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饭店服务员手机录下谈判专家与劫匪对话内容

2010年01月01日02:59新文化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谈判专家自始至终站在门外,不愿放弃劝嫌犯回头的机会

谈判专家自始至终站在门外,不愿放弃劝嫌犯回头的机会

昨天16时许,记者获悉在劫持人质当天早晨,“三姐炖菜馆”服务生刘俊,把自己的手机放到窗台上,录下了4段谈判专家刘力和嫌犯乔明飞的对话,“我就是想听听谈判专家是怎么谈判的,很好奇。”

这4段录音,第一段1分半钟,因为隔着窗户效果不清楚。其余三段加在一起共1小时19分钟。结束时间在早晨6点多钟,天亮后。

以下是现场三段录音节选,因为乔明飞在屋里,很多话听不清楚。

第一段录音

我就在外面冻着

刘:哥是真的为了你好。你听大哥一句话,另外,说实话小老妹20多岁容易吗?你有事,你要有什么话,你奔大哥使劲,行不行?

乔:(好像让刘去哪)

刘:我不去,你犯混,我就在外边冻着,冻死我也认了。你听哥说,哥说的是良心话。

乔:(让他站回原来位置)

刘:你是不是心疼你哥啦?你为什么让我回去?

第二段录音

你出去后要好好地生活

刘:老弟,我和你说实话,你上次放出来的事我知道,你的狱友都说你特别好。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看见你掉眼泪了,你以为我看不见吗?我眼泪也在眼圈转呢。大男人不许哭,把眼泪擦擦。你就是没长大,你跟孩子有什么区别啊,你不就是个孩子吗?

听哥的,好好活着,哥能帮你。

乔:(可能说已经晚了)

刘:一点不晚,现在正是时候,千万别做傻事,我要帮谁不是也得我认为他帮得值吗?

乔:你是为人民办事的。

刘:你不是人民啊?我帮了你心里收获大,因为我救了一条命,没让他做混事。今天晚上,让你一生中最应该忘记不了的两个人,一个是我,还有边上的小妹妹。这俩人你说哪个不是好人,你怎么忍心?你掉眼泪的时候她用手绢帮你擦眼泪。

乔:(似乎说不想再坐牢)

刘:有一天出去以后你能不能好好地,自食其力地生活,我帮你的情况下。

乔:(可能说有可能)

刘:那行,你有这句话就行。我为啥问你这句话,这说明你还是个好小子,你这样我心里就踏实了。

乔:(可能说没有机会了)

刘:有机会,哎,你给我点根烟抽呗?你抽的啥烟啊,什么?四川骄子啊?生命源啊,还不错,对了,你多久没回梅河口了?梅河口变化还挺大的。

乔:天不遂人愿。

刘:有啥不遂人愿的啊?咱哥儿俩面对面唠行不行?我相信你,你会说实话。

第三段录音

让你好好活着是我的目的

刘:我跟你说,咱哥儿俩见见面,我这手机吧,别人还没我的手机电池,我刚才换了一块小电池,也快使得差不多了,行不行?咱哥儿俩好好聊聊,推心置腹地唠唠,我掏心窝子,你要是不行,你把刀对着我,你就忍心对小老妹下手?

乔:(有回话,但听不见)

刘:那不行,我知道,老弟呀,老弟呀,你这么办行不行?

乔:(可能问刘力有什么目的)

刘:我就让你活着,让你好好地活着,这就是我的目的,我没有别的要求,我让你好好活着,让别人好好活着,我自己也好好地活着。我不想说让一个30来岁的小老弟倒在我面前。你说世界上哪有一个像你这么犯傻的啊?你图个啥呀?

乔:(在回话)

刘:我这次要能救你,我就能治你。听话吧老弟,我告诉你今天还是个阴天,如果是个晴天,你心情会好得更多,你会觉得生活越来越有意思,对不对?

乔:(可能说自己比较坏)

刘:你坏吧你坏得也挺有意思,也有一股孩子气,你不觉得吗?等你这事完了后吧,我得板板你,让你长大喽。

梅喜祥抢救过来了

乔:(可能说到下场)

刘:你啥下场?

乔:(说了六七秒)

刘:你别说你不公,不公的事情太多了。就凭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吧,我说实话,你就不是个坏人,坏人从来不说自己坏,坏人从来说自己多么多么的好,只有说发现自己缺点,发现自己毛病的人,才能说,我不好,这就是个好人。

乔:(回话,解释)

刘:你听我说,咱话说回来,有啥说啥,光明磊落,何必非得这么做呢,听大哥一句话吧。我觉得你说的话有点过了,不就是当年小时候在梅河,小时候的那点事儿吗?把人给整死了,对不对?

乔:梅喜祥死了。

刘:老梅头确实是抢救过来了,要说人是你杀的谁信啊?

乔:(在说自己杀了梅喜祥的事)

刘:抢救过来了,确实是抢救过来了,你能不能不胡说八道?(这句话重复了三四遍)

乔:(一直在说话,可能还是和梅喜祥有关)

刘:你给她盖上点,挺冷的。(可能是让乔把衣服给人质披上点)这不都是你惹的祸吗?

乔:我如何解脱?

刘:你最好的解脱,就是咱俩手挽手,只要手挽手就是最好的解脱。

我不会上前空手夺刀

刘:你要是杀了吧,我不跟你唠了,你要是杀了我跟你唠啥啊?你不会!

乔:(可能说自己不能回头了)

刘:你能回头,你不用心疼你大哥,我现在心疼你的程度远远超过你,也比你要真诚,你还得说大哥你离我远点,你离我近了我害怕。那我问你,我不诚心诚意的,我为啥要离你这么近啊?

乔:(担心刘对他造成威胁)

刘:那你说,难道你认为我要空手夺刀吗?我没练过武功,也没那武功,更没那想法。对不对?

乔:我和你不是一路人。

刘:你说咱俩不是一路人啊?那人民警察不是人啊?人民警察就不讲感情啊?谁都有七情六欲啊,咱俩都是男人,对不对?男人做事向来是敢做敢当,光明磊落。

其实话说回来,我从来没想对你怎么样,你不得不承认,你也没想真正地防着我,对不对?其实我站在这和你站在屋内没什么区别。

乔:(这次回话,有1分钟,可能是心理防线松动)

刘:我告诉你,你就是自己走出来,也不会有任何人对你怎样的,那你担心什么?

乔:(可能谈到了自己的家人)

刘:你家里还有什么人?这么半天了就我劝你了,你劝劝我?行不?你就不能让我进去待一会儿?

乔:(似乎觉得不安心)

刘:你不觉得我站在这是最安全的吗?你觉得是不是?

乔:(在回话)

刘:我上车里暖和一会儿行不行?你小子还挺有良心啊,那你大哥上车里歇一会儿。

[责任编辑:calvinohu]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