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探访唐山截瘫疗养院:费用成致残者最大困难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25日15:04   公益时报  

治疗费用成致残者最大困难

·
·
·
·
·
·

■ 本报特约记者 赵莹莹

1976~2006,唐山点击查看唐山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大地震让惨痛的记忆延续了30年。在这场灾难中,242769人死亡,164851人重伤,其中截瘫致残的3817人。近日,记者来到唐山,走近地震致残者,了解他们今天的生存状况。

唐山市截瘫疗养院:这里比家还方便

地震后,很多重伤的唐山人相继被送到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沈阳点击查看沈阳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上海点击查看上海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石家庄点击查看石家庄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等地医院接受救治。重新回到家乡后,一些无人照料的截瘫人员住进唐山市截瘫疗养院。

疗养院张院长告诉记者,目前有62名截瘫人员住在疗养院,年龄最大的88岁,最小的43岁。住院费用方面,当年上山下乡的知青由民政部门负责,每月再发给他们200多元生活费;地震前在企事业单位工作的,治疗费用由单位负责,生活费用自理。

在疗养院的病房里记者看到,每张床在设计高度时,都会考虑到方便他们移动到旁边的轮椅或是手摇残疾车上。靠墙是一排木制柜子,毫不费力就可以拿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有些床头还设置了铁架子,上面拴上绳子,不用靠别人帮忙,截瘫人员用手一拽就可以很容易地坐起来。

80岁的李玉兰老人满头银发,气色很好。她在这里生活了整整20年,感觉就像自己的家一样,甚至比家里还要方便。在疗养院照顾老人的金阿姨对记者说,“有段时间疗养院装修,很多回到家的老人总给我们打电话,问什么时候装完,都想赶快搬回来。”

唐山康复村:截瘫夫妇的村落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为满足一些截瘫人员相互照顾扶持的愿望,唐山康复村在路南区建成,25对夫妇住进这个设施便利齐备的小院。

村长带领记者走进其中一户截瘫夫妻家中。“我现在最遗憾的就是没有看到震后的场景。”刘印江、王晓慧夫妇坐在轮椅上,向记者讲述了自己30年的难忘经历。

30年前的7月27日晚上,王晓慧和她的同学聊了聊天,便躺在床上睡着了。“等睁开眼睛已经是3天后,妈妈和弟弟站在我旁边,说唐山地震了。妈妈告诉我,同学已经不在了,倒塌的楼板把她整个砸在了下面。”几天后,王晓慧被医疗队确诊为高位截瘫。

地震当年,22岁的刘印江正在车间里上班。“凌晨3点多钟,我被车间倒塌的墙砸在了下面。”

1992年,刘印江同王晓慧一起搬进康复村,组建了一个家庭。虽然政府在经济上给了他们很多补贴,但是刘印江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支撑起这个来之不易的家。“白天,我坐着残疾车出去给人修锁、配钥匙。虽然下身不能动,但是我们的上身同样能创造价值!”

现在村里居民的经济来源主要是工伤补贴和民政局发放的救济补贴。地震前有工作的,由单位按照工伤待遇照顾,有的人每月一两千元,有的每月四五百元;震前无工作单位的,每月可到银行领取225元最低生活保障金。

截瘫人员最大困难是治疗费用

除了疗养院和康复村,还有一部分在地震中致伤致残的人,目前分散居住在唐山的市区和郊区,生活十分艰苦,仅靠领取每月225元的低保过活,常常要为治疗费用及买药的钱发愁。

“我们俩结婚快30年了,多亏他照顾,我才能撑到现在。”躺在床上的安凤玲今年48岁,高位截瘫,开始能勉强坐在轮椅上,后来又得了风湿和糖尿病,现在只能躺在床上。

安凤玲的丈夫岗师傅脸上堆满皱纹,坐在床尾不断给她捏着两条腿。看上去很胖的小腿,摁下去就会出现一个深坑。“全都浮肿了,虽然她没有任何知觉,但我还是每天晚上都给她捏上一两个小时,这样能让她舒服些。”安凤玲静静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丈夫,目光里满是感激:“我们1979年结婚,到现在快30年了,他没有一句怨言。”

岗师傅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她每天躺在床上,我心里疼得难受,家里根本拿不出钱来给她做手术!”

记者来到另一个家庭。“女儿今年已经15岁了,马上就要上初中。”提起自己的女儿,靠墙坐在炕上的赵国玲露出一脸的笑容。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今年54岁的赵国玲同老伴和女儿一起,住在唐山市丰南区丰南镇大庄子村,家里没有一件家用电器。走进屋时,赵国玲用手扳住自己的双腿往外挪了挪,脚面严重弯曲着。

“地震时,一根房梁正好砸在我的后背上,人被死死地压住,疼得我说不出话,后来两个姐妹赶来救我,这才发现腿已经动弹不得。”

赵国玲在外省呆了4年,1980年回到家乡。丰南区截瘫疗养院建起后,赵国玲同很多病人一起搬了进去,每天在医务人员的帮助下做康复锻炼。两年后赵国玲结婚了,丈夫的视力不太好,靠在村里打扫卫生挣钱,赵国玲每天在炕上帮忙洗菜择菜,做些简单家务活。“我的身体还是很不好,需要每天吃药,孩子上学交的钱也一年比一年多,以后的日子会更不容易。”

虽然地震让很多唐山人落下了终生残疾,但他们乐观积极地生活着;虽然有政府和单位帮助补贴,但很多人依旧生活得十分艰难,没有钱看病买药;虽然已经过去30年,但地震中致伤致残的人仍需要我们的关怀与扶助。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图片周刊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