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农家收养弃婴卖房供其读书 养女辞职救重症妹

字号:T|T

农家收养弃婴卖房供其读书 养女辞职救重症妹

右图:因为化疗,杨霞的头发开始脱落,为她梳头,杨娟格外小心。

农家收养弃婴卖房供其读书 养女辞职救重症妹

上图:病床上的杨霞。

  她就是我的亲妹妹我拿嫁妆钱也要治好她

  23年前,大丰一户善良农家收养了一名弃婴,并不惜变卖房产让她读书;23年后,这户人家的亲生女不幸身患白血病,收养的女孩如今以爱报恩,辞去工作、推迟婚期,并拿出嫁妆钱,为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看病,姐妹间演绎了一段感人的亲情故事。

  昨天,面对记者,家住大丰市新丰镇金西村的杨娟未语泪先流,“她就是我的亲妹妹,为她做什么,都是我的义务……”

  “姐姐出嫁我要给她做伴娘”

  大丰市人民医院血液病房,丝毫没有悲伤,乐观的白血病患者杨霞的活泼和热情感染着每一个人。她清澈的眼睛里流淌着轻松和快乐,鲜红的帽子和粉红的衣服衬托出一个花季少女的别样青春,唯独一个白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才让人知道她是个免疫力低下的病人。

  杨霞说,到昨天,她刚结束第一个化疗疗程,很轻松地过来了,没事看看书,而且还不断有好心人看她,心情很好。她指着病榻边一位帅气的小伙子说,这是她大学同学,还是专程从上海赶来的。这位名叫李大普的小伙显得很腼腆,“听说杨霞生病了,好多同学都委托我来陪陪她,同学们都很牵挂她……”

  和病房内的轻松气氛不同的是,杨霞的爸妈则在外面轻声叹气。眼下,杨霞的第二个化疗疗程即将开始,她的身体本来很虚弱,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关键是目前经济紧张,现在已经欠债很多了,面对几十万的治疗费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越是看着女儿这样开心,心里越觉得难受,但只能把眼泪往肚里咽。”杨霞的妈妈李志英说。

  的确,杨霞是个很活泼健谈的女孩,在和记者交流时,还时常伸手搂住姐姐杨娟的脖子,把脸紧贴着杨娟摇晃着身子,“嘿嘿”的笑声不断。她说,希望自己的病很快好起来,让姐姐、姐夫早点结婚,“我早和姐姐说好了,她出嫁时,我做她的伴娘。”

  但病友们很少有人知道,这对亲密无间的好姐妹,竟然毫无血缘关系。

  “就是卖房子也得让大丫头上学”

  那是1986年12月份的一天早晨,天寒地冻。家住大丰市新丰镇金西村村民杨正权刚刚出门,就发现路边一棵树下放着一只襁褓,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女婴正瑟瑟发抖。“我可高兴坏了,可能是人家知道我们多年没有生育,诚心把这女孩送给我。”杨正权二话没说就将女婴抱回了家,取名杨娟。虽说是抱养的,但是心里一直把她当成亲生的,有了二女儿杨霞后,杨正权对大女儿更加疼爱,“我和她妈妈知道,大丫头离开了亲生父母,是个苦命的孩子,所以要对她比亲生女儿更好。”买东西都是姐妹俩平分,新衣服杨娟先穿,穿不下了再给妹妹穿。

  2005年,杨娟考取了常州纺织学院,接到通知书的时候,杨正权为难了,因为老父亲身患食道癌,已经用尽了家里的积蓄,二女儿杨霞也在读书,实在拿不出钱给大女儿杨娟读书了,懂事的杨娟知道父亲的心思,想放弃学业,外出打工让妹妹上学。杨家的几个叔叔也劝她说不要再念书了。老杨听了,坚决不同意,“孩子这么多年跟着我,比我亲女儿还亲,就算是卖房子,我也得让大丫头去读书。”夜里,老杨和妻子商量,姊妹俩要读书,还是把家中的房子卖了吧。他诚恳地对妻子说,房子卖了,可以再盖,但是孩子的学业耽误了,就会影响她的一生。

  不久,杨正权忍痛卖掉了家里新盖的楼房,一家四口住进了另建的小平房,姐妹俩也只能挤在一个房间。但杨娟终于可以如愿继续读书了。一年后,杨霞经过自己的努力,也考上了南通纺织学院。杨正权在村民们面前腰板挺得更直了,逢人便说,我家出了两个大学生!

  “姐姐就是不结婚也要帮你看病”

  2008年,大学毕业后的杨娟在大丰找到了一家纺织企业单位,月薪1500元,然而更大的收获是她认识了一位做海员的男友,两人情投意合,对未来生活充满了美好向往。经过双方家庭协商,决定在2010年元旦期间把婚礼办了。更高兴的是杨正权夫妇俩,暗自积攒钱,为女儿准备嫁妆。

  2009年秋季,刚毕业的杨霞也到张家港一家纺织企业工作,但不到一个月,她经常性地感到浑身乏力。同年12月3日,杨娟陪杨霞到大丰市人民医院检查,看到诊断书后,姐妹俩惊呆了,杨霞血液中的白细胞值异常超高。过了几天,杨正权又带着女儿去苏州做了检查,结果还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三个字:白血病!这个结果像刀一样割着杨家人的心。由于经济紧张,杨正权放弃了在苏州为杨霞看病,回老家住进了大丰人民医院。他告诉记者:“治好女儿的病要50万元,我一个月才一千多元工资,只种着几亩薄田,没有什么高的收入,难呀。”

  看着父亲整天唉声叹气,杨娟知道爸爸的为难之处,偷偷打了电话和未婚夫商议,要推迟婚期,原以为未婚夫会不答应,没有想到未婚夫反而劝起她,“推迟就推迟吧,反正我们的年龄不是太大,推迟一下可以多赚点钱,可以给妹妹治病加一把力。”电话一挂,杨娟便把父亲拖到病房外面说:“爸,我暂时不结婚了,用买嫁妆的钱给妹妹治病。”听到杨娟的决定,老杨坚决不同意,看到倔强的父亲,杨娟苦求说:“爸,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虽然我不是你亲生的,但是你和妈妈待我比亲生父母还好,当初要是没有你们收留,我早就被冻死了。你们把我养大,还供我上学。现在妹妹得病了,只要能让她好起来,我哪怕出去打工挣钱也愿意全部都给她。”

  杨娟把自己积攒的4000元嫁妆钱拿出来,给妹妹做输液的费用。为了照顾杨霞,杨娟在半个月前辞去了工作,目前看杨霞的病情稳定,为了增加收入,她又联系到医院附近的一家超市,做起了柜台营业员,夜晚就在妹妹的病床下打个地铺过夜。

  化疗间隙,杨霞学会了折千纸鹤,折得很慢。姐姐看不下去,帮她一起折。“姐姐说,当我折到1000个时,我的病就好了,就可以出院了。”杨霞请姐姐用线把千纸鹤串起挂在床头,她说很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和纸鹤一样重新飞翔。

  郭小川 李根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tumizhao]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