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专题首页 | 新闻首页 | 全站导航
 下一页
羌族母亲:你们走了,我可怎么活?(组图)
老人背后是极陡的坡,她只有一只眼睛有依稀的视力,望着满地废墟,她徘徊了很久。家在哪里,她极力地用很低的视力找寻着。

老人背后是极陡的坡,她只有一只眼睛有依稀的视力,望着满地废墟,她徘徊了很久。家在哪里,她极力地用很低的视力找寻着。 (图1)

大河网讯 在完成任务回到成都休整待命期间,给我所有亲人们报了平安,特别是我的母亲。打完电话,在整理记录过去120小时这些图像的时候,看到一组羌族母亲的照片,依然会潸然泪下。

16号上午,完成了整个突击队抢修移动基站该我完成的任务,我提着相机开始记录牛脑寨的受创情况。

15号我们机降汶川牛脑寨之后,了解到这个600多人几乎都姓倪的羌族寨子只找到530人左右,这530人还包括遇难的同胞。其余的人都在“5.12”到汶川县城赶集去了,在过去的几天内一直没有消息。因为许多房子倒塌,粮食都被压埋在废墟下,在救人之后对于牛脑寨的乡亲来说,从废墟里面抢救粮食维持生计成为当务之急。

耳边是隆隆的声音,那是对面山上石头不断滑落的声音。突然,我的视界里面出现一个羌族老人,这让我无比的震惊。要知道,那是一个极陡的坡,这个佝偻着腰的老人是怎么艰难地爬上来的,她上来做什么?

下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