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南方人物周刊:地震使4204人成为孤儿(组图)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21日09:22   南方人物周刊  
第 1 2

南方人物周刊:唐山大地震使4204人成为孤儿(组图)

1977年邢台育红学校孤儿合影

点击浏览更多更新图片

南方人物周刊:唐山大地震使4204人成为孤儿(组图)

1976年9月7日,转移孤儿的列车上

南方人物周刊:唐山大地震使4204人成为孤儿(组图)

常青所拍的育红学校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53秒,唐山点击查看唐山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发生了举世震惊的7.8级强烈地震,震中烈度高达11度,百年城市毁于一旦。大地震造成24.2万多人死亡,16. 4万多人重伤,7200多个家庭全家震亡,4204人成为孤儿,城市功能全部瘫痪。

这是一份唐山市委宣传部提供的官方文件,三十年前那场震惊世界的唐山大地震,就躺倒在这一串冰凉的数字里。

死者长已矣,悲痛却永远留给了他们的亲人。而那些父母双亡、自己还不具备独立生活能力的唐山孤儿们,在他们的有生之年,更将永远承受一波波的思念、麻木、怀想、痛苦——

他们的人数,是4204个。

·
·
·
·
·
·

-本刊记者 彭苏 发自唐山、石家庄点击查看石家庄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

寻找

王庆珍的回忆充斥了大量的“好像”、“大概”之类的不确定。作家钱钢的那本《唐山大地震》成了她不离手的法宝。说一说就要翻一翻,然后再满怀歉意地骂自己是个老糊涂。

一位年过八十的老太太,几年前大脑萎缩到连家门都找不到的地步。你还能苛求什么,她能坐在面前,讲述她寻找孤儿的那段往事,已是庆幸。

1976年7月28日清晨,唐山大雨滂沱。还是唐山市委下属的知青办副主任的王庆珍,不知从哪儿扒出了一件雨衣。这件雨衣在她以后寻找孤儿的一个月里,一直披在身上。“反正我也没空搭简易棚,全指望它了。”

婆婆已被砸死,丈夫大腿严重砸伤,被抬走了,女儿刚被自己扒拉出来,也被抬走了。三个儿子正急匆匆往家赶,她却要往机关里跑。

在单位以西的一辆破汽车里,她发现了自己的老上级——唐山市委副书记张千。

“他交给的任务是给外来的医疗队送饭。”送了一天饭的王庆珍,第二天又领了一个任务。

“这次的任务听得我头皮发炸。”张千郑重地对她说,地震过后,余震不断,人心惶惶。除了要解决当前用水困难,还要紧急预防大灾之后出现大瘟。“所以老人与孤儿是首要保护对象。”

时间刻不容缓。寻找老人、孤儿的工作,迅即由市委下达给没有下乡任务的知青办。

“他要我保证一个不许冻死,一个不许饿死。”

“我怎么敢下这个保证。我叫了一声,哎呀,张书记,单位里的人都没有来上班,我还要找他们。这两项任务都交给我,我怕做不好。”

最后,王庆珍只负责寻找孤儿工作。

“我记得是7月底,王主任召集我们三个在屋外的废墟上碰了个头。”现年50多岁的杜淑哲,是王庆珍当年手下的“兵”,也是知青办的一员。

王庆珍、她、王连增、陈福林,知青办的这四个人组成了一个工作组,他们的任务是:搜寻唐山孤儿,清点人数,以及保证孤儿们的健康和安全。

机关里只有唯一一辆212越野车,还要与劳动局共用,她们就要徒步寻找,“没搞到车前,找人要紧”。

王庆珍的想法是先找到唐山四个区的区长、区委书记,要求得到协助。她找到了路北区副区长姚素珍、开平区计生委主任耿玉清,这两人后来也参与了护送孤儿离开唐山。

通过杜淑哲等人的报告以及自己的摸底,王庆珍大致搞清了孤儿们的去向:

有些孤儿被寄养在父母单位;

有的被抗震指挥部的救灾军人收留,“常在军车驾驶台上看到一个睡着的孩子”;

有的是被当地街道办集中收养,比如文化路办事处,第一天就收留了七八名孤儿,他们都聚在一节火车厢大小的木屋内,被街道办人员看护起来;

还有就是被孤儿的亲属领走了,“比如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也有被哥哥姐姐带着的”;

还有吃百家饭、由邻里轮流看着的;

另外,“全国各地每天都有人想来领养孩子,有的孤儿被上唐山救灾的大车给拉走了”。

于是,她定下了两条规矩:

第一、凡有外地领养孤儿的,一律不许,之前被带走的孤儿一律找回;“万一爹妈砸个半死,被抬走治伤去了,等伤好了回来找我要孩子咋办?”

第二、凡是爷爷奶奶,大哥大姐以外的亲戚要收养孤儿,孤儿所在街道办一定要严格考核对方,彻底了解对方可不可靠。

“哼,就是姥姥姥爷都不中!”王庆珍恨恨地说,这是她“通过实践得出的真知”。

孤儿被撂在姥爷家不是被舅妈嫌,就有可能被姨父撵,姥姥姥爷跟着为难,眼瞅着孩子孤零零地站在瓦砾上哭。

“人的思想境界不可能都很高,毕竟增加一个人,家里就多了一张吃饭的嘴。”她忘不了《唐山大地震》里写到的冬梅。那孩子还有一个弟弟,姥爷是齿轮厂厂长,得知女儿女婿在地震中死了,马上招来一帮人,在女儿倒塌的房屋里淘出一切能用的东西,“然后就把没吃没喝的外孙外孙女晾在那儿,拖东西走人”。

一气之下,王庆珍检举了冬梅的姥爷。冬梅就一直跟着她,她去机场为孤儿拉救援物资时,他们也跟着。弟弟还不懂事,一旁傻站着,姐姐却挑了一双大孩穿的鞋,王庆珍问她做什么?她说这是等弟弟脚大了以后穿的。“才6岁多一点,就知道谁也靠不住了。”

“一个也不许被领养”

一个月里,找到的孤儿已近三千。

“这里面有刚出生的小毛毛,最大的也有十四五岁”,除了操心小毛毛喝奶的事,她想得更多的是快点送人出去。

8月24日晚,中共石家庄市委大楼内也是灯火通明,不眠不休。市委常委们刚接到河北省委通知,要在市内安置一批唐山孤儿,为他们建立一所寄宿学校。邢台市委也接到同样通知。在石家庄与邢台未建好寄宿学校之前,第一批孤儿将送往衡水深县,那里已为孤儿们腾出一家农家小院,能够先住进一批人。

8月底,市委副书记张千向王庆珍传达河北省委通知,一批孤儿将立刻送往深县,要她速作准备。除了上报要送走的孤儿名单,王庆珍马上赶到机场拉衣服、拉干粮。

“孩子们有一个月没洗澡了,全身漆黑,没有一身新衣物不是更寒碜?另外吃的、喝的也得备上,不能让他们在路上饿着、渴着。”

在王庆珍安置孤儿的过程,她一直死守一条原则——“一个也不许被领养”。正基于此,当她后来得知,被她送走的“党氏三姐妹”中的党育红被“那个奥地利人”领养走时,她就是不依不挠,找到民政局上面,“我就骂大街了”。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忿忿然后,王庆珍又犯糊涂了,她硬是想不起去深县的准确时间。

1976年的8月底的一天,早上8点,两辆插着唐山孤儿专车小旗的公共汽车,停在了西山口。车上坐着153名孤儿,还有从孤儿父母单位前来护送的职工,孤儿所属街道办的人员、加上王庆珍、杜淑哲等共20多人。

“每个孩子的衣服上都别着一张白条,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年龄、父母;以后送人也都这样。”杜淑哲说。

没有书里描写得那样浪漫。没有谁唱歌跳舞。当车驶离唐山越来越远时,孩子们个个眼里噙着泪花,泪珠在一张张脏兮兮的小脸上划出条条痕迹……

傍晚时分。一行人到达了深县的农家小院。孩子们在门口张望半天,始终不挪开脚,“我们以为他们是拘束,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怕房子再次倒塌”。

下一页
第 [1] [2]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