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哭墙” 可能面临拆除 收费还要继续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27日10:56   南方周末  

掩埋在唐山点击查看唐山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市南湖公园西北角的大地震亡灵,可能要在一场风波中迎来他们的30周年祭日。引起巨大争议的,是刻有他们姓名的“大地震纪念墙”。因为需要收费才能刻名,它被斥为“借死难者敛财”;由于至今手续不全,它又被市规划局视为非法建筑,正面临被拆除的命运。

·
·
·
·
·
·

但民间的哀思并未就此阻断。7月24日傍晚,当本报记者来到纪念墙前,又看到两位死难者的亲属交费刻上了亲人的名字。纪念墙管理者说:墙上的姓名已超过4000个。

纪念墙共有3座,距离南湖西北角的大坟只有200米——那里,埋着旷世之灾中的数万名死难者。纪念墙始建于2002年,出资方是当地民营企业河北华盈集团和香港点击查看香港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世纪星企业。原计划要修建9座 “哭墙”,并将24.3万死者的姓名全部刻上,供后人凭吊。

此前的26年里,唐山市政府只建有抗震救灾纪念碑和纪念馆,并没有一处死难者的集中哀悼之地。所以,每年的清明和7月28日入夜时分,市内的大街小巷会同时燃起上万堆祭火。

“哭墙”的方式无疑更为文明。但出资方很快出台了刻字收费标准:正面1000元,背面800元。这个举措深深触及了国人的敏感神经,一时间,对良心的批评和商机的质疑铺天盖地。

面对巨大的道德压力,出资方却不改初衷。7月25日,负责筹建“哭墙”的华盈集团科普园公司总经理李丽对本报记者表示:要将收费进行下去。

据李丽称,至今出资方已经在纪念墙项目上投入了近1800万元,但回收的资金连维持日常开支都不够。对遇难的解放军、全家震亡者、孤儿的亲人、下岗工人和伤残人的亲属,都是免费刻名或打了折扣。更麻烦的是,对纪念墙和附近景观绿化的维护,将是笔无休止的投入。

“我们做了这么多事,还要背负恶名。”李丽提起遭受的委屈和无奈,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

从2002年开工到2006年上半年完工,纪念墙的建设一波三折——

华盈集团出具的文件显示,纪念墙是南湖科普纪念园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唐山市政府在2001年圈定的招商引资项目,目的是开发当时的南湖采煤沉陷区和垃圾填埋场。在合作意向书上,市政府的主要负责人均有签字。

该集团的员工回忆,为了避免各种繁琐的批文耽搁工期,有关部门曾经在现场要求尽快开工,“手续由政府帮着办理。”他们保留的一些有领导批示的文件上,也体现了同样的意思。

2004年7月28日,第一座纪念墙完工,另外两座的钢结构也已做完,科普园公司向社会发出了收费刻名公告,争议也就此而起。

此时的南湖,已被改造成为一个风光旖旎的公园,获得联合国“人居环境改善最佳范例迪拜奖”。而整个市中心也向西北迁移,纪念墙距最繁华路口的直线距离只有1000米。另外,在这一年,唐山市政府负责人恰好换届。

到了9月,纪念墙工程突然被叫停。

一位政府工作人员说,叫停的理由有三:一是手续不全,是非法建筑;二是离闹市区太近,过多的人到南湖祭拜会带来交通压力;三是影响游客的心情,与公园的优美环境不和谐。

协调会上,政府派出的一位领导希望纪念墙能尽快搬家,但被已投入巨资的华盈集团拒绝。

“如果是决策失误,我们应该得到补偿。”李丽说。

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在这个协调会上,华盈集团就表示“也可以服从大局,无偿献给政府,由政府接手管理”,但并未得到回应。对于华盈集团来说,即使赔钱甩手,亦可避免日后无休止地往里贴钱。

双方僵持了整整一年。

大地震30周年纪念活动的临近为南湖纪念墙的建设带来转机,华盈集团被“允许”建完剩下的两座半拉子纪念墙。至于其它6座,则被永久冻结。

今年年初,3座纪念墙正式完工。随着“7·28”的临近,媒体再次关注收费问题。

与此同时,一场官司也即将诉诸法庭。唐山市规划局已经起诉华盈集团在南湖乱建非法建筑,要求依法拆除;而后者反诉前者行政不作为,“2002年就报上去的详细规划图和总体方案至今没有批复。”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纪念墙何去何从,至今依然飘摇不定。

7月25日,唐山市委宣传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知记者,目前纪念墙的项目没有任何新的进展。

规划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否定了政府接手的可能性,“如果愿意接手,何苦等到今天。”其背后的心结是,对于资源型城市唐山来说,地震依然是一个影响投资环境的敏感字眼。

“你去翻翻29周年以前的唐山报纸,有几处提到了地震?”他说。

本报记者 徐 彬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图片周刊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