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脚镣逃犯”陈洪周:吞回型针自残潜逃

2010年01月12日14:25新京报陈洪周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2010年1月6日凌晨4时许,在押犯罪嫌疑人陈洪周吞食回型针自残后,在广西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趁看护人员不备戴着脚镣潜逃,现去向不明。

■人物简介陈洪周

31岁,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那梭镇人,因涉嫌持猎枪在防城港市港口区公车镇一带施工工地抢劫财物,2009年11月20日被刑事拘留关押在防城港市看守所。

2010年1月6日凌晨4时许,在押犯罪嫌疑人陈洪周吞食回型针自残后,在广西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趁看护人员不备戴着脚镣潜逃,现去向不明。

记者奔赴陈洪周家乡,了解其家人、村民眼中的陈洪周,寻找他变化的人生轨迹。

“那”在壮语中是水田的意思,“那梭”,意指这里有肥沃的水田。在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西部,离城区60多公里的山峦间,那梭镇静静地窝在这里。

如果不是疑犯陈洪周离奇脱逃,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有着肥沃水田”的山区小镇。

陈洪周是那梭镇东山村人,1月6日凌晨,利用铁钉自残后,趁在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之机脱逃。

1月9日,阴雨绵绵,东山村笼罩在迷雾中,这是全镇最偏远的一个村庄。到这天为止,已脱逃4日的陈洪周依旧没有消息。村子的电线杆上、居民墙上,四处可见张贴的悬赏缉拿通告,上面印着陈洪周和妻子伍艳文的照片。

临近年关,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来了,或者聚在一起打麻将,或者说笑。

没有人对陈洪周的话题感兴趣。奔忙的人们已没有心思去关注村里还曾经有这样一个年轻人,直到许多人收到警方的通缉短信。

在这个小山村生长到20岁的陈洪周,似乎已经被这里遗忘。他已外出打工11年。

关于陈洪周的印象,被问得实在不耐烦了,他们就努努嘴,指向张贴通缉令的电线杆方向,“就是那上面的印象!”

“听话、勤快的孩子”

父亲记得,儿子陈洪周读小学时就跟着哥哥一起插秧,从不叫苦

陈洪周的家坐落在东山村一个叫“八斗种”的山坳里,之所以叫八斗种,是因为家旁边一块水田产量刚好八斗。

独门独户的小院落被茂密的树木完全笼罩,房后,是一条叫黄龙江的小河。

9日上午,陈洪周的父亲陈先贵缩在院子一角,正在生火。

这个冬天,北方正在大幅降温。即使远在桂南的防城,温度也低得瘆人。53岁的陈先贵光脚,趿着一双塑料拖鞋,一件灰黄的西装裹在身上,里面只有一件秋衫。

炉子里,是正在给孙女熬的草药,那是他一早上山采集的。

炉火给了他一点温暖,但是一提到陈洪周,他的身子缩了缩,目光闪烁躲避,“现在通缉令贴的到处都是,丢人啊”。

陈先贵有4个儿子,陈洪周是老三。起码在1999年之前,他一直认为老三是4个儿子中最听话、最勤快的。

陈先贵记得,陈洪周读小学的时候,每逢农忙,就跟着哥哥一起插秧,从不叫苦。

家里有5亩水田,陈先贵一个人耙田来不及,就让陈洪周帮忙。

这是个危险活,人要站在耙上,手牵牛缰绳,驾牛在田里来回耙地。两排锋利的耙齿就在脚下,如果稍微不慎,踩进耙齿缝隙里,脚就可能被刺穿。陈先贵说,老三很听话,跟着学会了耙田。

陈洪周的小妹陈洪艳也认为,“我那么多哥哥,三哥是最勤快的”。她说,在家里,妈妈喊几个儿子帮忙上山干活,三哥从不推托,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后来三个结婚的儿子分家后,大哥和二哥在家不帮父亲种田,但是陈洪周会帮忙。

东山村支书陈炫胜对陈洪周几乎没什么印象。他说,陈洪周曾经在村里小偷小摸。

对此,八斗种村一位不愿具名的陈家邻居回忆,他看着陈洪周长大,小时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孩子,稍微调皮一点,在村里不打架,不干坏事,“可能偶尔偷了人家的香蕉吃,别的小孩子也都会做的”。

虽然那梭镇名字寓意有“肥沃的水田”,但这是防城港市一个山区小镇,陈炫胜说,这里“9分山地一分田”,人均只有5分田,是个“饿不死,也吃不饱”的地方。

在陈炫胜看来,东山村没有矿产,没有资源,交通不便,唯一能从村里那条泥头公路走出去的,只有村里的年轻人。

“孤独的打工者”

20岁时陈洪周孤身前去广东打工,后因抢劫被劳教一年半,回到家乡已经不会说客家话

小学三年级时,陈洪周辍学,帮家里干了几年农活,也会去东兴等地打些短工。

1999年,20岁的陈洪周前去广东打工。此后十年,他极少回家,从未在家过一次春节。

陈先贵说,陈洪周去广东打工没有跟父母说,没有给家里寄过钱,也没有写过信。那些年,陈洪周没有手机,也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

他只知道一些片段:陈洪周到了东莞,辗转在一些鞋厂、玩具厂打工。

和陈洪周话最多的小妹陈洪艳,也不知道他在广东究竟过了一些什么样的日子。

她说,陈洪周从来不说,还叮嘱她不要告诉别人,他在广州被劳教的事情。

这是一段孤独的歧途。

和许多年轻人结伴外出打工不同,20岁的陈洪周是一个人去的广东。

据陈炫胜介绍,3400人的东山村,每年外出打工的年轻人有800多人。

陈洪周的六叔也在广东打了七八年工,但是和陈洪周从没有来往过,“工厂管得很严,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哪里有心思串联乡友”。

2002年,3年多没有儿子消息的陈先贵,突然接到警方通知,陈洪周在广东因为抢劫被劳教一年半。

小妹只能根据事后的情形来判断三哥在广东混得很不好。

2003年三哥被释放回来后,她和父亲去防城汽车总站接他,“他已经不会讲我们的客家话了,只会说普通话。很瘦很瘦,头发剪得很短,样子很可怜”。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