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连体哥俩分体成功 喜泣 以后我就能天天笑了
http://news.QQ.com   2006年05月17日06:59   东方今报  

连体哥俩分体成功 喜泣 以后我就能天天笑了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孩子的父母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祝愿小哥儿俩健康成长” ——网友 阿福

孩子爸爸拿着手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下子哭了。“娘!我啊!手术分好了,他俩都保住了!一点意外都没有,他俩都活了!这事成功了!”——健健、康康的妈妈 高玉兰

【捐助呼吁】

健健、康康小哥俩终于“独立”了,很多关心他们的人,都在为这一刻而高兴。然而小哥俩以后还需要闯过很多难关——弥补他们胸骨的人工材料补片,在成长过程中将需要定期更换;先天不足的健健,营养必须加强;小哥俩将来还必须定期到上海点击查看上海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复查、治疗……他们将来的路,更需要大家扶持一把。

目前,郑州点击查看郑州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市红十字会仍为健健、康康小哥俩保留着专项捐款账号:41001523024050001554,开户行:建行桐南支行,户名:郑州市红十字会接受捐赠(转赠连体婴儿)。如果您愿意帮扶小哥俩一把,请在汇款、转账时注明捐款用途:给健健、康康(健龙、黄龙)的生活、营养、护理费。

·
·
·
·
·
·

◎时间:5月16日地点:上海儿童医学中心

孩子再怎么样,那也是活生生的命啊

“孩子被推进去的时候是7点半,7点半……”孩子爸爸嘴里嘟囔着,不知道是跟我说话,还是在跟他自己说话。

“那几点能出来?”我揉着生疼的眼睛问。自从知道孩子有病后,我就没有一天不哭的,也知道月子里不能哭,会落下毛病,可就是忍不住。现在眼睛见风就流泪,肯定已经哭坏了。

“那不好说,大夫说,得看具体的情况。我查了资料,这种手术,最短的做了37分钟,最长的做了10个小时。也不知道咱孩儿是个啥情况。”孩子他爸告诉我,医院把我们“藏”在这儿,就是怕我们的情绪在外面受影响。医院连这都想到了,我真的挺感动。

没过一会儿,门开了,还是东方今报社那个绿衣服小姑娘和他们的摄影记者,他们怎么找到这儿了?孩子爸爸也很奇怪。他们啥也没说,递给我们两瓶矿泉水。这次,我没有冷落他们,我觉得他们真的对我们和孩子都太好了。

我和那个女孩子聊着天,渐渐熟络起来。她讲的是河南话,在上海听见乡音,就像回到了家,好舒服。我看着她的脸,就在想,我要是不结婚多好,不结婚就不会生下这两个苦命的孩子了,家长和孩子就能不遭这罪了,那该有多好啊……不过再仔细想想,也许这就是命啊,既然孩子生下来了,我们做父母的就不能放弃他们。

我想起来在郑州市儿童医院的时候,亲眼看到的一个个被父母撇下的孩子,白血病的、嘴唇裂口的……真是残忍啊,孩子再怎么样,那也是活生生的命啊。

10点多,我们正聊着,那个小姑娘告诉我她接到了一个同事发来的短信:“麻醉已经结束了,分离手术开始了,一切正常,情况良好。”“已经开始了吗,他们需要家长输血吗?”我忍不住脱口而出,托她帮我问问,孩子需要我们不需要。

一会儿,记者的同事回了短信。说孩子的皮已经分开了,现在要分骨了。我听了,心里一揪,孩子会疼吗,麻药不会过劲儿了吧?想想又觉得自己真傻,怎么可能呢,给孩子开刀的都是最好的专家啊。

屋子里没有表,我不知道时间,所有有关孩子手术情况的进展,都是记者一点点告诉我的。有时候真的急了,很想自己亲自去看看,又怕自己真的会晕倒。你说说,人为什么总是这么矛盾呢?

12点多,又有了孩子的消息。“好消息!心包已经打开,两个孩子的心脏是完全独立的!”听了记者念给我的这句话,我还是有点不明白,孩子他爸倒是很激动,“这就是说,手术的难度要降低很多,孩子们也就可以早点出来了!”听了记者给我说的这句话,我真的开始高兴起来。孩子能早点出来,就能少受一点罪,我的心也就能早点落地了。我紧了紧松落的头发,长舒了一口气。孩子爸爸自言自语地说了两个字:“激动!”

又过了一会儿,孩子的姑奶奶、姑爷爷、爷爷也找了上来,给我们拎了一兜吃的。记者告诉我,该吃午饭了,让我多少吃点东西。其实,我真的一点也吃不下去,但是看着这么多关心我们的人,我就那样红着眼圈,一点点吃了一块蛋糕,还被姑姑逼着喝了一盒牛奶。

也许是因为食物进了胃,要不就是看着这么多亲戚站在身边,我的心没有那么慌了,多日的疲劳也让我在这一刻有点昏昏欲睡了。

我忍不住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想念着我的两个可怜的儿子。孩子,妈妈在想你们,你们知道吗,妈妈能帮你们做点什么吗?

“大姐,这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见你笑呢”

快下午1点时,小哥俩开始缝合创面了,这也就意味着手术进入尾声了。“黄龙情况好一点,他会不会先出来?那他要是先出来住哪儿啊?缝口子,那孩子多疼啊!”我像疯了一样说了一大串话,气都没有喘一下。

记者帮我问了,原来,两个孩子会一起出来。而且现在基本上可以说分离手术成功了!

孩子的爷爷听了这句话,让赶紧给孩子奶奶报个平安。孩子爸爸拿着手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下子哭了。“娘!我啊!手术分好了,他俩都保住了!一点意外都没有,他俩都活了!这事成功了!”

终于,孩子出来了!

15点51分,记者帮我记了时间,我的两个儿子,分别躺在两张床上出来了!这次我没有冲到最前面,我腿软了一下,被人挤到了后面。“一切平安,让家属先看!”医生在喊我,我使劲挤到前面,看了一眼我的儿子,他们睡得真香,是两个完整的、独立的、仰着脸躺着的漂亮孩子。

在这么多好心人的帮助下,我的两个儿子终于分开了!

我咧着嘴笑了,可是眼泪却跟着下来了……记者们都开始给我拍照,“大姐,这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见你笑呢!”我又笑了一下,我在想,儿子没事了,以后我就能天天笑了……

■记者手记

他们快乐!我快乐!

□时政主笔 主滨

22点10分,刚刚发走1万字稿件的我,大脑一片空白。

猛然想起领导交代的任务——还有这个手记没弄,倒!两个月来,那么多片断、那么多感想,我基本麻木的大脑如何回顾?

现在仅有的一点印象是今天健健、康康终于顺利分开后,连续8个多小时紧盯着播出手术情况的大屏幕的我,一瞬间思维停顿了。盼望了两个多月的这一刻到来时,我为何笑不出来?

还有一丝清醒,提醒自己,赶紧记录下这珍贵的时刻,要不然,何以向我们的读者交代?

孩子爸爸黄洪杰、妈妈高玉兰满脸笑容冲进远程会诊室,在门口见了我就高兴地挥手,走到身边,洪杰头一次用开玩笑的轻松语气问我:“高兴不?”玉兰也是第一回露出彻底放松的开朗笑容,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俺孩子好了,你最辛苦啊!”

我笑了,对这两位老朋友报以祝贺的笑容。终于,心底深深的喜悦冲了出来:“恭喜恭喜!”

刚赶到上海的孩子爷爷,虽然和我是头一次见面,但也真诚地对我表示感谢。我快乐,因为他们一家人快乐!

……

写到这里,两个月来和这一家人的交往,终于在脑海中像放电影一样演示起来。

3月7日,我和本报另一位记者丁继红一起,驱车赶到商丘民权,从狭小的病房里,把健健、康康和他们的奶奶、爸爸、妈妈一起接进医疗条件更好的郑州市儿童医院。

孩子第一次洗澡,孩子长胖了,医院表示愿意免费给孩子治疗,红十字会为孩子设募捐箱和账号了……每一次的进展报道,除了工作所需,更是我的开心源泉。

慢慢地,他们的眼神从戒备、排斥转为信赖、欢迎,有什么困难、想法,他们会说“先问问东方今报的记者吧”。

当家长表达出“希望到上海给孩子治疗”的愿望后,根据报社安排,我又和摄影记者刘栋杰随车送他们到上海。这次,大家真正成了朋友。黄洪杰的忧虑、高玉兰的悲伤和无奈,深深刻入我的心中。两个孩子的健康、他们家的快乐,成了我的期盼……

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连续两天的不眠、写稿,体力崩溃前的最后一瞬……我只想说,作为一个记者,能真正地帮别人实现快乐,累也值!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