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第一代打工者罗利中的退休社保空梦
http://news.QQ.com  2009年11月18日00:00   南方新闻网  马金瑜  我要评论(0)
导读:罗利中,江西吉安木匠,1988年到东莞家具厂打工。2008年开始买养老保险,明年满60岁。在现行社保制度之下,他的退休梦终究只是梦。
1 2 页

“我还能干”

罗利中看着手上缝针的印子、胳膊上的瘀痕,才真的感觉自己老了。车间的主管几次说:“老罗,干不动就回家耕田吧。”

工资逐年都在涨,虽然有时能到2000元,可是钱怎么就越来越不经花了呢?罗利中也不大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为了省钱,菜和肉总是吃得很少,食堂菜不好吃又贵,他给自己用电饭煲煮饭,多吃米饭来填肚,省钱些。妻子胡小兰每次来电话,她总说“你要舍得吃菜呐。”

只有妻子知道,他在厂里老是不舍得买菜吃,总吃米饭得饱,牙才掉得那么快。那盏点在土地菩萨面前的油灯,也并不能保证罗利中和妻子有饭吃。

58岁的胡小兰在家里其实也闲不得,除了照管家里的一亩多水稻,她经常需走几里路到镇上去,在一家工厂里分拣塑料瓶,刷洗瓶子,有时一天就有20块钱。这样的零活,她不知道能干到什么时候。

儿子和儿媳也在东莞打工的时候,胡小兰曾经在东莞住过两年帮着带孩子。巷子里买马的彩票卖得好,看见大家都买得热闹,她也每个星期买一点。也许可以翻身呢?一家人这样希望着,于是罗利中和儿子也买,“总是亏得,很少赢钱,现在才知道是骗钱的。”

在村里,养老人是儿子的事,可是儿子和儿媳带着孩子也过得那么艰难,攒钱也攒不下几个,胡小兰就总催罗利中好好做活,虽然儿子总说“让爸歇歇吧,不干了。”

“他总是埋怨我,说自己的命是最苦的,这么大年纪还要做,可是他不做,我们就要跟儿子要钱过活,儿子连自己的孩子也养活不好……我就给老头子说,我们做一点是一点,不跟孩子伸手。”胡小兰说着,脸上露出苦楚的神情。

来串门的村里妇女说:“她老头子算是村上出去打工年纪最大的人了,苦哎,种田又挣不到什么钱,只够吃饭。”

“就是呐,可是不做,哪个来养活他们嘛?”

罗利中从前是很利索灵巧的,加上有做木工活的基础,他受伤少些。可是和他在一起的工友,43岁的蔡方胜,三个月前被掉下来的木板砸断了脚趾头;45岁的汤耀堂,被飞起的螺钉击中了左眼,瞳孔歪斜;50出头的韩文才,在密闭的油漆车间干活,经常咳嗽感冒……罗利中看着手上缝针的印子,和胳膊上被砸出的紫色瘀痕,才真的感觉自己老了。

车间的主管几次对他说:“老罗,干不动就回家耕田吧,还干什么呀。”

罗利中每次都说:“我还能干,我一定小心点。”

做这些活计的人,大都来自乡下或者小镇,他们虽懂得怎样做一组时髦的高档沙发或者老板椅、气派十足的办公桌,豪华的大床,但他们对自己是不加修饰的,头发乱的,衣服旧的,歪眼睛的,断指头的,似乎使人不能相信,这些漂亮炫眼、价格昂贵的家具,是出自于他们的手。

“那天一个人的指头被打断了,清洁工就把那个断指头和垃圾一起扫掉了。”蔡方胜说,他自己的手,也是受过伤的。

这样的事情,他们说起来,好像在说什么笑话,大家笑着说着,转眼又去谈别的。

这种生活,一天一天的,也就糊里糊涂过去了,春夏秋冬,穿起单衣做活,穿起棉袄回家———罗利中只有过年回家,坐在桌子边拈起一筷子家里的菜,嚼着味道,慢慢才知道“哦,回家了,又是一年。”

回到工厂,又照旧过着日子,从早晨到晚上忙个不休,“人活着是为了什么?”罗利中不假思索地说出来:“人活着是为吃饭穿衣。只要我自己能干动,就干,干到站不起来。”

他说这些的时候,似乎相信永远没有站不起来的那一天,“我身体还挺好的,就是有高血压了。”

“就是感冒太花钱啦。”他说。这一两年,每次感冒是躲不过去的,而且每次都要花几百元打针吃药才看得好。罗利中不怕这些,就算是木片像飞刀一样扎在手掌中间的时候,他去包扎了伤口,缝了3针,第二天就上班了,“不怕,算不得什么,我能干动。”

有时候能吃好菜。

“不过了,吃顿好的。”工友蔡方胜这么说,好像要下很大的决心。在四川菜馆门口,几个人站着都犹豫。饭馆门口的桌子上,厨师和服务员在打牌,厨师抬起眼皮看看门口这几个想进来又不进来、探头探脑的工人,于是打个哈欠,又埋下头去看自己手里的牌。

本是打打牙祭的日子,火锅?回锅肉?烧鸭子?

“还是烧鸭子。”罗利中慢慢地像在回味着说,那是过年回家才吃的菜。

一个烧鸭子要26元钱,只有不大的一盘,不但烧得不像家乡的味道,还不好吃。

罗利中吃着,在江西打工的儿子来电话了,说了好半天,儿子担心老父亲,问身体怎么样,干活一定小心。罗利中带着甜蜜的回味的笑容,没有提一点受伤的事,“要是我退休,就不用做了。”

无法退休

罗利中从不敢问老板关于退休的问题,他也并不知道,自己只交了一年的社保,根本不可能退休。

去年,家具厂给罗利中办理了社保,那是根据新颁布的《劳动法》,给工人们统一办的。于是,无论是罗利中,还是那些40多岁的工人,仿佛看到了希望的光亮。

“那是不是以后可以退休呢?”其实罗利中从来没有问过老板这个问题,去年厚街许多工厂的倒闭和裁员,让他更不敢提退休的事,但希望却悄悄在心里漂浮起来,又像是一颗种子,在心里长成一棵小树。“如果退休有一点点钱,只要不饿肚子……”——— 那就是他的梦想。因为罗利中的梦想,妻子也这样怀着一点点的希望:“那个厂的老板,看在他干了这么多年的份上,会给他一点退休工资吧,一个月有一两百块也好,那就有吃米的钱。”

可是罗利中始终不大明白,“保险”是怎样一回事。他也不知道,自己只交了一年的社保,根本不可能退休。即使是那些到了退休年龄,比他早整整10年,从1998年就开始按国家规定参加养老保险的工人,也因为达不到那条“个人缴费须满15年方可在一地领取养老金”的标准,而成了“不能退休”的一群。

“不能退休”的意思是:因为养老保险不能在全国范围内转续,他们要么选择退保,领回个人账户里的钱跟利息,过去11年企业给缴的那部分算是白白“贡献”给当地;要么把养老保险关系转回老家去,但也仅限于个人账户的资金,自己得先补缴企业缴的全部资金,再补缴剩下3年多的养老保险金,最后在老家退休。至于养老金,按当地也就是比珠三角地区低的标准领取———“退休”变得如此昂贵,农民工会这样选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东莞,“世界工厂”,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首批开放的沿海城市,没有人能精确计算,30年来究竟有多少“罗利中”来到这里打过工。已经出版的《东莞年鉴》2008年卷(总第8卷),专门列表披露了20年来东莞外来暂住人口和外来劳动力的变化情况。

1986年,东莞有外来暂住人口15622人,到了2006年,这个数字变成了5867555人,20年间增长了370余倍。而东莞市社保局的统计,截至2009年9月,在东莞市领取养老金的异地定居、非东莞户籍的人员总共只有921人。

随着时间的转移,第一代打工者越来越多地遇到类似罗利中“无法退休”的问题。他们不能在打工地实现退休,养老保险亦难跨地区转 移 ,退 保 现 象 严 重 。据 报 道 ,2007年深圳共有493.97万人参加基本养老保险,退保的人数为83万人,成功转保者只有9672人,也就是说,深圳每1万个参保的人中就有1680个人退保,而每10000个参保人中成功转保的只有19人,比例仅为退保人数的1%。

时间是个好东西,就像一片皑皑的雪地,可以把许多问题先遮个严丝合缝,让人十年八年都想不起,但雪总要融化———就像第一代农民工总要老去一样,地方割据式的养老保险制度,会随着两三代人的老去而难以为继,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会发现,为“不能退休”、或“不能好好退休”所苦的绝不只是农民工一群。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从1998年以来就开始关注中国大陆的劳工问题和公司社会责任。他认为,在当前的户籍制度下,打工人群所在地既不承担他们成长和学习阶段的成本,也不承担他们老、病之后休养生息的成本。实际上,同样被如此对待的还有那些流动性很大的白领,只不过他们不像农民工在春节前排长队退保那样引人注意———在“不能转续”下,地方政府对福利的吞噬,并不分你是站在流水线旁,还是坐在写字间里。

在2008年11月出版的《中国经验:改革开放30年高层决策回忆》一书中,经济学家吴敬琏和厉以宁在解读改革开放30年得失时说,其中一个遗憾是城乡二元体制基本上没有触动,农民城市化速度比较慢,还产生一些权利不平等,像农民工社会保障制度,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吴敬琏在书中这样写道:“这个社会保障体制的建立是太迟缓了,这是1993年中共中央的决定,而且据我所知有一些部门很积极,但是碰到了很多阻碍,它的原因我看还不是什么财政困难,而是部门从自己的工作方便,从自己的权利,从自己的利益着眼太多,所以愿意保持旧体制,使它迟迟不能实现。”

整整100年前,16岁的毛泽东离家求学,写下一首诗:“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这首诗表达的不仅是少年毛泽东的志向,也当是所有出门求学者、打工者以及创业者的豪情。那些飞翔在异地像候鸟一样的罗利中们,豪情与青春不再,迎接他们的,只能是衰老和无力改变的贫穷的命运?

“我们那里的桂花开的时候,是很香的,怎么厂里的那棵桂花树一点不香的?”桂花一开,罗利中就会想家。从东莞东站通往他的家乡江西吉安的火车,大部分是夜行车。提速的火车奔驰得越来越快,几乎等同于罗利中的青春岁月转瞬逝去。每年春节,在那绿色的、强大的、长长的列车上,罗利中还是很难有座位,常常要站回家去。但在家里唯一一张和妻子的合影里,他是笑着的———虽然这个默默无闻的人,拥有的是辛劳、贫穷,和留在身上的伤痕。他既不能像他的父辈一样,有家具和农具留给后人,也没有什么财产可以给自己的孩子。

有时候,罗利中真的要把呆了20年的东莞当成自己家了,而那轰隆轰隆地开往家乡的列车,终要载着罗利中回家去,于是他依然带着他的梦,在木屑里干着活,“上个月,我还打了55把椅子”,尽管那些动辄几千上万元的椅子是罗利中此生也没有机会坐的。他从没有提到过死亡这个词,也没有一种走向人生决定性时刻庄严的神气,站着劳动,仿佛本来就是他这一生特殊的使命。

“只要我自己能干动,就干,干到站不起来。”

政策困局

农民工按国家规定参加社会养老保险大多从1998年开始。据“个人缴费须满15年方可在一地领取养老金”,他们缴费年限不足,无法在打工地退休。养老保险亦不能在全国范围内转续,如将个人账户资金转回老家,则需补缴企业缴的资金以及剩余年限的养老保险金,且养老金按当地也即比珠三角地区低的标准领取,退休代价可谓高昂。(南方都市报)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vingietang]

转载到QQ空间】 【手机看新闻】 【新闻订阅】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分类信息
企业服务
广发QQ卡,尊享6个月QQ会员招商信息

腾讯首页 WWWQQCOM
暂无更新,休息一会儿

今日运势:

本日可多参与公众事务,将自己的意见与兴趣结合,提供同好们做参考,让欢乐的气氛添加一些趣味性...[详细]

热点信息

新闻排行

国内

国际

社会

网评

博客

外交部:中方救灾物资充足 暂不需外国救援力量
通往四川宝兴县方向道路拥堵 汪洋下车步行
江苏泰州官员吃豪餐遭围堵 书记跪桌喊话求饶
媒体称又一辆救灾军车前往灾区路上滚下山崖
李克强清晨在帐篷外接受采访声音沙哑:救人第一
国务院:各单位和团体未经批准暂不要前往灾区
司长与蹲地老人合影被批 承认尊老意识有欠缺
女主播穿婚纱播灾情遭质疑 报完婚礼照常进行
红十字会回应被网友喊滚:埋头苦干暂不管微博
武警战士地震救援中被飞石砸中脑部致昏迷
指尖陀螺在太空里怎么转?空间站宇航员告诉你
杜特尔特冒雨赴前线宣布马拉维解放:重建工作将开始
外媒探访福岛核电站:报废需40年 7000多人参与清理
马德里政府投资百万元雇公关 外媒:讨好中国游客
与俄对峙!北约多国在拉脱维亚举行联合军演
日媒剖析神户制钢造假根源:为维持企业成功假象
联合国大会选出15个人权理事会新成员
欧盟重申将继续全面、有效执行伊朗核协议
重翻旧账?韩国检方启动调查李明博涉嫌滥用职权
与俄对峙!北约多国在拉脱维亚举行联合军演
77岁老太上缴保管29年手枪 称心里石头终于落地
江苏泰州官员吃豪餐遭围堵 包厢存3桶人参药酒
浙江永康警方抓毒贩撬错门 市民要求修门道歉
19岁小伙不顾房子摇晃徒手刨救出母亲(图)
女子闹市寻婚庆策划与亡友冥婚引网友围观
男子开跑车不愿全付停车费 拳打女收费员10分钟
藏獒翻院墙一路咬伤20多人 小狗为护主与其周旋
男子挡楼板救女友 女友称“这辈子认定他”(图)
碰瓷党买孩子当“人肉财神” 作案前打断手臂
小偷盗走长跑女将皮夹 被追至几乎昏厥
【集锦】建业2-2申花 黄希扬世界波徐亮任意球建功
【射门】C罗操刀任意球 射门势大力沉高出横梁
【进球】谭望嵩传中献助攻 祝一帆劲射直入死角
【冲突】杜震宇犯规引发冲突 裁判向双方出示黄牌
【集锦】超级杯皇马2-0塞维利亚夺冠 C罗梅开二度
无效
福建男篮重磅引援 哈灵顿登陆CBA
TOP系列中超第19轮最佳进球 卢琳惊魂倒钩
【进球】申花任意球机会 徐亮直接破门扳回一城
【进球】国安五次传球快速反击 德扬梅开二度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