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各地新闻 > 正文

新唐山规划者吴良镛:应该多保留些破坏现场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26日10:22   燕赵都市报  

新唐山规划者吴良镛:应该多保留些破坏现场

吴良镛教授

·
·
·
·
·
·

  ■核心提示

  “唐山点击查看唐山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地震后的10年、20年,我都去了唐山,去年还去过唐山,前些年也去过。不仅我个人关心唐山,就连国外的专家学者也关心唐山,全世界人民都关心唐山!”提到震后的新唐山,吴良镛教授十分欣慰。

  84岁高龄的吴良镛教授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7月21日傍晚时分,几经联系,记者终于来到清华大学建筑馆,在吴良镛教授带着木质镂花窗棂的办公室里,开始了关于新唐山规划的话题。

  ▲人物简介

  吴良镛教授,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建筑与城市规划学家,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长。1922年出生于南京点击查看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曾留美学习建筑与城市设计,1946年起协助梁思成教授创建清华大学建筑系。作为新中国的建筑与城市规划先驱之一,先后主持了天安门广场扩建规划设计、中国历史博物馆扩建方案等国家重大工程,其研究性规划作品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菊儿胡同新四合院住宅工程,被授予联合国1992年世界人居奖。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赶赴灾区,参加了新唐山的城市规划工作。

  ■建筑安全应是第一位的

  □记者:吴教授,您好!唐山地震后,您是何时,又是在怎样的背景下赶赴唐山的?

  □吴良镛:我最早是1951年去过唐山,是参加唐山交通大学的校庆。那时的印象是,唐山作为最早发展起来的工业城市之一,其生产是蓬蓬勃勃,但整个城市比较脏,到处是污染和灰尘。

  1976年7月28日凌晨,7.8级强烈地震突袭唐山。10天后,我作为新唐山城市规划的第一批技术人员来到唐山,还有国家建委、科学院的工作人员,以及全国各地的技术人员。到唐山后,我们在机场搭了几个帐篷,对新唐山的规划工作就开始了。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情景非常惨,整个唐山变成了一片废墟,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到处是人畜的尸体及其腐烂后发出的臭味。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将唐山的百年历史几乎化为乌有。唐山地震中,生产性建筑倒塌和遭严重破坏的达80%,生活建筑倒塌和遭严重破坏的达94%。

  24万多人死于唐山大地震,看到这一切,对于我这样一个从事36年建筑专业的人来说,最大的教育就是——安全,一个建筑失去安全,就失去了一切。人类对自然灾害还不能完全控制的情况下,建筑安全是第一位的,直到现在,这个观点依然影响着我。

  ■原基础上重建是正确的

  □记者:我们了解到,对新唐山的规划当时是有争议的,新唐山的规划思路是怎样的,重建新唐山的精神又是什么?

  □吴良镛:对新唐山的建设,当时的确有很多设想,包括搬迁出去、分散唐山工业点、避开活动地震断裂带的威胁等,但这不现实。搬迁一个城市,哪有那么容易?再说,唐山人根本不想走。现在看来,不搬,在原有的基础上整理、重建是正确的。不过,铁路车站、飞机场挪走却得以实现了。

  经专家们反复比较、论证,决定就地重建新唐山。那年的阴历年前后,国务院讨论定下了重建新唐山的大局。将唐山分成老市区、东矿区、新区三大片。老市区在原来路北区的基础上建设。而老京山铁路以南的小山地区,因大量压煤、震毁严重、工程地质条件差,规划放弃不再恢复;开平镇建成区也规划放弃不再恢复;将京山铁路迁出市区,改线建设。同时,城市用地向北、向西适当扩展。

  此外,在老市区以北的丰润县城东侧,还规划了建设新区,这部分工作是由我来主持的,当时的笔记本还保存着,但现在来不及找了。毛主席逝世以后,我就离开了唐山回到北京,参加毛主席纪念堂的规划和设计。那时关于丰润新城的规划已经确定下来了,就是现在的丰润区。

  说到新唐山的规划,有一个人不能不提,他就是唐山规划局的赵振中,我们都叫他“出土文物”,在地震中他被埋了半截,后被人救出来。“出土文物”可帮了大忙,他知道一些资料放在哪里,可以去挖去找,省了很多事,否则,一切数据、材料得重新整理。

  ■破坏现场应该多保留些

  □记者:新唐山与您规划中的城市有没有距离?有没有遗憾的地方,能否举例说明,比如这个经历了地震浩劫的城市,是否应该留下些大片废墟,是否应该有一个市民可以纪念、缅怀的公共空间?

  □吴良镛:你说得十分对,地震破坏的现场应该多保留一些,不仅可以作科学研究的标本,也是一个十分巨大的旅游资源。一定意义上说,唐山因为地震而闻名,到唐山来旅游的人们,更渴望见到的也应该是地震给这个城市造成的巨大破坏。现在,人们几乎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地震城市,如果有大面积的破坏现场,人们可以从对比中看到新唐山发展、崛起的速度,效果会更好。

  其实,当初对新唐山的规划中有留下大片废墟的内容,只是后来专家们撤走之后,当地的有关人员没有认识到其中的重要意义。以为迅速地改变破坏现场,将它们掩盖过去就好,其实,恰恰是这样的做法,使唐山失去了一个很好的经济来源。

  另外,我个人认为,现在的唐山抗震纪念馆也有缺陷,馆内对新唐山的建设成就说得多,对地震说得少。作为一个付出了24万人生命代价的地震城市,应该将地震当时的现场、破坏状况从科学的角度进行详细地描述,让人们对那场灾难、浩劫有更多的了解。

  ■唐山大地震留下的教训

  □记者:一座城市在顷刻间变成了一片废墟,24万生灵也伴随着那场灾难化为乌有;建设一座新城,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从中,我们应该吸取一些怎样的教训?

  □吴良镛:的确,从付出了24万人生命的地震中,我们应该吸取一些教训,绝不能让灾难再次重演。首先,从建筑工程上来说,建筑安全应是第一位的,那个年代,唐山的建筑大多是用预制板建成,靠板与板之间的钩子实现连接,一旦地震,其工程质量很难保证,以至于后来唐山人将预制板叫做“棺材板”。

  此外,一个城市的“生命线”十分重要,包括其四通八达的交通、电讯、广场等公共建筑。在唐山大地震后,首先是城市的“生命线”被摧毁了,交通破坏,救援人员不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电讯中断,不能及时与外界联系。

  还有,城市应该有足够的绿地,绿地不仅可以起到美化环境的作用,在地震中,还可以起到隔离的作用。唐山地震时,凤凰山公园大片的绿地救了不少人。地震后,唐山在城市的规划中,很重视绿地,而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严峻现实是,好多地方为了一时的经济利益,大片的绿地被无情地“吃掉”了。

  ■质疑“长不高城市”之说

  □记者:现在对新唐山的评价中,有这样一个说法,说唐山是一座“长不高的城市”,原因是,市中心区内几乎都是六层以下的多层建筑,其中以三四层居多,抗震八度的墙体,看上去要比普通建筑厚实很多,高层建筑寥寥无几……您怎么看人们的这种说法?

  □吴良镛:这个想法是糊涂想法,没有道理。一个城市规划的成功与否,不能以它的高矮来定论。地震后10年、20年,我都去过唐山,去年还去过唐山,前几年也去过,一直在关注着唐山,总体感觉还是让人很自豪的。不仅中国人关注着唐山,就连国外的专家学者也时刻关注着唐山的建设和发展。

  震后10年,有人批评新唐山呆板。我当时说“这没关系”,等安顿下来后,再建一些出类拔萃的建筑,将环境搞得好一些,一点都不影响这座城市的整体效果。果然,新唐山建设得很不错,环境有了很大的改观,大城山绿化得很不错,创造性地实现了南湖公园的绿化工程,这些都是了不起的成绩。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采访后记 唐山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采访结束,记者请吴良镛教授给新唐山说几句话,他脱口而出:“唐山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他说,唐山的重建,表现了中华民族崛起的自强精神。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将来还有可能遇到这样或那样的挫折与困难,只要全国人民凝聚在一起,自强不息,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作为“大北京都市圈”发展构架学说的发起人,吴良镛教授对唐山也提出了殷切希望,唐山作为一个沿海城市,并将生产力布局积极地向沿海推进,特别是曹妃甸的开发和建设,这是唐山发展的希望,大有文章可做。

  送吴良镛教授回家途中,车子穿过环境静谧、幽雅的清华园,他还在向我们讲述着:今年是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20周年,俄方邀请他参加一个纪念活动,他不能如约参加,就写了一封信告诉对方,30年前,唐山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地震,24万人丧生,十分让人痛心,他真心地希望所有的悲剧不再重演!创造良好的、与自然和谐的人居环境,让人们能诗意般地栖居在我们脚底的这片大地上!(本报记者 刘丽普 文/图)(来源:燕赵都市报)

焦点关注
图片周刊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