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护送孤儿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28日11:53      

唐山大地震30周年之际,2006年7月28日,腾讯网特邀《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作客腾讯,讲述唐山地震的前前后后以及30年来唐山的巨大变化。

主持人:唐山大地震死亡了20多万人。

钱钢:对,24万人。

主持人:留下了有3、4000的孤儿。这些孤儿里也没有你要找的?

钱钢:后来一个意外的机会让我有一个机会,就是蒋叔叔,他是民政局长,作为他的工作人员去护送一部分孤儿到石家庄和邢台的孤儿院,当时有一个名称叫育红学校,我就送这批小孩去。你要问当年我到唐山第一件最深刻的事情,就是送孤儿,是我亲自参加的。

主持人:送孤儿的事情应该是到几个月以后了?

钱钢:应该是两个月之后,因为我记得天凉了,那天早晨我到唐山火车站去集合,所谓火车站根本是一片废墟,那个情景十分危险,因为没有什么站前广场,都是非常大的水泥板,露出钢筋,起重机正在吊钢筋。天蒙蒙亮,我们去到火车站前,其实就是站前广场的废墟,就听到一片唧唧喳喳的声音,一片蓝颜色,这些孤儿是从不同的地方送过来,有的是从军队的营地,军队暂时收养了他们;有的从唐山的矿区村庄;他们都是死去了父母,家人不能抚养;有的可能还有一个老的祖母、爷爷,但是无力抚养,所以就把他们送出来。每人都穿着新衣服,蓝颜色的,各个地方给他们做的。胸前挂着一个小布条,写着名字、年龄、村庄,大概就是这些信息。有的孩子很小,三四岁,不懂事的,如果条子封得不是很好,掉了,可能这个人生命的信息就没了,这个人是谁,多大,他可能就讲不清楚了。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些孩子竟然比较欢闹,他们太小了,虽然失去了父母亲,但是很多孩子是第一次坐火车,有很多孩子是第一次坐汽车,从村子里面给送出来,所以一时间变得很兴奋,那个广场上面一片蓝颜色,听到的声音是唧唧喳喳,背个小书报也是新的,满满登登,里面有当地人给他们送的吃的东西。我走过一个地方,一个小孩举着一个搪瓷杯子说“叔叔你看,一等品”。那时有一个新东西都是很稀罕的,还是一等品,所以这是很强烈的一个印象。

我也带着一个条子,上面写着“工作人员”。我的任务是,我们这些成年人就是要在火车上照料这些孩子,因为这些孩子是带着极大创伤的,所以我们到了火车上,除了负责孩子的吃喝之外,最重要的是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给他们讲故事,做游戏。当时蒋叔叔说,千万不能有一个孩子哭,一个孩子为了一个事哭的话,整个车箱就都会爆发,因为他们都是很脆弱的,他们只是暂时离开了最悲剧、最悲伤的境界,所以我一路上跟这些孩子们讲故事。我在《唐山大地震》里面写过一个印象很深的男孩子,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男孩的名字,我听说唐山、河北省都想找到这个被称为小拖拉机手的男孩,就是别人吃东西的时候他没有,他的书包是空的,我问“你的饼干呢?”他说“留给姥姥了”。就是说姥姥还在世,但是姥姥年迈,无力抚养,这样的孩子也被当做孤儿送出去。他非常开心,从衣服里面卷出一块钱,说“叔叔你看,我有一块钱,姥姥给的”。这个孩子的性格很有意思,我带着他们唱歌,说你们会唱什么歌就唱,当时流行的歌是《闪闪的红星》的主题歌——《小小竹排》。这个小孩就跑来跟我说,叔叔我要他们跟我一起唱嘟嘟嘟嘟拖拉机。我就问这些孩子会不会唱,他们都说不会唱,很可能是他们学校里面老师自己编的歌。他很生气,说他们就是会唱。我说那你唱。他就跳上一座椅子,自己就唱了起来。我们问他,你长大了之后是不是要做拖拉机手?他说是,他说你不知道,不是那个拖拉机。他以为我说的是耕地的拖拉机。他说不是手扶拖拉机,是那个铲土的,推土机。小孩子其实不懂,说这是铲土的,我长大了要开那个,是我小叔开的。我立刻就把话刹住了,因为他没有亲人,这个小叔已经不在了。

现在从唐山去石家庄、邢台是很近的路程,但是当时那次是从早上开到晚上,我记得到北京的时候是中午,火车进北京了,蒋叔叔这几个领导决定可以带孩子去走一走。当年北京站金碧辉煌的,建筑物都是小孩从来没有见过的事情,小孩说“叔叔,这是华国锋的屋吧”。因为华国锋去过唐山慰问,小孩子印象挺深。我说是是,是华国锋的屋,这样带他们溜达了一圈。火车继续走,一路上他跟你越来越靠近,等到火车进到石家庄的时候,蒋叔叔就给我们一个悄悄的指令,说不要跟他们说再见,下车扭头就走,为什么呢?因为已经发现有小孩跟我们是很特殊的依恋,说这时候你要说再见,就不得了,一个小孩哭起来就整体会哭起来。当时河北省也是盛大的欢迎式,火车站是非常喧嚷的,人非常多,也有哨子响,非常混乱,小孩下车了,石家庄接的人到了,举着旗子,我们趁着乱,扭头就走,都不知道这些孩子后来怎么样。

可是这天过后,第二天蒋叔叔还要继续往邢台去看一下,因为这个车上有一部分人要继续开到邢台,我们到邢台看了一下他们的情形,到了邢台,到了育红院不能进门,就在门口悄悄地看,从窗口往里面看的时候,就突然看到一个小男孩,那个拖拉机小南孩,他在跟别人打,很顽皮的样子,眼尖,他一下从窗户里面看到我们这一群人,他就跳下炕,赤着脚,就喊着“叔!”往外跑。蒋叔叔对人情世故很了解的,让我们赶快走,我们又是一扭头上了面包车,远远听到小孩的声音就走了。

主持人:送完他们这么多年,你们一直没有再去找?

钱钢:这个小拖拉机手还太小了,当时6、7岁的样子,有人在邢台的一些单位逐一查询,他们说很有希望找到,几次跟我讲,最后还是没有找到,我还在注意这个事。可是有4000多个孤儿,我在当年的地震废墟见过一些,有父母双亡,还有三兄妹、四姐弟的、五姐弟这样的。当时有一家姓单的,单家五姐弟被解放军暂时收留,解放军对他们挺好,他们就想报答。这家人父母双亡,5个小孩活了,他们原来养着小鸡,从废墟里面也扒出来了,说解放军这么好,我们报答他们吧,就把小鸡杀的,煮了鸡汤送到解放军家里去。

当年有一出舞剧叫《沂蒙颂》,《沂蒙颂》里有一个歌叫《蒙山高,沂水长,我为亲人熬鸡汤》,这几个小孩就表演我为亲人熬鸡汤,把小鸡汤送给解放军去喝,解放军很感动。当时我在唐山现场听到这件事,可是1984年以后再去采访的时候,我就没有找到单家的姐弟。但是却找到张家五姐弟,他们的情形相似,特殊的是他们最小的是孪生姐弟,8岁的双胞姐弟。那个故事也特别复杂,特别坎坷。

主持人:除了送走石家庄的这些孩子有张家五姐弟或者单家五姐弟,虽然他们失去父母,但是他们有兄弟姐妹,也觉得有能力照顾自己,留在当地成长。这样的孩子多吗?

钱钢:这样的孩子不太多,因为他们姐弟多,所以有互相依靠的可能性,张家五姐弟最大16岁,最小的是两个8岁,姐姐凤敏是16岁,带着他们,她从废墟被救出来的时候,根本意识不到地震是怎么回事,她救出来,紧接着她的小弟被扒出来了,她的第一反应是小弟怎么这么脏,拉着他去找自来水龙头去给他洗头。旁边的邻居说,这时候还洗什么头?你看旁边躺着父母,父母已经去世了。16岁的姐姐就带着他的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在废墟上生活。

你知道中国人重男轻女,一直想生个男孩,为什么最小的孩子是男孩,生了三个女孩,第四个想要男孩,双胞胎生的时候,是女孩先出,他们的父亲是唐山矿上的科长,老家还在村子里面,一听说第四个又是女孩,这个父亲气的一甩手就走了,没想到后来还追着说,还有一个是小子,就特开心,就张罗着招呼村里人。这个小男孩就很特殊。吃饭的时候,他和他的父亲坐在桌上,父亲喝一口酒,有一个西红柿炒蛋,他跟父亲吃,姐姐们没有这个待遇。这个小男孩出来以后还很娇气,还很倔。

主持人:那一年这个小男孩多大?

钱钢:他是76年8岁,这个小男孩要这个要那个,给他好看的衣服死活不肯脱,姐姐说脏了要换了,就是不脱,姐姐也有很多传统的意识,就怕别人说没娘的孩子就是脏,就想给他洗,想给他换,姐姐没有办法,就在半夜给他洗衣服,然后在炉火上烤。

主持人:他们这些孩子当年是有什么样的生活来源?

钱钢:生活来源是有的,有军队、有政府,有大量的救济物品送到。我在当时也亲身经历了去街上领救济水,救济水是从北京的消防车一车一车运来,还有救济粮食、救济衣服,当然要排队,可能有的还要抢。

主持人:充足吗?

钱钢:能维持比较低的水平,街上还有不要钱的吃饭的地方,有的餐馆进去以后,喝一个汤,吃个馍还是可以的。张家五姐弟,他们始终有军队接济他们。军队撤离的时候,把大姐带走了,成了兵,想给她一个工作。他们都没有受过很正规的教育,大姐原来在部队里面当卫生员,学了医,回来之后到妇幼医院工作,老二、老三都在唐山的企业里面。最小的男孩也当了兵。

主持人:这些孤儿最后有很多参了军是吗?

钱钢:数量应该还是有相当的。

·《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唐山人的创伤难以痊愈
·《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震前是否预测到地震
·《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地震中的渴生者
·《唐山大地震》作者钱钢访谈(实录)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图片周刊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