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7岁男孩被查出艾滋 养父悲情求医欲治疗到底

2010年01月14日04:18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季娜娜我要评论(0)
字号:T|T

7岁男孩被查出艾滋 养父悲情求医欲治疗到底

小石柱现在仍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在病床上大口啃着鸡腿。

7岁男孩被查出艾滋 养父悲情求医欲治疗到底

当年发现小石柱的旅社,现已被拆迁。

  7岁养子查出艾滋仁厚养父悲情求医

  这位苏北庄稼汉坚称:砸锅卖铁也要为儿子治病,直到他“离开”

  无锡市某医院的病床上,躺着一个7岁小男孩,眼睛大、皮肤白,俨然一个帅哥坯子。小帅哥的左手插着各种管子在输液,守在一旁的父母精神也不太好,言谈举止间透露出浓浓的倦意——自从孩子进了医院,他们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了。小帅哥并不知道自己身患何病,爸爸妈妈也不愿把病情告诉他。因为就在昨天,无锡市疾控中心证实,小帅哥得的是艾滋病。

  眼看着爱子饱受病痛折磨,40多岁的父亲老侯心疼不已,这是他最小的儿子,这些年为了给孩子治病,东奔西走,老侯要比同年龄的人明显苍老许多,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他只是孩子的养父。

  女子借口住店遗弃孩子

  一切都开始于2004年5月16日的那个早晨。7点多,当时在无锡周山浜地区一家小旅馆做服务员的杨林同往常一样开门迎客。这时,进来一个30多岁、抱着孩子的女子声称要住店。该女子同时提出她要到旁边的小店买点东西,希望杨林能帮她暂时照看一下孩子。年轻的杨林不加思考便答应了。

  一小时、两小时……半天过去了,这个女子再没有出现。杨林着急了,她的目光开始转向了襁褓中安静乖巧躺的婴儿。白白的皮肤,水灵灵的大眼睛,身上穿着一个黄色外套,里面是高领内衣,脖子上挂着一个奶瓶。在床旁边的一个塑料袋里,除了几件衣物外,什么都没有。翻看衣服一看,是个男婴。“抱孩子的女子个头不高,瘦瘦的,扎着两个辫子,听口音好像是安徽人”。

  时隔六年,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女子在跨出门的刹那,回头看了一眼孩子,眼神中多有几分不舍,我当时还以为她把孩子放在我们这里不放心,现在看来她是有备而来。”杨林这样告诉记者,“在等待了一天都没有消息后,我只好打电话告诉侯老板。”

  命中注定我是他爸

  杨林口中的“侯老板”就是老侯,那一年他38岁,已经是4个孩子的爸爸。

  收留之初,老侯曾犹豫过。“这个孩子没有任何缺陷,为什么会被丢在我家门口?”起初,老侯闪过报警的念头,他想把孩子交给警方处理,也曾想过把孩子送人,“可是再多看一看,我就放不下了,孩子的眼神中透着灵气,然而却没爹没娘,很可怜。”老侯想,或许这个孩子和自己那4个儿女一样是命中注定安排给他的。反正家里已经有四个,多一个多一张嘴无所谓。

  老侯如实告诉记者,在他生儿育女的观念中,只要一儿一女足矣。

  然而,似乎老天有意安排他这一生多子多孙。20多年前,一儿一女降临后,按照生产队要求,妻子做了结扎手术。可在第二年,妻子又怀孕了,根据当时农村的风俗,他们将孩子生了下来。

  没料到,几年后妻子再一次怀孕。老侯这次果断地让妻子流产,可是医院告知孩子已经很大,只能引产。看着鲜活的生命即将逝去,善良的老侯再次犹豫了,他没有办法亲手扼杀自己的骨肉,他决定再苦再难也要扛下去,这样,第四个孩子诞生了。

  在此期间,老侯夫妇一直在老家宿迁沭阳养鸡养鸭,受生活所迫,1998年,他带着一家人来无锡打工。几年打拼,在周山浜地区开了家小旅馆赖以生存。现在一儿一女已经工作,剩下的两个孩子一个读中专,一个读高二。在收留弃婴后,他又多了一个儿子。

  虽然文化知识不高,但老侯知道社会上很多新生儿都是因为存在这样那样的先天生理缺陷而被抛弃。于是,他将这个男婴带到无锡市映山河儿童医院做了一番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我给他取名侯石柱,一语双关,其一他是拾来的,其二希望他可以像石头、柱子一样健壮挺拔。”

  仁厚养父悲情求医

  季娜娜

  6年治病已花数十万

  中年意外得子,小石柱的到来给老侯一家带来了无限快乐,由于小石柱在家排行老五,家人、四周邻居、亲朋好友都称他为“五毛”。和其他孩童一样,“五毛”逐渐长大,从蹒跚学步到咿咿呀呀会说话。老侯说,四个孩子小时候沉闷不太爱说话,而“五毛”嘴巴很甜,懂事乖巧,脾气性格上渐渐出现了与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每到吃饭时,他总是先问“爸爸吃饭了吗?妈妈吃饭了吗?”正是如此,父母和哥哥姐姐们都对他倍加疼爱,视他为家中的掌上明珠。

  “五毛”给家人带来无限欢乐的同时,养父母们却为他的身体操碎了心。收养第二天,“五毛”就出现咳嗽症状,老侯以为受凉导致,带他到儿童医院挂完水后好了。没想到过了十天八天后,他又发烧,吃点药挂点水,又好了。就这样,发烧感冒伴随着“五毛”长到5岁。“当时我们只认为孩子抵抗力差,发烧感冒看完医生后又好了。”老侯回忆过去。谁知道,“五毛”从5岁开始,发烧感冒症状频繁发生,10天左右就感冒一次,到了6岁,每隔3-5天就发烧。老侯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7岁的儿子体重只有30多斤,而且越来越懒,走不动路。夏天蚊子一碰就是一个包,并且会冒血。他开始带着儿子走上了漫漫求医路。两年期间,“五毛”看遍了无锡所有大小医院,病情也从最初的抵抗力低下到贫血症、白血病,光是医药费就花去数十万元。

  拿到确诊书,老侯夫妇抱头痛哭

  疾控中心确诊“五毛”为艾滋病患者的确诊书犹如晴天霹雳,老侯和妻子瘫坐在病床上。“艾滋病?”对于这个苏北庄稼汉来说,这象征着恐惧和死亡。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病,但是从以往电视和报纸上了解到,这种病人都活不长。老侯抱着妻子哭了两天两夜,但他们仍然对治好“五毛”抱着最后一丝期望。

  “孩子怎么会得这种病?”老侯一度认为是自己对儿子照看不周延误病情导致,他捶胸顿足。随后,在医院的指导下,老侯才知道艾滋病的三种传播途径:性传播、血液传播、母婴传播。儿子尚小,性传播被排除,成长期间也从未输过血或者出现跟血液有关的事件,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母婴传播。或许正因为如此,“五毛”才被生母遗弃。

  事情发生后,周围的不少邻居和好友都奉劝老侯不要再多管闲事,把“五毛”送给福利院。邻居陶春平告诉记者,老侯家的四个孩子都未婚,还有两个孩子在读书,周山浜拆迁的房款也一直没拿到,他现在基本没钱,昨天刚向自家借了3000元。她说,孩子养大至今是有感情,可是谁都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现在老侯应该为自己考虑。如果这样下去,面对他的是持续不断高昂的医药费,他们一家人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心声

  “我是他爸,要负责到底”

  全家人的正常生活也因此被打乱。20岁的姐姐接受记者采访时一直在流泪,她说在兄弟姐妹中,她和“五毛”最亲,这个孩子很懂事,每次去超市买东西,他都觉得东西贵,舍不得买。她现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将孩子送往福利院,这样全家人都可以解脱,无须为“五毛”持续不断的医药费负责,但是一想到儿子抵抗力差,福利院不可能像他一样按时给孩子喂饭、吃药等照顾时,老侯就立刻断了这个念头。“六年了,‘五毛’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养大,每天晚上都搂着睡觉,我放不下这个孩子。”记者采访中得知,老侯也曾多次告诉“五毛”不是自己亲生的,可是“五毛”根本不相信。或许,七岁的孩子根本分辨不出这是玩笑还是真话。

  出于对自身和家人的保护,老侯进行了HIV抗体检测,结果显示为阴性。他说,他和“五毛”属于密切接触者,现在自己已经被排除,家人被感染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会去检测。

  孩子将来怎么办?老侯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五毛’已经被亲生父母遗弃了一次,我绝不能让他再被遗弃一次。我既然收养了他,就要对他负责,不抛弃、不放弃,最后砸锅卖铁也要为他看病,直到有一天他离开……”

  无锡市相关卫生部门听说“五毛”的遭遇后,也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将商量对“五毛”救治的减免政策。

  本报记者  季娜娜 文/摄

[责任编辑:tumizhao]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