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长春劫持人质案细节披露 受害者曾为劫匪拭泪

2010年01月01日14:48新文化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三段录音

让你好好活着是我的目的

刘:我跟你说,咱哥儿俩见见面,我这手机吧,别人还没我的手机电池,我刚才换了一块小电池,也快使得差不多了,行不行?咱哥儿俩好好聊聊,推心置腹地唠唠,我掏心窝子,你要是不行,你把刀对着我,你就忍心对小老妹下手?

乔:(有回话,但听不见)

刘:那不行,我知道,老弟呀,老弟呀,你这么办行不行?

乔:(可能问刘力有什么目的)

刘:我就让你活着,让你好好地活着,这就是我的目的,我没有别的要求,我让你好好活着,让别人好好活着,我自己也好好地活着。我不想说让一个30来岁的小老弟倒在我面前。你说世界上哪有一个像你这么犯傻的啊?你图个啥呀?

乔:(在回话)

刘:我这次要能救你,我就能治你。听话吧老弟,我告诉你今天还是个阴天,如果是个晴天,你心情会好得更多,你会觉得生活越来越有意思,对不对?

乔:(可能说自己比较坏)

刘:你坏吧你坏得也挺有意思,也有一股孩子气,你不觉得吗?等你这事完了后吧,我得板板你,让你长大喽。

梅喜祥抢救过来了

乔:(可能说到下场)

刘:你啥下场?

乔:(说了六七秒)

刘:你别说你不公,不公的事情太多了。就凭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吧,我说实话,你就不是个坏人,坏人从来不说自己坏,坏人从来说自己多么多么的好,只有说发现自己缺点,发现自己毛病的人,才能说,我不好,这就是个好人。

乔:(回话,解释)

刘:你听我说,咱话说回来,有啥说啥,光明磊落,何必非得这么做呢,听大哥一句话吧。我觉得你说的话有点过了,不就是当年小时候在梅河,小时候的那点事儿吗?把人给整死了,对不对?

乔:梅喜祥死了。

刘:老梅头确实是抢救过来了,要说人是你杀的谁信啊?

乔:(在说自己杀了梅喜祥的事)

刘:抢救过来了,确实是抢救过来了,你能不能不胡说八道?(这句话重复了三四遍)

乔:(一直在说话,可能还是和梅喜祥有关)

刘:你给她盖上点,挺冷的。(可能是让乔把衣服给人质披上点)这不都是你惹的祸吗?

乔:我如何解脱?

刘:你最好的解脱,就是咱俩手挽手,只要手挽手就是最好的解脱。

我不会上前空手夺刀

刘:你要是杀了吧,我不跟你唠了,你要是杀了我跟你唠啥啊?你不会!

乔:(可能说自己不能回头了)

刘:你能回头,你不用心疼你大哥,我现在心疼你的程度远远超过你,也比你要真诚,你还得说大哥你离我远点,你离我近了我害怕。那我问你,我不诚心诚意的,我为啥要离你这么近啊?

乔:(担心刘对他造成威胁)

刘:那你说,难道你认为我要空手夺刀吗?我没练过武功,也没那武功,更没那想法。对不对?

乔:我和你不是一路人。

刘:你说咱俩不是一路人啊?那人民警察不是人啊?人民警察就不讲感情啊?谁都有七情六欲啊,咱俩都是男人,对不对?男人做事向来是敢做敢当,光明磊落。

其实话说回来,我从来没想对你怎么样,你不得不承认,你也没想真正地防着我,对不对?其实我站在这和你站在屋内没什么区别。

乔:(这次回话,有1分钟,可能是心理防线松动)

刘:我告诉你,你就是自己走出来,也不会有任何人对你怎样的,那你担心什么?

乔:(可能谈到了自己的家人)

刘:你家里还有什么人?这么半天了就我劝你了,你劝劝我?行不?你就不能让我进去待一会儿?

乔:(似乎觉得不安心)

刘:你不觉得我站在这是最安全的吗?你觉得是不是?

乔:(在回话)

刘:我上车里暖和一会儿行不行?你小子还挺有良心啊,那你大哥上车里歇一会儿。

针对成功解救劫持人质事件,长春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高学章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感谢人民群众对这次行动无怨无悔的支持

2009年12月29日,随着劫匪被击毙,人质成功获救,长春警方妥善处置了这次劫持人质案件。

昨天,长春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高学章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事件应急预案迅速落实,公安武警处置得力。

记者:在指挥处置这次事件过程中,您有什么体会?

高学章: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没有一个平日里的训练,关键时刻就无法确保拉得出、打得赢。因此,这次劫持人质案件的妥善处置,是对我们平时队伍建设、业务建设、作战训练、处置紧急突发事件预案的一次集中检验。

这次事件的成功处置,充分展示了长春公安的战斗力。再一次证明,长春公安是一支敢打硬仗、敢于胜利的队伍,是一支可以让党委政府放心,让人民群众信赖的队伍。

记者:成功处置这次事件有什么经验值得总结?

高学章:主要领导靠前指挥、快速出击、多警联动,遵从党委政府的指示、依靠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部门之间密切配合,是我们在未来处理这类事件中要继续探索的方向。

在接到报警后,我们的110民警、派出所民警、基层刑侦部门迅速到达现场,控制局面。各级公安机关指挥员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调集各路警力,同步开展工作。

处置这次事件中,省厅、市局、警种、分局、派出所主要领导全部到达一线,统一指挥、综合施策。

记者:处理这次劫持人质事件,最难的地方是什么?

高学章:处理这次事件的难点,是乔明飞是一个有严重暴力犯罪前科的人。在与警方对峙的17个小时里,如何在确保人质生命安全的前提下实施解救,对我们是严峻的考验。

因此,我们始终把保证人质安全放在第一位,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放弃劝服劫持者缴械投降。我们制定了各种解救计划,考虑得十分周密,事前反复演练,行动的过程以秒来计算。毕竟人命关天,全市人民都看着我们。

记者:当天还下着大雪,公安、武警官兵在外坚守十几个小时,您有何感受?

高学章:在处理事件的过程中,当地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给予了我们强有力的支持。街道办事处闻讯而来,给我们安排临时就餐和取暖的地方。与现场相邻的个体商家,主动停业,腾出地方给我们作指挥部和警力集结场所。

由于解救人质的需要,我们对现场周边实行了临时交通管制,给当地群众生活和交通带来了不便。所有这些,都得到了社会和人民群众无怨无悔的支持,令我们十分感动,也更加增添了我们做好各项公安工作的力量。

[责任编辑:fairy]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