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唐山地震汇报灾情第一人李玉林重谈地震(图)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19日16:46   西安新闻网  
第 1 2

专访唐山地震汇报灾情第一人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专访唐山地震汇报灾情第一人

1976年的唐山点击查看唐山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地震让人刻骨铭心。河北理工大学内的地震遗址是唐山留下的七处地震遗址之一。(资料图片)

·
·
·
·
·
·

1976年7月28日凌晨3点42分53.8秒,唐山发生历史上罕见的大地震,数万人被埋在废墟之下。

通讯设备被毁,没有人能准确判断出震中的准确位置。当日上午,党中央虽已初步确定了震中,但对灾情具体程度却无从了解。

震后,时任开滦唐山矿工会副主席的李玉林,果断带领曹国成、崔志亮、袁庆武3名同志飞车向首都告急。第一时间将灾情报告给中央领导,为抗震救灾工作赢得了宝贵时间。

我的命也是别人救的

尽管西面隔一条马路就是唐山热闹的中心广场,午后的唐山市常青小区还是显得寂静。谈了两个多小时,吸了6支“小熊猫”,袅袅升腾的烟雾像一张幕布,李玉林把真实的背景拉回到了1976年7月末的唐山。

作为开滦唐山矿工会副主席,算是矿领导了。“但那时候不管干部还是工人,统统下井。”那几年,全国工业战线盛行的口号是:学大庆,赶开滦。1976年7月27日晚,全开滦放高产,李玉林所在的唐山矿,共有1600多名干部工人下了井。

当晚11点多,李玉林上井后洗了洗,没顾得吃饭就疲惫地一头倒在床上———他已经连续两天一夜没合眼了。“这时党委书记来电话,要我马上去找他。我说明儿再说行不行,他说不行。”李玉林只有披衣起来。他们两人骑自行车回市里,他们住的不远,边走边说……在现在市中心的一块大标语牌下面站下来,各自拿出自己的烟,边抽边谈。“其实,他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就是上面考察我,他来做思想工作。”他们之间有意见分歧,时间到了28日凌晨1点,他们都累了,就分手各回各家。“一个多钟头以后他就给砸死了。”

书记成了李玉林的救星,因为他,李玉林才有可能成为唐山的“速报神”。

只有我才能办这件事

震后还有余震,家里的房子都塌了,李玉林救出了家里的爱人和孩子,就踩着废墟往矿上跑,边跑边看———“除了有的电线杆和树是立着的以外,房子趴下了,到处是瓦砾。你不知道那时候是多静!感觉整个世界就剩我一个人了。我都能听得见自个儿的心跳!”

震前天气闷热,震后就是下雨。房倒屋塌之后,路都没了,李玉林穿着三角内裤沿着被震成“S”形的铁路线跑,“铁轨拱起来一人多高”。李玉林当时判断“这绝不是一般的地震!”到了矿上,他看到楼房都倒了,对面的市委办公楼也平了。

“当时我想,这么大的灾难,可就不仅是我们开滦受灾了。没有救援不行,大的救援只有找党中央,他们派军队来。”李玉林当志愿军参加过抗美援朝。他朝矿办门口跑的时候,恰好来了一辆红色救护车,是矿上救护队司机崔志亮赶来救人的。

“小崔,你马上掉头跟我走!”当时一起上车的还有矿武装部干事曹国成和矿机电科绞车司机袁庆武。他们约定,即使剩下一个人也要把唐山的情况报告给党中央。

当时去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方向有几条路可选,南线走芦台、天津点击查看天津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到北京,这条路远50多公里,而且有几条大河,如果桥梁被震坏,绕路会拖延时间。北线有两条路,一条是唐山经丰润、玉田;另一条是唐山经韩城到玉田。这两条线都要通过还乡河水泥大桥,如果桥坏了就无法前进。“但后者有一木桥,一旦桥坏了,还可以绕行”,李玉林说,“后来知道,我选对了,那几条路都被震坏了。”

唐山地震,周边也是房倒屋塌,“特别是周围的村子,路上都放满了尸体和受重伤的人,走过去都不可能。”村民们拦住了救护车,红了眼的要拉着伤员去唐山看病。李玉林告诉他们,唐山都震没了。村民还要让车送伤员去别的地方的医院。

“这时我看见我们矿上的小伙子也在人群中。我是管工会的,认识人多,但他们认不出我来了———当时我满身都是汗水、泥土还有血污。我是李玉林!我喊道。我向他们说明了我们的意图。”这些小伙子马上向乡亲们解释:“这是我们矿领导,是向党中央报告灾情的,快给闪开!”这样,他们一起动手,把道路上的尸体清走了。

回想起来,在当时的唐山,也只有李玉林能完成进京报信的任务。李玉林总结自己同时具备了四个必要条件:

一、只有开滦唐山矿还有辆车没砸坏,我又是现场惟一的矿领导,有权力紧急调用。而且司机小崔的爸爸和我是抗美援朝的战友。我既是领导又是长辈,换了别人就不行。

二、我是唐山的活地图,如果进京路线选错了,那时间就白搭了。

三、我是分管工会工作的领导,平常和职工们打交道多,起码大家都认得我,不然即使出了唐山,村民们没人管你,他们只想把伤员送医院,肯定车被抢了。

四、我是军人出身,我知道救大灾靠军队,而动用军队只能是党中央,“即使动用一个连,也得中央点头才行”。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并不是一开始就去北京

李玉林奔北京乘坐的那辆红色救护车,后来,被称为“地震之后第一辆苏醒的车”。

7月28日凌晨4点10分左右,地震发生后不到30分钟,这辆车拉响警报,警灯闪烁着从开滦唐山矿开出,拼尽全力奔驰向西。

应该说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去北京的,而只是想着给上级或更上级打一个电话,迅速报告这里的情况。而这个电话,直到他们赶到北京的中南海也没挂成。

下一页
第 [1] [2]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