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广东医疗队开赴唐山救灾(组图)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27日09:26   广州日报  

广东医疗队开赴唐山救灾(组图)

广东防疫队员在唐山一座塌了半边的大楼前的毛主席像下

点击浏览更多更新图片

广东医疗队开赴唐山救灾(组图)

番禺人民医院医生林肖松在运送伤员

广东医疗队开赴唐山救灾(组图)

喷洒消毒液,使蚊蝇无立足之地

广东医疗队开赴唐山救灾(组图)

为灾区群众培训防疫知识

广东医疗队开赴唐山救灾(组图)

盖座简易厕所,也是帮助唐山人民重建家园

广东医疗队开赴唐山救灾(组图)

重伤员上下火车不方便,就把躺在担架上的他们从窗口推进去

唐山点击查看唐山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地震发生后,全国有4万医疗大军开往唐山支援灾区,广东也先后派出医疗队和防疫队不远千里赶赴灾区,为唐山的震后医疗防疫工作贡献了一分宝贵的力量。

·
·
·
·
·
·

由于当时的政策和纪律,当年的医疗队员和防疫队员们曾经对自己的亲身经历三缄其口,甚至是至亲好友也不能透露一星半点。但直到多年之后的今天,昔日目睹的惨痛景象依然是他们心中不可磨灭的记忆。在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之际,本报采访了当年同坐一趟专列的四位广东医疗队员,力图拼接他们尘封30年后第一次披露的记忆碎片,还原历史的片段。

文/本报记者邱敏 实习生郑晴虹  原广东医疗队员供图

在天津点击查看天津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就闻到尸臭

那一年的8月,华北大地真是闷热,而当医疗队员离唐山越来越近的时候,臭味已经盖过了热。“那是尸臭,在天津就已经可以闻到,呛人的防疫消毒药味混合着尸体腐烂的味道和血腥味,令人窒息。”听说为防止来年可能发生的瘟疫,上级命令把已入土的尸体起出,重新埋入超过1.5米的深坑中。

经过长途跋涉,广东医疗队的专列终于抵达唐山火车站,车站早已没有站台。“整个唐山都平了,放眼看过去只有水塔没有倒,剩下的是一片废墟。”施一菲说。“所有的房屋都倒了,只有电线杆还歪歪斜斜地在那里标识着原本的马路是什么走向。”李瑜元回忆道。

挖一个大坑用汽油烧尸体

“我们不能离开火车停的范围,满视野全是解放军战士,他们没什么设备,就是用手挖那些水泥预制件,他们戴着口罩,但口罩全成了灰黑色,手套上还布满了斑斑血迹。他们穿的衣服上是一层层的盐,他们不停地在扒呀扒呀,尽可能地寻找着生还者,但找出来的往往是尸体,尸体都用白色塑料袋包起来垒在路边,拉到运尸车上,为了防止瘟疫,处理时挖一个大坑,用汽油烧。”李瑜元告诉记者,“我们同一位来送伤员的排长聊天,他说士兵们的身体和精神都达到极限,有的士兵干着干着倒地就睡着了,旁边的人就把他拍醒,继续干,还有的兵受不了,精神上受不了。”

唐山人不愿提枪声

所有的队员在原地待命,作为广州点击查看广州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分队队长的王邦宏去指挥部报到领任务。“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设在飞机场,这个飞机场是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军区某空军的军用机场,地震后,唐山铁路、公路基本中断,机场成了运送伤员的主要通道,发现有幸存者或者伤员,就送到医疗队去抢救,做简单的处理后,送往飞机场转送到全国各地去医治。

王邦宏是坐着军车前往的,一路上因为地裂缝隙,车子开得七扭八歪的。“那个场面太惨了,很多男的背着小孩子去领水。”

这段日子里响起的枪声是唐山人最不愿意提起的记忆。一开始的时候,人们为了生存到商店里拿一瓶两瓶罐头,后来去拿的人越来越多,拿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已经发展到有人钻到百货公司废墟底下,把里面的缝纫机、收音机抠出来往家拿,情况开始失控了。一开始的时候士兵们并不干涉,后来就干涉,很多时候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不记得哪一天,枪声响起来了,特别是在一些重点地区。

“指挥部设在帐篷里,由于当地没有做手术治疗的条件,指挥部叫我们待命两天,然后转运伤员到山东。”王邦宏告诉记者。

10天埋20多万尸体

对于唐山的老百姓来说,10万子弟兵是他们永远的感激对象,从7月29日凌晨起,北京军区、沈阳点击查看沈阳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军区、济南点击查看济南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军区救灾部队10万人进入唐山。当时人们个个神情木然、迟钝。见到军车,灾民们显得很激动,许多人都流下了眼泪。更多的灾民情不自禁地挥动着手臂高喊:解放军万岁!毛主席万岁!

这些士兵没有畏惧余震,没有畏惧随时可以吞没他们的废墟,他们众多的战友长眠在这片土地上,但他们还是前赴后继地冲上去。经过军民10多天的艰苦努力,唐山20多万尸体被埋葬,1.2万名群众被成功救出。8月12日起,军队开始为唐山人民重建家园。救灾部队用旧砖块、木料,用一个半月时间为唐山45万户居民盖起了过冬简易房,全都是防震的。

20%的伤员在运送途中死去

唐山当地的医院组织把伤员成批运过来,广东医疗队的人就在火车上等。“当时的火车不像现在的,窗户都是可以拉上去的。怕伤员们上上下下受到进一步损伤,就把躺在担架上的伤员从窗口推进来。”施一菲回忆说,“整列火车都躺满了伤员和病号,有好几百人,他们在心灵上和身体上都有难以忍受的疼痛。”

不忍卒离:伤员们不说话都在哭

“我们运的伤员很多都是之前不愿意走的,比如有一个工程师在之前好几批他都可以被运走救治,但他一直不肯走,因为他的老婆孩子还压在地下,他说3天了他都听到自己孩子的声音。一直到最终绝望了,他才跟着我们的车走。”李瑜元回忆着伤员的情况。“在车厢里,还有一个没有受伤的1岁左右的小孩,他家人都死了,因为有亲戚在山东,所以跟着我们的专列去,送到那边给亲戚养。”施一菲告诉记者。施一菲他们几个负责照顾伤员,轮流着睡,她想跟那些伤员谈话,“可是他们都在哭,都说不出话来”。

缺少药品:严重骨折者被痛死

整个装运伤员的时间不超过4小时,专列就从唐山开出前往山东,专列要把伤员们分送到山东的胶东地区,专列上不具备手术条件,医疗队员们主要做的是包扎和护理。据王邦宏回忆,大约有20%的伤员在途中死去了。“在车上,有些伤员因为严重骨折,而药品送不过来,他们熬不过去死了,只能把他们抬到一个专用的车厢。另一些得了破伤风,也被移到另一个车厢,防止传染。”施一菲说。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每到一个车站,王邦宏就根据事先定好的名册清点伤员,把死去的人放下来,把伤员也送下车。由于来自“疫区”,下车办交接的王邦宏一下车就会被背着喷雾器的卫生人员全身消毒。

当专列到达济南的时候,伤员们都被分送到了目的地,广东医疗队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队员们回忆:“住了一晚招待所,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买了几斤苹果吃。”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图片周刊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