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北京大兴灭门惨案嫌犯三亚归案

2009年11月30日07:57新华网
字号:T|T

北京大兴灭门惨案嫌犯三亚归案

  嫌犯李磊的心理防线崩溃,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北京大兴灭门惨案嫌犯三亚归案

嫌犯李磊收押在三亚某看守所

  

  核心提示:北京大兴灭门惨案凶手已被带回北京受审,据悉,疑犯李磊是在三亚一洗浴中心会馆外落网。李磊在逃亡期间疯狂挥霍,每天花钱过万元。李磊在受审时称“三亚是个好地方,如果还有下辈子,一定会来好好玩玩。”

  11月23日晚,李磊擦干身上的血迹,离开了家,丢下了父母妻妹以及2个儿子6具冰冷的尸体,踏上逃亡之路。

  可能觉得自己躲不了多久,李磊从北京到深圳再到三亚一路挥霍,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到三亚不到10小时便落网,他心情复杂地说,如果有下辈子一定在三亚玩个够!

  看着看守所冰冷的大门和高墙,李磊的身体发出剧烈的颤抖,这名残杀6名至亲的凶手从内心深处感受到恐惧,法律的制裁等待着他。

  重大嫌犯乘火车南下

  11月27日下午4点,北京大兴区清澄名苑的气氛开始凝重,14号楼3单元2层王美玲一家6口被发现死于家中。

  六人均死于利器,而且凶手在杀死六人后,对现场有过清理,遇害人当中有王美玲、她的两个儿子,最小的仅为2岁,大儿子6岁,死者中公公婆婆,还有一名年轻女子,该女子是王美玲一家的小姑子。

  而遇害6人的户主李磊不知去向,他在北京经营了一家快餐店,此前曾做过美发、金融等生意,他们一家刚从北京天宫院搬到清澄名苑,由于原居住地拆迁,他们从中获得了600万元拆迁补偿。

  6具冰冷的尸体被一具具抬出,尸体被蓝色的塑料袋包裹着,现场拉起了警戒线,这起特大杀人案一时间引爆全国舆论,“大兴灭门惨案”等字眼跃然于全国各大媒体。

  祖孙三代6人同时遇害,年龄最大的54岁,年龄最小者还不满2岁。究竟是什么原因酿成这起震惊全国的灭门惨案,凶手又是何人?

  北京成立专案组连夜开展工作,根据现场勘验和调查走访等多项措施,迅速锁定了该户男主人李磊有重大作案嫌疑。

  专案组工作中发现李磊案发后已经搭乘火车南下,很可能逃往海南省。

  海南省公安厅领导高度重视,省长助理、公安厅长贾东军要求全省公安机关全力以赴,务必将重大负案在逃人员缉捕归案。

  凌晨4时紧急协查 三亚60警力连夜布控

  11月28日凌晨4点,北京市公安局关于协查“11.27”大兴区特大杀人案重大嫌疑人李磊的紧急通报通过省刑警总队转发至三亚市公安局。

  通报称,“11.27”大兴区特大杀人案重大嫌疑人李磊(男,29岁,北京市大兴区人)可能乘坐北京到三亚的T201次列车将于当日上午7时许到达三亚火车站。

  接到通报后,三亚市长助理、公安局长王少山连夜部署协查布控工作,接下来一张巨网已经铺开,悄无声息地等候着犯罪嫌疑人李磊的到来。

  由刑警支队、巡警防暴支队、荔枝沟派出所、火车站派出所等单位60名民警组成的抓捕组立即连夜集结,熟悉掌握嫌犯的年龄、身高、体态、体貌特征和个人基本情况,按照既定方案在三亚火车站设伏,秘密封锁车站通往外界的各条道路。

  上午7点,T201次列车缓缓驶进三亚车站,乘客从出站口依次而出,抓捕民警立即按既定部署、全面展开工作。然而让抓捕民警意外的是,经过认真、细致的排查,这辆车并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李磊的踪迹。

  李磊呢?难道是嫌犯没有来或是中途下车改换其它车辆进入三亚?在火车站没有发现李磊,三亚警方重新调整部署警力,在进入三亚的机场、车站、码头以及全市各宾馆、酒店全面排查布控。

  洗浴中心外按倒李磊 逃到三亚10小时内落网

  李磊没有出现,但是排查工作并没有懈怠,临近中午,三亚警方获取一条重要线索,有一名体貌特征与李磊相近的可疑男子已入住汽车站附近的某酒店。

  民警来到该酒店调出监控录像,李磊的身影出现在录像中,并在酒店5楼开了间房,但当时已经离开酒店,没有退房。

  警方立即根据现场地形地貌研究抓捕方案,鉴于该酒店处在闹市区,嫌犯所住房间的窗户便于脱逃,此时面对的是血刃六条鲜活生命的凶残歹徒,警方确定了“出其不意,一招制服”的抓捕原则。

  抓捕组在该酒店附近分成蹲守、跟踪、接应三个小组,在酒店附近布控,伺机在人群比较稀少的地段,一举将其制服。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耐心蹲守,嫌犯终于在酒店前面出现。李磊非常狡猾,他外出购买了新衣服,用于掩人耳目,在返回住处的时候,没有马上步入酒店,而是直接走过酒店一段距离之后发现没有异常这才折回。

  李磊若无其事地步入宾馆,他没有意识到,一张大网已经朝他展开,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民警的控制之下。

  由于路上行人众多,嫌犯身上是否携带凶器未明,恐误伤无辜,民警没有立即抓捕,而是便衣跟踪,等待出击时机。

  进入酒店不久,李磊再次离开,并没有坐车,而是步行前往河西路某休闲会馆,该会馆以洗浴服务为主,下午17时50分,抓捕时机终于来临。

  李磊消费完毕步出休闲会馆,在空旷的会馆门前,布控民警果断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按倒制服,一副铮亮的手铐牢牢地反铐住他的双手,押上警车将其带回公安机关,并移交给赶到三亚的北京办案人员审理。

  李磊被制服时,并没有反抗,当他被押解上警车时,眼神中透出一丝绝望,此时他刚到三亚不到10个小时。

  抽完一支烟后招供 杀妻灭子源于家庭积怨

  突审李磊的地点在三亚市新居派出所,这里距离抓获他的地点不足1公里。

  记者在审讯室里见到了李磊,他带着手铐,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袖T恤,神色凝重,时不时低垂下脑袋。

  突审开始时,李磊仍心存侥幸,极力否认其杀人潜逃的事实,经过2个小时的艰苦突破,李磊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终于崩溃。

  当晚20点左右,李磊犹豫了片刻后终于开口说话,向办案人员要了一根烟。民警随即递上一根香烟,他神色凝重地抽着烟,在抽完一根香烟的时间里,李磊的心理防线犹如燃尽的香烟一般崩溃,开始供述骇人的犯罪事实。

  李磊交代,从小父母就对他的管教非常严厉,结婚后妻子在家里又过于争强好胜,加上自身性格内向,长期的家庭积怨在他心中累积。最近几个月,家里的矛盾更加突出,11月23日晚上爆发出来。

  11月23日整个白天,李磊都在他的快餐店内度过,晚上和朋友一道吃晚饭喝酒,10点左右,他驾车返回家中,事前他拨打妻子电话让妻子回家看孩子。

  回到家里后,除了妹妹在房间里玩电脑,父母妻子和2个儿子都已经入睡,他来到卧室,抽出事先准备好的单刃刀将妻子杀害,随后又来到妹妹的房间,将其杀死,后又杀死闻讯赶来的父母。

  将父母妻妹杀死后,李磊一个人呆坐在客厅里,想到自己逃亡后2个孩子没人照顾,一个小时后,他又走进卧室,用刀将熟睡中的孩子捅死。李磊交代,杀子时他闭上了眼睛。

  作案后,李磊清理了现场,驾车离开了小区。

  第二天,他搭乘列车南下深圳。

  逃亡路上疯狂挥霍 每天花钱过万元

  李磊乘车来到深圳,他在深圳一家酒店住了2天,由于意识到被抓是迟早的事情,李磊在逃亡途中挥金如土,每天要花费上万元。

  在深圳停留2天后,又再次南下,这次他选择的交通工具是长途客车,目的地则是天之涯海之角的三亚。

  27日上午,李磊乘车前往三亚,并于28日早上9点抵达三亚,然而也就是短短的不到10个小时之后,三亚警方就终结了他的逃亡之路。

  结束审讯后,李磊被民警押往看守所羁押,从新居派出所到看守所近10公里,一路上李磊留恋地看着三亚繁华的街景,一路上他的话不多,只和随行的人员说了几句——

  “为什么想到来三亚?”

  “之前没有来过三亚,看了地图便过来了。”

  “觉得三亚怎么样?”

  “三亚是个好地方,如果还有下辈子,一定会来好好玩玩。”

  押解李磊的车辆抵达了看守所,民警将李磊押下车,李磊表情复杂,当他看到看守所冰冷的大门以及高高的围墙,这个连杀6名亲人的凶手的身体竟然发出阵阵剧烈的颤抖。

  妈呀,真是他吗,他还是个人吗!确定是他吗,是他自己交代的吗?

  ———昨晚,听到李磊就是杀人疑犯时,李磊的婶婶半天没有说出话来,随后便接连追问。

  那是他亲妈、亲儿子、亲妹妹啊。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们之前还一直在担心李磊的安全,但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亲手杀死全家。

  ———李磊的叔叔李汉全在电话另一端放声大哭。

  多位家属称,最近一次见到李磊,是在上周日去参加某亲戚的婚礼上。当时李磊开车带着父母、叔叔婶婶一同前往,其间未感觉异常。

  “有说有笑的呢,什么事都没有。”李磊的叔叔李汉全说,婚礼上曾和李磊开过几句玩笑,当时才听说李磊与人合开了一家饭店。

  李汉全说,23日起,多次拨打李磊手机,但始终听到的是提示音“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家属们多方询问,都未能确定其去向。李磊也一直未与其他亲戚联系过,直至昨晚仍无音讯。

  据家属介绍,李磊今年30余岁,年轻时比较好斗,常与别人打架。而后开过理发店、干过小买卖。后来在西红门附近,与人合伙开了一家饭店,“社会关系比较复杂,来往人较多,但最近几年还比较安稳。”

  在邻居们的眼中,李磊高高的,很帅气,但接触不多。

  李磊的婶婶说,李磊从事过很多“杂七杂八”的工作,平时很少回家,两个孩子自小由爷爷奶奶照看。她们经常去探望李汉朝夫妇,但与李磊却极少接触,“一年仅见面一两次”,聊天中也很少见哥嫂谈到李磊。(武汉晚报)

相关专题

北京大兴灭门案
  • 打印
  • RSS
  •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空间
  • 复制链接
  • ·
  • ·
  • ·
  • ·
  • ·
  • ·
  • ·
  • ·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