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焦文勋:怕地塌下去,全村人都趴到铁轨上
http://news.QQ.com   2006年07月18日17:05   燕赵都市报  

口述:焦文勋

当年年龄:35岁

·
·
·
·
·
·

“呜……隆……”地声,强烈的震撼!机长马有新“哗”地一下将我从搭在炕上的床铺上拽到地上,朦胧中只听他大声喊:“地震了,快,冲出去!”

几乎是在我扑到北墙柜板上的同时,“轰!”“哗!”石山墙塌下了半面,将我的床板砸在了炕洞里。惊慌中我一脚把门踢开,马机长在前,我在后。当我们冲过外屋门时,房门上的过木石又塌了下来,几秒钟之内,我闯过了两道“鬼门关”。

天下着雨,四周不时闪动着刺眼的蓝光,照得四周如同白昼,看得见烟尘冲天。蓝光过后又一片漆黑,好像天要塌了,地要陷了。

我俩想到过道对面的伙房,那里有两名炊事员,还有做伴的房东一老一少,借着蓝光我俩来到伙房,看见地质队员宋从远、高占岭正在塌裂的礁子块上赤身光脚,弯着腰,搜寻、判断着房东的位置。“这儿就交给你们了,无论如何先把人救出来!”马机长当即对他俩说。

我和马机长又趟着水向街心摸去。

地晃不停,人站不稳。我俩蹲一会儿,走一会儿。沿路的房子全平了,到处都有哭喊声,尖叫声,有人惊慌失措地乱跑。

天下着雨,余震不断,没有动员,没有命令,摸不到锹镐,找不到撬棍,但脱险的地质队员都在宿舍附近舍生忘死地扒救乡亲。

我和马机长按宿舍大概的方位呼喊着工人的名字。当我俩找到三班最后一个宿舍时,几个人正在围着被砸开的礁子洞呼喊金钟锁。大家一起动手,将血肉模糊的小金救了出来。

马机长带领工人顺街继续扒救乡亲,我和班长刘学民找车送小金上滦县医院。乡亲们听说我们去滦县医院,也抬来了四个伤号,正在起车时,老宋、老高又送来了房东张大伯家不省人事的小孙子。

车出村东水汪汪一片,牛不敢走,我们被迫多绕十多里路又拐回向村南。水仍是深一段浅一段。车过处,不时滴下殷红的血……离一个小村不到六七十米时,“噗嗤”一声,连牛带车陷下去了,牛只是叫,越叫越往下陷,车铺板已经进水了,只露牛头和脊背。

走进村里,村东只有老大伯、老大妈和一位十来岁的小孩。两位老人赤身裸体。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都说铁道长,漏不下去,全村老老少少都趴到铁轨上去了。”老人说。

大约等了一个来小时,终于听到了汽车声,这时,黎园村又来了四五个老乡,我们一起把伤员抬上了汽车。

在通往滦县县城的路上,急匆匆的人群没有哭声,车拉人抬,拥挤不堪,医院、县委大院、中学早已人满为患。

当日,黎园村西堆起了六十多座新坟,突如其来的灾难,没有一丝准备,只好薄卷席埋,多数是母子、姐弟、全家合葬在一起。哭声是那样的悲惨,飘落的纸灰令人揪心裂肺。

燕赵都市报记者 闫漪 整理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