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内幕 > 正文

记者暗访:黑道炸药与非法采煤的“地下联盟”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23日11:41   法制日报  

私自制售的炸药和非法煤矿的生产之间是否有联系?记者多次暗访的所见所闻令人瞠目。

“黑道生产火药,黑道运输火药,黑道交易火药,黑道买的火药不合格,使用火药的人也未经培训。”记者最近连续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山西省吕梁市的孝义、汾阳两市的一些乡镇,私制、私售、私藏炸药的问题。

·
·
·
·
·
·

举报人告诉记者,制售私藏的炸药主要用于非法煤矿的生产。“黑矿距村庄最近的只有几十米,最远的不过几百米,夜间可听到井下炸煤的爆破声,感到房屋在震动。有时矿主让工人自己买炸药,自己保管,到处乱放,又不大会使用,说不定啥时候半个村子会被炸飞了呢。”举报人担心地说。

在安全事故频发的当口以及打击非法私挖滥采煤炭的呼声和行动遍及三晋大地的背景下,果真有人顶风作案吗?记者先后赴孝义市南阳乡、杜村乡,汾阳县杨家庄乡、石庄镇等地进行了暗访。

非法煤矿玩起了游击战

7月16日下午4点,在举报人的指引下,记者一行4人驱车前往黑矿典型村———孝义市南阳乡相王村。出孝义市区西行60华里,一路上满载原煤的大车不断迎面而来,浮尘障目,汽车只能缓行。

两小时后,记者佯装联系买煤客商的车,驶入相王村的豪华浮雕牌楼大门,进村右拐之后又出村,爬上崎岖不平的山路,绕到村后山顶上。天色渐暗,从山顶上往下看,隐约能看见村子的窑洞和院落,村庄上面的山坡上就是群众举报的4个黑煤矿。3个井架中的一个竖井正在悄悄地生产。井架上电灯闪烁,天轮旋转,煤罐上上下下,随着工人的操作,一罐罐乌黑的煤炭倾倒在排队等候的拉煤车里。整个矿井现场没有任何煤矿标牌。

举报人说,这些黑煤窑没有任何安全设备。窑主鬼得很,一般是晚上生产,连夜运走煤,天亮前隐蔽好井口,白天停产休息,如果没啥“敌情”,黄昏又接着干。果然,当天快亮时,记者看见该矿停止了生产,十多个人走出井口,向村里走去。

据举报人称,6月初相王村这4个黑煤矿都在生产,一村民去乡政府举报后,乡政府派联防队把这4个黑煤矿全查封了,放倒井架、拉走设备,停止生产。

举报人告诉记者,非法采煤几乎就没停止过。

一村民说:“一些黑矿主自吹他们的非法滥采是和‘公家人’打游击战和黑夜战,他们发明了活动井架,一有要检查的信息,随时放倒,随时可以拉走,用时随时可以安装;井口盖板一放,装载机一堆土就埋了井口,很难发现;此外,对讲机、手机也物尽其用,如有可疑车辆进山,一个电话,立即知道,马上撒退、隐蔽。不少黑窑主有后台,民不告官不究,就是你举报了,一些管事的来了,看见假装看不见,也是走走过场了事。

在了解一些情况后,记者来到南阳乡政府,希望有关负责人能够严肃查处相王村非法私开煤矿、非法使用炸药之事。但时间一天天过去,没有乡政府的回音。此后,记者又一次夜间到该村暗访,依旧可见满载煤炭的车辆,喘着粗气,顺着弯曲的山道而下,消失在夜幕中。

停产整顿在这里成了空话

7月17日一早,接群众举报,记者来到了毗邻孝义的汾阳市杨家庄镇瓷盆沟村。在该村簿灿凹煤矿坡下几十米处,竖立着一个井架,绞车在转动,吊起一罐罐煤矸石,装在平车里推到崖边一车车倒下,看来这矿规模不小。

举报人说:“这是南墕村老板何某花240万买的报废矿井,正在井下建设大型煤仓和皮带运输暗道。生产的煤都存在井下,需要时突击出井装车运走,现在的黑矿也现代化了。”

在该矿旁边的深沟里放眼望去,郁郁葱葱的林木背后隐藏着七八个小煤矿,所有煤矿没有任何标牌,入口井和出口井都被崭新的泥土堵住,满脸乌黑、疲惫不堪的外省籍矿工,三三两两正从沟底往村里走,弯弯曲曲的山路上,重车走过的痕迹,零乱不堪,明晰可见。山上到处是外省籍矿工居住的土窑洞和简陋的活动房屋。

在汾阳市南墕村,一座大型煤矿映入眼帘:高高的井架上红旗飘飘,偌大的煤罐上上下下,塞满煤块的传输带正在高速运转,旁边的工人忙忙碌碌……记者赶上正往村里行走的两名陕西籍矿工,他们告诉记者,该矿名叫南偏城三坑,属于一证三口中的一个口,但自山西省煤矿停产整顿以来,该矿没有一天停止过生产。

横跨两市位置“绝妙”

7月17日下午6时,记者再次接到群众举报:孝义市杜村乡东小景村沟底的黑煤矿正在生产。记者从汾阳赶往孝义,1小时后来到东小景村。从村边向沟底望去,青翠的山坡上,点缀着大大小小十几个煤堆,好像俊俏的头上长满了难看的大黑包。

据介绍,河滩南是孝义市杜村乡东小景村,河滩北是汾阳市石庄镇下庄村,市界连接处是黑煤矿多发区。记者走到河滩查看,发现两边共有5座小型黑煤窑,孝义、汾阳都有。从表面上看,除了零星的几个工人,竖起的井架和排列整齐的坑木,找不到生产的痕迹。在举报人的指点下,记者终于找到了被一堆堆干枯树枝掩盖得十分隐蔽的井口。

转过一道弯,来到了一个较大的黑煤矿前,据称该矿老板名叫全保。记者看到,忙碌的工地下是茂盛的庄稼地,工地上方大约五十米的山坡上,是许多新挖的窑洞,住满了正在用各种方言交谈的矿工。正当记者全力寻找进入该矿的道路时,只见一辆满载煤矸石的矿用三轮车,在一位满脸煤灰、头戴矿灯的矿工驾驶下,从庄稼地里快速驶出,来到孝柳铁路桥下的河滩上,卸下货物原路返回。原来,被玉米苗掩盖的这条小道,就是去该矿的道路。这时,举报人打来电话,让记者赶快到与煤矿相距近千米的河滩北岸汾阳地界的一煤场上。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赶到煤场后,记者看见两辆三轮车正在煤场上紧张卸煤。这个矿的位置非常“绝妙”,横跨两市,从孝义市采煤,到汾阳市存放煤,煤堆存有几百吨。在记者的注视下,卸完煤的三轮车消失在庄稼地后山坡底的一土堆里。顺着山坡跟的小道,记者来到这个土堆前,在孝义铝矿工人的指点下,终于明白:原来这个土堆的深处,有个用砖砌的斜井井口,好像一个废弃的矿洞,但它实际是该矿的出煤口,在井底与刚才拉煤矸石三轮车出来的口是相通的,一个口通风出煤矸石,一个口出煤,是一对斜井。

举报人说,这矿后台很硬,风声紧时,别人的矿都埋(查封)了,他还干着。每天从下午6时开始生产,第二天早6时停止生产,每晚生产原煤近二百吨,收入超过两万元,啥税、啥费都不用缴。

编辑手记

可以说,非法煤矿是黑道炸药生存的条件。

为了应对煤炭行业安全隐患多、事故频率高的现实,相关安全生产政策、法律法规已成体系。但针对煤炭私挖滥采方面的配套性法规却很少很粗且可操作性不强,对非法采矿行为人也缺乏具体的制裁条款。

这就导致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绞尽脑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但非法采矿活动依旧屡打屡犯,屡禁不止。

为此,要尽快出台有针对性地法律法规,用法律法规规范煤炭生产秩序,有效遏制私挖滥采等非法采矿活动。

也可以说,非法采矿活动灭绝之日,才是黑道炸药可能灭绝之时。 (王德华 杨新成 武建中)

相关专题: 山西宁武民宅爆炸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