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盘点国庆60周年阅兵方队之最

中广网北京10月1日消息 在北京北郊的沙河阅兵村,14个徒步方队、数1千名战士在这里顶列日、战沙尘,刻苦训练。走进沙河阅兵村,你会看到地上有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那是一个个可爱的战士用脚踏出来的线条;你会听到铿锵有力的歌声,那是战士发自内心的呐喊。训练给他们年轻的脸上留下的是层次分明的“阅兵脸”、黑白相间的“斑马背”,每个人都瘦下了10多斤。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创造出一个个训练的极限,也创造了一个个阅兵的之最……

走在最前的军旗手

旗手朱振华:前阅兵军旗手女婿再挚大旗 保体形减肥30斤

提起本次国庆阅兵旗手朱振华,阅兵村里的人都知道他是35周年阅兵式军旗手,有“天下第一兵”之称的三军仪仗队原大队长程志强的女婿。这样的身份,给朱振华既提供了经验,又给了不少压力。

从决心参加阅兵的第一刻起,朱振华面前就充满了挑战。作为三军仪仗队总教练、二中队中队长,他还兼任了排面教练员的工作。为了保证掌旗动作稳定,他把水壶灌满水挂在旗枪上,开始是一个,后来挂到两个、三个,直到动作完全定型;每到刮风,别人都往休息区、往宿舍跑,他却迎风举旗,以训练稳定性。“岳父告诉他的经验,叫顺风不快、逆风不慢。对我很有帮助”

为了使动作更加稳健、优雅,作为旗手保持体形是重要一环。入村伊始,朱振华就按照标准身材下限进行减肥。“动作提上去,体重降下来”成了他的目标。他让家人把减肥茶寄到村里,坚持每顿饭量减半。三军仪仗队伙食好,最爱吃的红烧猪蹄、辣子鸡块等美味,对他都成了最大“折磨”。一天几十公里的训练量下来,实在饿急了,他就到炊事班找来黄瓜、西红柿等蔬菜大吃一顿。到6月底,1.87米的他,成功将体重减了近30斤,降到了160斤。实现了身体线条流畅、队列动作优美,次次考核、合练都受到首长表扬。谈到这段经历时,他总是喜滋滋地说:“总算给队里争下了面子,也给自己有了一个交待。为了阅兵大典就是再降20斤,也值得。”

集中强训阶段开始后,细心的战士们发现二中队长改用勺子吃饭,而且还横着抓。开始大家都当个玩笑来开,后来才从通信员嘴里得知,朱振华每天几百次的甩旗动作,甩得他背部肌肉痉挛,收操后要两个人帮忙才能把训练服从身上脱下来,晚上睡觉只能趴着。握旗杆握得签中队要事日志时,连笔都抓不住,更别说用筷子了。就是凭关这股子敢和自己较劲的不服输的劲头,4个月下来,这个32岁的河南汉子,硬是甩破了一面训练用军旗,高强度的钛合金旗杆也被他两手握的变了型。

全体受阅官兵学历最高者

女博士唐甜:“走路”不比考博容易

女博士踢正步走过天安门,唐甜将是第一个。

重庆姑娘唐甜是三军女兵方队一中队队员,流行病学与统计学专业博士生。1983年5月出生,2001年9月入伍,全体受阅官兵中最高学历的人。

对于这位26岁的姑娘来说,“走路”的难度堪比考博。“刚来的那些日子,我用尽全力、发疯似地做动作,还是拖了全排的后腿。”头不正、腰不挺、眼神不好、手形不对……“没想到单一项军姿的要求就如此多!浑身关节像散了架一样,好累好累啊……”爱哭的唐甜常常一边训练一边悄悄抹泪。

虽然她是三军女兵方队年龄最大、学历最高的一名队员,可她谦虚好学又不服输,主动向年龄小、队列好的队友请教。队友们也乐于将自己的训练心得体会与“博士姐姐”交流。唐甜十分有心,休息时间查阅了大量《运动创伤学》《军事医学心理学》等与队列训练有关的书籍,结合队列训练中人体骨骼、肌肉的运动特点,帮队友们预防训练伤。

唐甜说:“阅兵一次,收获终身。阅兵训练,给我的人生补上了一课。为了奉献国庆阅兵的精彩盛典,展示三军女兵方队的英姿飒爽,我与队友们已经做好一切准备。”

徒步方队军姿最标准

“军姿王”陈密西:拉肚子也不动窝

组建阅兵方队时,陈密西正在外执勤。但他是最后一个知道消息,却第一个把申请书交给党支部的队员。

入队第一天起,陈密西就给自己约法三章:不管训练有多苦,都要坚持到底;不管压力有多大,都要乐观面对;只要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一定要做到,还要做得更好。他坚持每天绑上沙代负重练踢腿,迎风练瞪眼,经过不懈努力,成了方队公认的“军姿王”和训练标兵。

基础训练阶段,军姿训练是重中之重。一天,全体队员像钢钉一样“铆”在地上,时间一分一秒的地过,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时间还剩最后35分钟。

“陈密西,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排面教练关心地问道。陈密西脸上抽搐了几下,尴尬一笑不回答,眼睛炯炯有神,只是表情看起来十分做作,在教练的再三追问下,他小声说:“教练,不好意思,闹肚子,拉裤子了。”

有人问陈密西:“你真是傻冒,肚子痛就打报告啊!”密西笑了一笑说:“我满脑子想的是坚持到最后,没想到还是出‘洋相’了”。

陈密西平时爱说爱笑、性格活泼,浑身像有使不完的劲,但一站到队列里,就收起那灿烂的笑容,显得全神贯注、十分刚毅。特别是进驻阅兵村后,随着训练强度的不断加大和气温的不断上升,一直患有静脉曲张的他始终“铆”在训练场上,即便是一瘸一拐,也还是强迫自己咬牙坚持。疥疮复发的那段时间,像针扎一样痛,但他强忍着。两腿夹不紧,他就让别人用背包绳将双腿捆住,当背包绳解开后,他的双腿僵直的已经不能打弯了,只好让队友架着他走下训练场。他的训练热情和顽强和斗志,感染了身边的其他队员。

一天,他的右大腿根部突然长了一个拳头般大小的硬块。这对于一心只想训练的他来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没过几天,这个大硬块就红肿发炎了。陈密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找医生简单处理后,不顾队友劝阻又回到了训练场。但这一次却没能那么幸运,伤口二次感染,里面瘀积了大量的血脓,痛得他连腿都迈不动了。他被迫住院,医生看完伤口后严肃地对他说:“如果不及时手术,溃烂只会越来越大。”

手术后的小陈休息了两天,便忍不住了,趁医护人员不注意,悄悄的练起了踢腿。后被医生严格看护才罢休。他经常对队友说:“人,任何进修都要有一股不服输劲儿,敢于跟困难斗争你就会变得顽强,跟病痛较劲你就会变得坚强。”

徒步方队年纪最大的兵

基准兵方玉虎靠止痛药赶上年轻人

方玉虎,74年生,1米83的个头,剑眉虎目,英气逼人,是方队队员里年龄最大、职务最高的一个。但他曾因为身高太高被刷下来过。

接到组建特种兵方队的消息后,方玉虎的心里乐开了花,然而因为超高1公分,方玉虎不久被刷了下来。此后一连几天他吃不香,睡不好。但他运气不错,后来方队调了身高,他又进了方队。

训练不久,他被任命为领队。站在队伍最前面的两个人,是最突出的。一次训练中,方队领导决定挑选一名合适的方队基准兵,挑来挑去,领导眼前一亮,方玉虎不挺合适吗?当通知他时,方玉虎有些舍不得:自己当领队练得好好地,这一换岂不白练了,再说谁不知道领队更风光呢。“到底是为了自己风光,还是要方队更风光?”方玉虎陷入沉思。第二天训练一开始,方玉虎就早早地站在了基准兵的位置。方队领导走过来,正要开口,方玉虎却说“组织让我干什么,我像雷锋说的那样,把这颗螺丝钉拧到哪里!”

方玉虎练动作几乎痴迷,练腿功他一练就是几个小时。从第一小时痛,两小时麻,直到第三个小时几乎失去感觉,走起路来像踩在棉花堆上轻飘飘的。训练时,常常汗水顺着眼角流进眼里,磨得眼泪直流,他只好使劲地眨巴眼睛,每次下来双眼通红。练砸地动作,他用脚使劲拍打地面,脚脖子经常肿得水萝卜似的,一按一个坑。脚底板磨出的水泡结成了老茧,一层摞一层。为练习握枪动作,每天他无数次一起一放,练得左手发麻,左侧髋部外侧也经常因摔打,青一块紫一块。

“我和这些小年轻相比,最难的就是恢复,他们睡一觉就生龙活虎,我这年纪,就差很多。”住在他邻铺的戈录军最清楚,方玉虎一直有腰伤,现在每天高强度的训练,对身体无疑雪上加霜。几乎每天晚上他都会因小腿抽筋或腰痛疼醒几次,最严重时只好靠吃布洛芬来缓解。

六十年中国传奇

进入60年专题

更多关于“阅兵”的新闻

网友评论 ( 已有0条评论 )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我是传奇-21916天全民日志

成为驻港部队一员

从我走进军营的那一天起,就赤诚地用汗水、泪水和热血,开始书写这当兵的历史... [详情]

暑期去当建筑工人

大二暑假,我参与修建承唐高速公路的“西伍岭大桥”,成为一线工人参与交通建设...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