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海南 > 正文

马岩松讲述三亚凤凰岛设计背后的故事

2010年01月13日10:45南海网
字号:T|T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三亚有岛名凤凰

  ——听马岩松讲述凤凰岛设计背后的故事

  本报记者刘贡 吴钟斌 见习记者蒋波

  

马岩松讲述三亚凤凰岛设计背后的故事

凤凰岛设计图

  

  三亚凤凰岛国际养生度假中心昨天开盘后,立即引起业界与媒体的广泛关注。因其为海南首座人工岛,因其每平方米高达数万元的价格,更因为其独特的建筑设计成为三亚地标——这是建筑界新星马岩松在海南的第一个作品。

  马岩松,1975年出生于北京,先后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和美国耶鲁大学。2001年获得美国国家建筑师学会建筑研究奖金,曾在扎哈·哈迪德伦敦建筑师事务所和纽约埃森曼事务所工作。其代表作品包括:纽约世贸中心的“浮游之岛”、加拿大密西加沙市地标建筑“梦露大厦”等。2004年,他回国后在北京成立一建筑事务所,并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2006年,马岩松获得美国纽约建筑联盟青年建筑师奖,作为最年轻的中国建筑师参展第十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

  三亚凤凰岛设计方案第一次国际竞标之后,马岩松闯了进来。这位中标国外标志性建筑的中国建筑师,做出的方案一举获得通过,这片面积36.5万平方米的人工岛上,也开始“长”出“马性十足”的建筑。

  今天,马岩松在三亚接受了海南日报记者专访,还原了凤凰岛设计背后的故事。

  和新一代企业家一起追梦

  马岩松中标加拿大的标志性建筑“梦露大厦”后,凤凰岛的一名股东慕名找到他,希望他参与凤凰岛的设计。其时,凤凰岛第一次国际竞赛的方案正在规划展览馆展出,那是出自各国建筑设计事务所的方案。当时马岩松感觉:“这岛本身就是一个挺有野心的项目。”

  马岩松跟他们接触以后,发现这是一群很有梦想的人。“这一代企业家和更早的一代不太一样,他们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或者接近完成,他们要实现自己的一个梦,或者说他们个人想实现自己的价值。”

  在马岩松看来,中国早期的地产商做的都是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要能很快获得利益,从哪里抄来、搬来都不要紧。而新一代企业家表现出的,则是一种对能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的自信。

  “我觉得我做的事和他们的心态是吻合的。”马岩松认为。企业家们想做出一个震惊世界的作品,便在凤凰岛方案竞赛之后,将设计直接委托给了马岩松和他的事务所,希望做出一个世界级作品。

  构思一个标志性建筑群

  对于凤凰岛,马岩松的设想是:“这是一个海里的岛,岛上的建筑就应该像从海里长出来一样。要全是曲面,像珊瑚、海星等生物,拼在一起感觉就是一个群体。”

  而这种群体的标志性建筑很少见。当今世界的任何地方,一般将一个楼或者双塔作为标志,很少有一个群体建筑放在一个岛上成为标志。但当马岩松设计出来方案雏形的时候,企业方挺满意。随后马上拿给政府看,三亚市规建局立刻召开了一个会议,由马岩松汇报方案。

  “政府部门听完我的汇报之后,原则上通过了方案。对地产商来说,所有的指标,所有的规划都一次通过,就是希望早点开工;对政府部门而言,觉得三亚的建筑需要一个名片式的东西,并由凤凰岛带动整个三亚湾阳光海岸的建设。”马岩松说。

  如今凤凰岛上五栋主体建筑已近完工,大海、自然与建筑三者之间看上去既现代又和谐。马岩松笑称:和谐是一种感觉而非技术。

  事实上,凤凰岛上的曲面建筑,在技术上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事情。对此,马岩松如是评价项目的结构大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江欢成,“是一个有经验又敢于接受挑战的老专家,这样的老专家不多。”

  “凤凰岛的主体建筑底下小、中间大、上面又小。最高的那个楼更复杂,其实是两个楼,在上面又连在一起,是一个挺复杂的三维。”马岩松描述,既然要全海景,每个阳台都是曲线,向上飘,每一层的形状都不一样。但流线型的外形,说起来简单,对很多开发商来说却不能接受,成本会大大增加。

  三亚建设可“大疏大密”

  “换一个开发商,可能会选择更简单一点的方案。”马岩松认为,三亚凤凰岛上的建筑要考虑抗台风,以及对材料和节点等高要求,但是开发商浙江国都控投公司相当负责任。“不过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单靠地产商能做出来的地标,建筑师也在努力碰运气。大部分的开发商不在乎地标建筑,他们只从商业考虑,很多标志都是政府的公共建筑。三亚市政府正在考虑将凤凰岛做成一个文化亮点。”

  对于三亚和海南的建筑,马岩松感觉既失望又欣慰。失望的是看到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房子,欣慰就是还没盖得到处都是,还有挽救的余地。

  马岩松觉得凤凰岛的建筑设计之所以顺利通过,是因为将海和自然的关系表达得十分密切。大部分设计师在城市的设计上,很难摆脱一个套路,楼都是方块的,直接拷贝,千篇一律,没有想象的空间。

  对于三亚湾,马岩松认为没有必要做成一个园林式的城市,因为三亚湾本身就是城市。连密度如此之高的香港都能做到“大疏大密”,三亚和海南这么大,再怎么也不可能超过香港那种密度和城市化的程度,保护好山、海、热带丛林,不扩张太大,疏密结合。更多人喜欢住在城市,因此三亚湾还是应该走高密度的路线,但是城市有了规模以后,城市里面也需要有绿地,公共空间和公共建筑。(本报三亚1月12日电 )

  (南海网-海南日报 刘贡 吴钟斌 蒋波)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