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连体哥俩分体成功 守望 妈妈等着抱你们回家
http://news.QQ.com   2006年05月17日07:00   东方今报  

连体哥俩分体成功 守望 妈妈等着抱你们回家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昨天,健健、康康在手术中,他们的妈妈(右)担心得哭了

一想到孩子那可怜的小模样,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开刀受这么大的罪,心里就又像猫抓一样……

上海点击查看上海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的楼真高啊,晚上的灯也特别多,各种颜色的都有,很漂亮,地上干干净净,比我们老家不知要好多少……可是,我还是想家,想回家,想带着两个儿子一起高高兴兴地回家……健健、康康的妈妈

《父母的守望》

“等待”是什么?

对于黄洪杰、高玉兰夫妇来说,“等待”就如同在和上天进行一场生命之赌。从前天晚饭后,一直到昨日健健、康康分离手术成功,作为唯一全程陪同他们的媒体记者,记者几乎陪着这对父母“挨”过了这滋味复杂的一夜一天。“从来没有觉得月亮落下、日头升起,这么慢……”

陪伴在他们身旁,零距离感受着他们每一声叹息、每一次踱步、每一滴眼泪背后的那份无奈与牵挂,记者不禁想起了那句耐人寻味的老话——“可怜天下父母心”。陪伴在他们身旁,零距离体味着这份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暖暖父母心,记者不禁冒出一个想法——替小哥俩的父母记录下这生命中永远不会忘记的“特殊”日子。

昨日,手术结束后,当记者把这个想法告诉高玉兰时,她显得很开心,“那敢情好,俺一个字也不识,到时候就让孩子他爸念给俺听吧。”

·
·
·
·
·
·

于是,记者就借下面这篇“特殊”的心情日记——《父母的守望》,还原一对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手术现场外,痴痴守望一双连体儿子生死平安的爸爸妈妈。

◎时间:5月15日晚上10点 ◎地点:医院招待所

手术前夜,一位母亲的“忏悔”

已经整整14天没有见着健健和康康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真的好想他们,我的儿子,你们还好吗?

屋子里实在太闷了,我和孩子他爸在医院院子里溜达了一圈。上海的楼真高啊,晚上的灯也特别多,各种颜色的都有,很漂亮,地上干干净净,比我们老家不知要好多少……可是,我还是想家,想回家,想带着两个儿子高高兴兴地回家。

明天就要动手术了,我这心里也是越来越憋得慌,总像压着一块大石头。只要一想到孩子明天就要上手术台,那么小的孩子就要在身上划那么长一道口子,我这心里就像猫抓一样疼。孩子,我苦命的孩子啊,是妈妈对不起你们,妈妈把你们生成了这样……

中午我去食堂打饭那会儿,看见又来了记者,就赶紧把头低下去,我怕他们又问我孩子的事。我现在只要一看见拿摄像机、照相机的,心里就害怕、犯急。走在前面的是个小姑娘,穿着绿衣服,她笑着喊了我一声“大姐”,我没有吭声,继续走,结果她又喊了我一声,我只好抬起头,看着她也笑了笑,我还是没吭声,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说啥。她又问我,是不是去看孩子呢?

我听见孩子,心里一酸,撂下一句“别问了”,就走开了……后来,我回去后才听孩子他爸说,那也是《东方今报》的记者。《东方今报》可是我们的大恩人,我有些后悔了,咋能那样对待人家呢?人家报社可是从一开始就帮着我们整天忙活呀……

晚上临睡前,《东方今报》那个小姑娘又来看我了,说报社领导都很关心我们家和孩子,托她带个好。当时,我正坐在床上数佛珠,给孩子祈福,听见人家记者这么一说,再想想白天的事,心里很过意不去。可我还是啥也没说,又想哭又想笑。

下午,孩子爷爷也从老家赶过来了。

想起了下午看的一个电视,里面说昨天是个节日,叫“母亲节”。我也是一个妈妈,而且一下生了两个儿子,我的心呢,别提啥滋味了。明天早上,我的健健、康康就要去开刀了。我知道这是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夫亲自去做。可再一想孩子那可怜的小模样,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开刀受这么大的罪,心里就又像猫抓一样……

走到阳台上,可以看见医院的大楼,儿子就睡在3楼,这么近,可我却看不见也摸不着……月亮一点都不亮,像隔着个毛玻璃。也不知道,这是一个啥兆头?好,还是不好。

今天晚上,咋那么长呀……

◎时间:5月16日早上 ◎地点:手术室大门口

等待手术,屋里只剩下我的哭声

迷迷糊糊一夜没睡,早上天刚擦亮,我就醒了。一点也睡不着了,干脆起来。孩子爸爸、爷爷也醒了,他们说也没睡踏实,不过让我再睡一会,说白天还得熬时间,怕扛不住。可我哪睡得着啊?我就搬了个凳子坐在阳台上。他们俩也起来了,把我拉进屋,说风凉。其实,我就是想吹吹凉风,把我的头和心都好好吹一吹、冰一冰,也许,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吧……

我还是被他们拉回了屋里,我们3个就这样坐在床上,谁也不说话。

“今天上午手术咱还去看不?”我忍不住第一个先开了口。

“你就别去了吧,让洪杰陪着你,去了看了老难受。”孩子爷爷劝我说。

我们俩都开始看着孩子他爸,等他出来说个准话。孩子他爸已经好几天没有吸烟了,今天又点了一根。“我觉得还是都去吧,坐在这也得急死。一会早点去吃饭,吃了就过去等着吧。”孩子爸爸掐了烟头,看着我说。

7点的时候,我们出了门去吃早饭。刚走到招待所门口,就看见了一大堆记者。《东方今报》那个穿绿衣服的小姑娘和另一个拿照相机的小伙子,跟着我们一起去吃了早餐。他们冲我笑了笑,帮着我们一起端饭。我什么也吃不下,心里胃里堵得慌。孩子爷爷一直劝我,我勉强吃了一个鸡蛋。吃完,记者给了我一张餐巾纸,很香。我心里一热,冲她说了一句“谢谢”。吃完早饭,我们3个人就被一堆记者围着,一起去了手术室大厅。

大家都在焦急地等着,我听见他们小声说,一会健健和康康会从这儿经过。想到很快又能见到孩子了,我很高兴。

就伸着脖子一直等,也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我就听见一个电梯门开了,有人喊了一声“来了”,然后,我就看见一张床被推了出来,铺着白净的被单,被单下钻出两个小脑袋,我一看,这不就是我的健健、康康吗……

记者们都围了过去,我拉着床沿的铁栏杆不撒手,跟着往前走。我看见孩子其实挺高兴的,可不知道咋了,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我哭得一抽一抽的,好多记者对着我拍照,亮光一闪一闪的。我不想丢人,我就使劲忍住,可是反而越哭越凶,我的孩子很快就被推进门看不见了,就剩下我还站在那儿看着哭……

孩子爷爷拉着我的胳膊,劝我,我抹了一把脸,脑子里全是孩子的两双大眼睛,还是像昨天一样撵着我看,他们真的认识我吗?他们还那么小啊,他们知道我就是妈妈吗?这会是我和孩子的最后一面吗?

……

我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哭得一塌糊涂。迷迷糊糊中,我就被拽进了电梯,旁边站着孩子他爸。也不知道升到了第几层,门开了,一个医生领着我们进了一间屋子,很小,里面有一张小床、几把椅子等东西。

他跟孩子爸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屋里就剩下我们两个,静得只能听见我哭……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