶装了黄色顶灯,写着“密云小客运”。老耿说,取得准运许可后,“大摇大摆地在街上拉客,不用担心再被查抄了。”

据民进密云支部的调查数据,2000年至2003年,该县有1700余辆车获得县域营运许可。

无奈的“默许”

2003年,《行政许可法》颁布实施。

密云县交通局办公室人员表示,按照该规定,密云县方面不再具备出租车经营审批权限,原先发放的小客运准运证自行废止。

密云城管监察大队宣教科负责人称,目前不论是否拥有曾经的“小客运准运证”,这些车辆非法运营就会受到查处。

据民进密云支部了解,由于涉及司机数量较多,此事曾引发大规模信访。一段时间内,原先持有准运证的车辆得到“默许”,可以继续在县域范围内运营。

而城管部门调查发现,拥有当初颁发的准运证的车辆,从1700余辆居然变成4000多辆,运营证明真假难辨。

老耿回忆,密云县城内的出租车市场再次陷入混乱局面。近几年,打车的人越来越多,县城里的“5元出租”如雨后春笋,“没有统一调度,车辆常会扎堆等客。”

现状 山寨出租公司 难保乘客权益

1月11日中午,密云县果园附近一居民楼房间内,电话声此起彼伏,接线员紧张有序地“接活、派活”。一张自制的密云城区示意图上,粘着多个圆形磁铁棋子,标有车型和牌号。

这里被称作一家出租车公司。负责人称,每枚棋子对应一辆出租车,地图精确到城区范围内的每幢单元楼。方法虽然“山寨”,但实现了对车辆位置和用车信息的动态匹配,乘客一般只需等待3分钟左右。

密云出租处在一种无序状态下,无统一调度,无统一价格。2008年前后,一些地下出租公司营运而生。

黑车加盟商贸公司

这家公司负责人曹女士称,公司的出租车都是黑车,他们实际注册的是商贸公司,业务范围包括商贸、信息服务等。

“能做到统一调度,统一价格。”曹女士称,加盟车辆都是“5元出租”,分全职和兼职两种。全职司机全天候工作,每月需交信息费300元;兼职司机,不定时拉活,每月信息费100元左右。目前有200多辆加盟车辆。

签协议出事自担

据粗略统计,密云现有近20家公司从事“5元出租”业务,加盟黑车约近千辆。有的公司甚至没有正式名称,直接叫“5元出租”。

曹女士称,车辆加盟该公司须保险齐全,并与司机签署协议。协议显示,甲方只提供给乙方信息服务。司机在接客过程中,发生突发事件(如打架、碰车、碰人等),都与甲方无关,乙方自己承担解决。

车辆加盟仍被查抄

多名司机坦言,加盟还是黑车,也会被查抄。“公司”间存有竞争,常会出现抢客现象。有的司机途中看到有乘客等候,甚至骗称“公司”临时换车,让其坐上自己的车辆。

司机们称,拉客过程中出现交通事故等状况,一般会称客人是自家亲戚,“要说是拉客的,保险公司就不给赔了。”

他们坦言,这种无序市场中,乘客、司机的权益都很难得到保障。

曹女士称,目前还没有部门查过公司,有些根本没有注册的公司也在运行。

监管 管与不管两难

民进密云支部调研称,“5元出租”有方便百姓等优势,但存在的问题也很多。如非法运营造成政府税收流失;存在安全隐患等;趴活的黑出租占道抢路,造成交通秩序混乱。

近年来,“5元出租”营运呈“半公开化”,其非法营运的性质毋庸置疑,却始终未能得到彻底查处。

密云城管监察大队相关负责人坦言,由于“5元出租”的确能够解决居民出行难的问题,还能解决部分就业,若硬性取缔,群众反应会很强烈,黑车司机失去经济来源,容易激化社会矛盾。

虽然城管大队对黑车执法方面存在困难,但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执法人员会严格执法,予以查处。(记者 段修建 王嘉宁)

北京石景山苹果园枢纽明年开工 解决停车难 进入北京站
游客云集天安门广场
· 北京唐家岭将建10万m2公租房 租金向村民分红
· 北京规定公务员连续两年考核不称职将辞退
· 北京调整低保认定标准 房产股票纳入核查范围
· 北京官方力争年底前实现街头无流浪未成年人
· 北京官方称梁林故居遭拆除事件当事人已被问责

[责任编辑:jujuwei]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