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胡锦涛温家宝等高层去年先后出访18国破纪录

2010年01月02日05:23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08年中国空前辉煌,2009年却把中国人推向了一道险象环生、泰否难料的时间关口。2009年留给胡锦涛温家宝等高层的,是一场超常规、高难度的中期大考。在经济挑战、维稳压力、国际“软遏制”三面夹击下,胡锦涛温家宝果断决策,沉着应对,先后出访18国,穿梭于14场重要的国际会议,为近年来次数最多的多边出访活动,承担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为争取中国应有的利益挺身而出。

高层力抗谬论 港澳免入黑名单

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国际贸易争端烽火连天,保护主义大行其道。虽然中国去年承受了历年来最激烈的贸易摩擦,尽管发达国家迟迟不肯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中国坚持履行包括调税在内的所有入世承诺。而面对西方国家的妄言嫁祸和经济制裁,中国领导人敢于据理力争,针锋相对地捍卫中国经济利益。美国国内此前一直将贸易逆差归因于“人民币操控”,中国对此予以有力回击,并令这一话题在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被“软处理”。针对西方有关“金融危机祸源中国”的谬论,温家宝去年初在“环法之旅”中以“猪八戒倒打一耙”的比喻,直接加以痛斥。在去年4月初的伦敦G20金融峰会上,胡锦涛在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同时,为阻止将港澳列入“避税天堂”黑名单,与法国总统萨科齐据理力争,为港澳赢得正当权益。有分析指出,如今的中国领导人在延续温文沉稳外交风格的同时,正不断展现大国领袖所应有的底气与锋芒。

涉台藏疆问题 决不哑忍退让

台湾、西藏等问题攸关中国核心利益,而西方在这些问题上经常翻云覆雨,对此,胡锦涛温家宝等领导人旗帜鲜明,决不哑忍退让。面对中国在政治经济多层面的冷遇,法国去年4月发表公报,重申拒绝支援任何形式的“西藏独立”。但是随后萨科齐在会见记者时却表示,未承诺不再会见达赖。中方以温家宝总理日程安排已满为由,将法国总理菲永原定于去年8月的访华行程推迟至年底。新疆“7·5”事件后,澳大利亚高调批准新疆暴乱的幕后黑手热比娅入境,胡锦涛在出席联大相关会议和G20领导第三次峰会时,没有与澳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谈,提醒对方中国的底线。值得注意的是,新疆暴力事件后,主要欧美国家的表态都比较收敛,不像前年拉萨骚乱时借题发挥,表明高层为捍卫国家核心利益决不妥协的外交方针,正日见奏效。

冷静处理“捧杀” 找准回旋平衡

随着国力日增,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大国期待不断加码,希望中国在全球经济衰退、气候变暖等一系列问题上发挥领导者角色,承担更多国际义务。对于国际社会的“热捧”,胡锦涛反复强调,既要韬光养晦,又要有所作为。温家宝在年内多次公开表示批驳“G2”提法,反对“中美共治全球”论,强调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与此同时,中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积极承担国际责任。例如,在去年4月的伦敦金融峰会上,中国决定出资400亿美元,参与发达国家的国际金融机构增资计划,以扶助弱势国家的发展;去年9月和12月,胡锦涛温家宝分别出席联合国和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为推动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共识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主动宣布2020年中国单位GDP减排40%至45%的目标,受到国际普遍赞誉。胡温的这些外交理念和举措,令中国在自身能力和国际期待之间,寻找到一个回旋裕如的平衡点,并使中国国际地位进一步跃升。正如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去年12月22日一篇文章的标题那样:《2009中国跻身世界舞台最前沿》。该文指出,2009年,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展现了同其在全球经济中的分量相匹配的影响力。(新快报)

世界看中国

西方应以“中国角度”看中国

在常驻北京的西方记者当中,90%的人都不会说汉语,他们不但只能对中国新闻进行非常有限的报道,而且很多时候报社总部也不给他们太多报道自由。拿西班牙媒体来说,报道选题都是由马德里总社的一些从未踏足中国的人挑选和编辑的。所有这些弊病带来的后果就是,有关中国的报道永远都带着明显的欧洲中心主义的标准。

中国正处在变化当中。这个国家经常被视为一个静态的统一整体,唯一变化就是每年它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但事实上中国的变化是源自根基之处的,影响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文化产品到教育,再从对世界的看法到家庭观念,无不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对于西方读者来说,这些变化是新闻,但有时也会引起他们的争议;对那些在中国生活了几年的西方人来说,这些都是这个国家最现实的写照;对于我们这些有机会接触中国和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的人来说,从中国视角分析它的历史演变和文化根基是非常有必要的。几十年来中国人都在学习和了解西方,现在该轮到我们正视中国了。(委内瑞拉《分析报》)

世界向东方倾斜的十年

2006年底,我和莫里茨·舒拉里克共同创造了“中美国(Chimerica)”这个词,以描述节俭的中国与挥霍成性的美国之间无法维系的危险关系。过去十年,美国具有超级影响力的观念破碎了不是一次,而是两次。报应首先出现在(伊拉克)萨德尔城的小巷和赫尔曼德省的谷地中,它表明美国的军事实力有局限性。第二次是2007年的次贷危机升级为2008年的信贷崩溃和2009年的“大衰退”时。

在这个十年即将结束的时候,西方世界只能艳羡中国政府在采取措施应对美国信贷崩溃导致的出口危机时的惊人速度。发达世界在第二次“大萧条”的边缘徘徊时,中国受到的影响只不过是增长略微放缓。

有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6年间增长了10倍,另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在70年间只增长了4倍。前者是中国在1978年至2004年间取得的成就,后者是英国在1830年至1900年间实现的增长。本世纪初,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中国的8倍多,如今则只有4倍,中国只需到2027年就能取代美国的位置。(英国金融时报,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

中国虎年面临“三大挑战”

对中国来说,2009年是重要的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度过了60岁生日,北京通过惊人的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方案,避免了经济灾难。2010年,中国即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可能并不会一切顺利。总体来说,即将到来的虎年有三大担忧:通货膨胀、保护主义,还有不平等。中国很可能会把这三个问题一个个地解决掉。通货膨胀可以通过国有银行系统进行微观处理,保护主义可通过外交予以制止。(纽约时报)

[责任编辑:calvinohu]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